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書蒼月

【凯源】《妖怪事件簿》之 狼与少年 (上)

狼与少年

【人类记者源×狼妖明星凯】

【王源的设定是能看见妖怪的人类,还有一只本体是狐妖的狗叫嘟嘟。

王俊凯的设定是千年狼妖(雾)& 当红明星 】

 

 

1. 王源

 

在王源还是孩童的时候,有过一个别人怎么也不理解他的现象,包括家人也不能理解。

 

他的眼睛,似乎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妈妈,为什么那里有个猫耳的小孩。”王源伸出有些婴儿胖的小手指着家里的角落,在他的视线里,那里有一个头顶上顶着两只毛绒猫耳的小孩,爪子也是如猫儿一般,毛绒纯白。两只眼睛大得不像人类的,反倒有些像猫咪的眼睛。

 

王源妈看着王源指去的方向,什么都没有,她轻轻地抚了下王源软绒的黑发,对上他漆黑的眼眸,“那里没有东西哦源源,不能总是拿这样的事开玩笑呢。”

 

王源妈的声音带着温柔的细腻,眼神也是慈祥的宠溺。

 

王源的眼神黯淡下来,眸子垂了下来,“嗯,知道了。”软糯糯的声音似乎是从喉咙发出的。

 

——啊……妈妈她看不到。

 

 

王源曾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在证实着这个事实,他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在小学的时候,有一只穿着校服女孩坐在他们班霸胖虎的位置上,王源转过头一看,是一个脸是兔子的女孩,王源有些被吓到。

 

当胖虎准备坐回自己的位置的时候,王源忍不住说了句,“胖虎你的位置上有人坐着啊。”

 

胖虎疑惑地看着自己空荡荡的位置,以为自己被王源耍了,因为他不是第一次这样子了。恼恼羞成怒的胖虎抓住王源的衣领想要向他的揍去。

 

“你他妈再耍我你信不信我真的揍哭你!”王源看着胖虎生气的脸突然有些害怕。

 

“啊……你……真的看不到吗?”王源语气真挚,漆黑的眼眸里带着丝丝慌乱。

 

胖虎被王源这么看着也有些怪心慌的,他的眼神里虽有慌乱也却没有想要欺骗自己的感觉。

 

“诶!不要跟我说话!”胖虎甩开了王源,瞪了他一眼回到了座位上。

 

那只兔子早就离开了胖虎的位置,站在一旁看着王源。

 

王源整理着被胖虎弄乱的衣领和领带,看着那只兔子,突然那只兔子笑了,做了一个口型。

 

王源看出来了,是“笨蛋”。

 

“什么嘛!”王源懊恼地瞪了她一眼,说了一句。

 

胖虎以为王源在说他,马上转过了头瞪着王源,“你刚刚在说什么!”

 

“啊啊啊,不是说你!”王源连忙解释。

 

王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课铃响了起来,回头一看那只兔子已经不见了。

 

王源是个乖孩子,成绩也很好,当他在一边认真做笔记的时候,听到有人在敲窗的玻璃。

 

王源转过头一看,是一只巨大的鸟,红绿色的羽毛格外鲜艳,嫣红的鸟嘴一下又一下地敲着窗口。如果是小小一只一定很好看。但是巨大成这样,简直要占据了整个窗口,这样看起来就很恐怖了。

 

王源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啊!”

 

安静的教室里,王源这一声突兀的叫声有些格格不入,同学们纷纷引来注视。

 

老邓敲了下讲台,试图让同学们的目光转回黑板,“王源,你干什么?”

 

“老……老师……那里有一只好大的鸟……”王源手有些颤抖地指着那只巨鸟,

 

老邓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窗外,除了明媚的阳光外,什么也没有。

 

叹了叹气,“王源,下课来一下我办公室。”老邓就不懂了,为什么王源这个孩子,长得乖巧,成绩也好,平时也听话,就是喜欢上课突然冒一句这样的话,打扰课堂秩序不说,有时候还会吓到女同学,他还记得王源有一次说了句“老师你后面站在一个人呢。”当时就吓得女同学呱呱叫。

 

“好,我们继续来讲这道题。”老邓敲了敲黑板让大家的注意力回到来。

 

王源有些郁闷地趴在桌子上,看着窗外那只巨鸟也不见了。

 

他真的感到好奇怪,为什么大家都看不到。

 

