白書蒼月

【凯源】《我的徒弟不可能这么可爱》11

    1戳我         2      3     4     5    6    7    8   9   10

 

11.梅子酒

 

天空澄澈干净,大片的云朵交织缠绕,被明媚的阳光镀上一层金色的轮廓,空气中偶尔吹过一丝带着暖意的风。

 

王俊凯从山下的朋友处带回来一坛陈酒,是他酿了五年的梅子酒,虽然隔着红色薄纸,王俊凯依然能够闻到酒的香气。

 

梅子酒混杂着果香的甜味,又有陈酒的浓烈,两种味道相互交融,实在是让人胃口大开。

 

王俊凯将它放在了炼药房的角落,因为怕王源看到这坛酒然后就开了喝,毕竟他还没有成年,想到这里,王俊凯咧开了虎牙。

 

嗯,他自己也还有一年才成年。

 

王俊凯放好梅子酒,顺带扯了一大片叶子遮住了,这才放心地走出了家门。

 

天气这么好,他得去对面那座山去采一些药材回来,王俊凯看着隔着一条河的对面,微蹙了眉头。

 

路途遥远,就不带上王源了,一个人也走得快,应该天黑之前就能够回来。

 

走的时候特地将王源昨日才分好的几箩筐药草又全部倒在一起,搅拌均匀,然后跟王源说道,“重新将它们分开,我回来的时候一定要看到整整齐齐的药草。”

 

王源登时气歪了鼻子,“我昨天分得眼睛都花了,你又重新混在一起!”

 

王俊凯对于王源这样的语气不怒反笑,眼色温柔,“乖,我走了。”

 

王源皱鼻子瞪眼的,王俊凯也无视掉,只留下一个离去的背影。王源对着他的背影吼道,“你怎么这样!”

 

音调里虽是带着怒气,却分分明明听出了别样的抱怨,干净的嗓音顺着风拂到了王俊凯的耳畔。

 

他低头一笑,心里想着,我的徒弟不可能这么可爱。

 

 

 

王源虽是抱怨,但是还是一个人坐在炼药房里分起箩筐里的药草来,这过程枯燥无聊,王源嘟哝着嘴巴,手上却是比之前都要快的速度。

 

王源实在是学医的人才,跟从王俊凯这快一年了,王俊凯教给他的东西他就能够很快的接受,学起来毫不吃力,天赋也高,甚至有时还能超出王俊凯的要求。

 

这不一会,昨天分了一个下午的药草,今天用了不到一半的时间,王源便把它们分得整整齐齐,一个箩筐一个箩筐地放得明明白白。

 

他将箩筐放回炼药房放药草的地方,转过头的时候眼神灵光一闪,看到了角落有一张大叶子,似乎好像遮着些什么东西。

 

要是师父在的时候,他不太敢随便动他的东西,现在可好,师父去了远处,还有很久都不会回来。

 

王源便壮大了胆子,掀开了叶子,看到了那坛放在角落的梅子酒。

 

王源小时候,看过娘和爹有一起酿过酒,然后埋在地底下,过上一段时间便可以喝了。但是他们一直都不给他喝,说是还小,容易醉。

 

本来王源也不是特别感兴趣的,但是看着爹爹和他的朋友一起喝得那么尽致淋漓,心里不由得也想尝尝。

 

但是他们不给就是不给,最后也只能看着过过眼瘾。现在好了,这么大一坛酒摆在这里,王源低头沉思了片刻。

 

反正喝一点,师父应该不会骂吧。

 

他这般想着,便从旁边拿来一个瓷碗,小心地撕开坛口的红纸。

 

一撕开红纸,酒的香气便逸散开来,带着酸甜的梅子味道,又夹杂着酒的浓烈气息。他先是倒了一点尝尝味道。

 

一进口舌头便感受到了酒精的刺激,王源微蹙着眉头,虽然有些不太好受,但是梅子的酸甜味道却是很好喝。

 

碗里只倒了一点,两口便喝完了。喝完之后,王源看着满满的一坛梅子酒,眨巴眨巴眼睛,有些犹豫。

 

喝太多怕是师父回来会骂,他这般想着。

 

他依旧盯着那,脑海中快速闪过千万种念头,最后他心头一跳,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抿着嘴想着,

 

要不等师父回来再向他道歉好了,印象里只要他道歉师父就不会太生气。虽然前不久才吵过一架,王源沉默片刻。

 

默然无语地弯着腰,心里想着,师父应该不会生气的。然后给自己的瓷碗倒上了满满的一碗。

 

捧着一碗梅子酒的王源有些开心,他走出了炼药房,盛到了屋子里面。虽然看着那碗梅子酒心里有些心虚,但最后依旧是心情愉悦地喝了个清光。

 

 

 

 

 

 

夕阳渐渐在天际落下了最后的余晖,印红了一大片的天空,绚丽的晚霞中混杂着紫和红,厚重的云朵消褪在茫茫雾光之中。

 

王俊凯在天黑之前终于回到了家里,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终于能够放轻松来。

 

一走到院子就看到呆坐在门口的王源,他低头笑笑,走了上前,他脚步很轻,直到走到王源旁边,他依旧没有注意到王俊凯。

 

王俊凯轻轻地唤了一句,“王源儿。”

 

王源依旧发着呆,半响才慢吞吞地转过头看着王俊凯,眼神有着与平时不一样的神色,有些迷茫又有些无神,脸颊是一片红晕。

 

“师父……”

 

王俊凯皱着眉头,看着王源这个反应好像是有些不对劲。便摇了摇他的肩膀,“你怎么了?发烧了吗?”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但是似乎没有问题。

 

王源摇晃着脑袋,“没有……”然后捧着自己的脸,“我只是有点儿晕……”

 

王源盯着王俊凯,随即嘿嘿嘿地笑了起来,“我看到……两个师父。”

 

王俊凯似乎意识到什么东西,正想理清思路的时候,王源便凑了脑袋过来。

 

下一秒温热的触感便覆上自己的嘴唇,突如其来的亲吻像暴风雨般的让人措手不及,鼻尖拂过王源身上特有的味道和梅子酒的香气,王俊凯脑袋登时就当机了。

 

王源的吻很轻柔,他伸出舌头舔了舔王俊凯,然后就便分开了。

 

全过程没有五秒钟,王俊凯却是僵直了身子,面颊起了红霞,只感觉自己好像是喝醉了酒,半边身子都麻了,一颗心似乎要从喉咙里直蹦出来。

 

王源缓缓说道,“师父没有酒甜……”他笑得双目弯弯,好像刚才只是做了一件很普通的事情而已。

 

王俊凯深深的呼吸了一口,为自己刚才有些不淡定的反应感到有些害羞,呃呃呃不应该脸红的。他在心里这般想着。

 

王源在一旁打了一个哈欠,眼神有些不聚神,摇晃着脑袋像是要向前倒去,然后又坐正了身子,“哦对了……师父……”

 

“我喝了你的酒,对不起……”话音刚落,王源便睡倒在王俊凯的肩膀。

 

一股沉沉的力量从肩膀传来,王俊凯看着睡得东倒西歪的王源,怔了一下,微微调整了一下姿势让他睡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王俊凯有些无力的扶着额头,看着王源安静的睡颜,心里有些不满但无处发泄,他咬咬牙,捏了一下王源的脸颊。

 

“你这个死小孩。”

 

夏天的晚风带着凉爽的温度拂过了他的脸颊,却依旧带不去他的红晕。王俊凯轻轻叹了一口气,真是败给你了。

 

 

 

下篇

评论(1)
热度(12)

白書蒼月

好好长大。

© 白書蒼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