放学之后王源去找了老邓,他语气真诚地跟老邓讲了他看到的东西,老邓看着他真挚的眼神也不忍心说些什么,只是叹了叹气,心里想着再跟他父母交流一下吧。

 

 

 

 

 

“源源,吃饭啦,快去拿碗。”王源妈对着坐在沙发看着空荡荡的墙壁的王源说。

 

“源源?”王源妈看着王源发愣,又喊了一遍。

 

“额?哦好!”王源眼神慌乱了片刻,回过神来揉了一下眼睛跑去厨房拿碗筷。

 

王源妈看着王源有时候总是这样魂不守舍的,心疼地叹了叹气。

 

“源源啊,在学校怎么样呢?”王源妈给王源夹了个鸡腿。看着王源大口大口地吃饭,白皙的脸颊泛着健康的红润,细长的眼睫毛时不时一闪一闪,漆黑的眸子里似乎有着星光。

 

“挺好的啊。”王源看了看妈妈,想起今天在学校的那些事情,硬是口是心非地说了句。

 

“源源……”王源妈刚刚收到了老邓的电话,说王源总是捣乱课堂秩序,让王源妈跟他讲下别这样了。

 

“源源呐,为什么总是说一些那里有个小孩,那里有个兔子这样的话呢?”王源妈的语气放得很轻,她一向是个温柔的女人。

 

王源眨了眨明亮的眼睛,大概能够猜到妈妈是收到了老师打的电话,看着妈妈温柔似水的眼神,王源觉得如果总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妈妈一定会难过的。

 

“源源是觉得无聊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妈妈可以多点陪陪你。”

 

王源抿着嘴想了想,有一霎那的遗憾从眼眸划过稍纵即逝,然后淡淡一笑弯了眼睛,很是好看。

 

“不是啊。”王源对上妈妈的眼睛,

 

“对不起啦妈妈,我以后不会说的了。”王源顿了顿,“不过你有空就多带我出去玩嘛。”属于小孩子的专属语气,王源向妈妈撒着娇。

 

王源妈又心疼又宠溺地摸了摸王源的头发,绒软细短的发质在手掌心微微摩擦的感觉很好。

 

“好好好。”妈妈的声音,温柔又细腻。

 

王源看着妈妈的,眼眸中充斥着星光。

 

 

只要不提起,大家都会好过一点,那,就再也不说出来了。

 

 

 

 

 

 

2. 嘟嘟

 

乡下的空气与城市的格外不一样,午后的阳光被密密麻麻的大树遮掩得柔弱许多,王源叼着根狗尾巴草惬意地躺在树荫底下。

 

风紧一阵疏一阵地吹,枝桠的阴影细碎地漏在王源干净的脸颊上,十四岁的少年,脸的轮廓已经微微成型,相比之前肉肉的包子脸,

 

此时脸的线条,明朗而流畅,细长的眼睫毛在柔光下投下淡淡的阴影。

 

也不知道躺了多久,从脸颊依稀传来微小的水滴的凉薄触感,让王源睁开了眼睛。

 

才发现这个时候天暗了许多,低头看了下手表,“不对啊,才三点啊。”

 

一滴豆大的雨滴直砸在王源的鼻子上,抬头一眼,大抵是下雨的前兆。天空飘荡着厚重的乌云,一团又一团,氤氲不散。

 

“啊……糟糕,要下雨了。”王源抬头看天,漆黑的眸子一转,看到了不远处的一间祠堂。

 

乌云越卷越浓,风刮起阵阵风沙吹了过来。在王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雨已经下起来了,不带一丝温柔的雨点,粗暴地落在这片大地上。

 

王源连忙快步跑进了那间祠堂里,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要摔倒,他稳了稳脚步,在淋得湿透前跑进了祠堂前的避雨的屋檐前。

 

雨一下子就大了起来,狠狠地砸在树叶上和屋檐上,前方的风景一下子就被这巨大的雨帘模糊了视线,王源抬头看着从屋檐下流下来的雨水,突然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他用力地嗅了嗅周围的气味,他怀疑是不是下雨的原因,想了想又发觉这股奇怪的气味是从身后传来的。

 

王源回头看了看,祠堂的门锁得紧闭,上面还有贴有残缺的符画,发黄的纸符看起来好像已经贴了很久了,王源皱着眉头想看清楚符上写的字的时候。

 

一阵狂风被后背吹来,他猛地回头一看,是一只牛头人身的妖怪,王源缓缓松了一口气,这些年来,这种类型的妖怪见得多了,也变得不会惊讶和害怕了。

 

当他准备无视那只妖怪当作看不见的时候,妖怪缓缓走了上前,王源假装不经意地瞄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每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王源就假装看不见,那样的话,妖怪也不会找他麻烦了。

 

牛头妖怪走到屋檐下,停了下来,王源转动着眼球,用余光看了看他,原来他也是来避雨的。王源眼角有笑,原来妖怪也是要避雨的。

 

正当王源这般想着的时候,身后的木门似乎震了震,门上的铜锁在这片雨声中倒也清晰,王源抿着嘴唇,心里想着要不要回头看。

 

谁知道那个牛头妖怪也是不怕死,上前就是直接撕开了纸符,王源那句“你干什么?!”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纸符就被干脆地撕下来了。

 

王源瞪圆了眼睛看着那个牛头妖怪,妖怪扑闪着一双大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王源,像是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王源看着他手上的黄色纸符突然有不好的预感,接着一阵强烈的妖风从门缝吹出,眼前的牛头妖怪就被刮倒在地上,王源倒也还好,他连忙上前想扶起那只妖怪。

 

只见他眼睛满是惊恐看着王源的背后,让王源后背一凉。在他“啊”了一声之后就连滚带爬的跑回了雨幕之中。

 

王源看着他笨拙的背影,然后又看着他撕下的纸符被自己拿在了手上,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欸兄弟,你不能撕了就跑啊!”王源对着妖怪远去的身影说道。

 

身后的风好像吹得更加强烈了,王源的衣角被吹起来,露出了干净的肚皮,他回过头一看。

 

看见祠堂的木门被风猛的吹开了,从里面吹出了大量灰色的粉尘模糊了王源眼前的视线,只听到前面传来一两声怒吼,如同雷鸣般打破了这片雨景。

 

王源有些疑惑,祠堂里面有些什么东西吗?他看着木门里渐渐强烈起来的光芒,瞪圆了眼睛说不出话来。

 

在他的眼前,是一个巨大的白狐。

 

白狐的毛色的干净的纯白,但是似乎有一部分被染上了斑驳的污迹,它的眼睛通红,眼眸里发着凶狠的光芒,它看着王源,一动也不动。

 

王源几乎惊讶到说不出话来,他不是没有见过妖怪,但是如此大的身形,妖力如此强大的,他真的是第一次遇到。

 

这时,白狐突然开口了,他的声音浑厚低沉,像雷声一样笼罩着这片山林,“喂,人类,你能看见我吗?”

 

王源思忖着要不要装作看不到他,白狐又怒吼了一句,“你是看的到的吧!”

 

王源微蹙着眉头,心里想着这回摊上大事了,垂着眼帘轻声说道,“看得到。”

 

紧接着又一阵狂风扑面而来,混杂着细小石子的尘埃刮着王源的皮肤,他在风中勉强地睁开眼睛,只听到白狐轻声说了一句,好似带着些叹息。

 

“这么多年了,终于有人回我话了。”

 

确实是很多年了,自从他被狼妖封印在这里之后,就一直只能听到外面的声响,但是也出不去,其实也有经过的妖怪发现自己,但是他们也不敢解开封印,即使是听到他的吼声也不作回话。

 

王源一怔,感觉白狐的语气里带着隐约的哀伤,他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的白狐,“你怎么了?”

 

白狐眼睛里闪过稍纵即逝的诡异光芒,然后转换上一副可怜楚楚的神情,他的语气有些缓慢,“你,能带我出去吗?”

 

 

 

 

 

 

 

王源一开始以为,白狐性格温顺,平易近人,乖巧听话。后来发现只是自己太年轻,脑子不灵光。

 

他看着坐在自己家沙发上啃着豆沙包的白狐,嘴上还哼哼地说还要一个的时候,王源心里默默地扶额,自己带回家的白狐,哭着也要养完。

 

那天他被白狐说的话打动了,思忖片刻之后他决定把白狐带回家。

 

白狐说这样一副身形被别人看到怕是会生怀疑,所以王源从宠物店买了一只泰迪,让白狐寄身于这副躯体之中,取名为嘟嘟,虽然白狐非常非常嫌弃这个名字和躯体,但是也无可奈何,几番自我挣扎之后,入住了王源的家。

 

王源一开始想,反正家里有着只狗看家也是不错,虽然它是一只狐狸。可是谁知道啊,它吃得多啊!一狗三人份啊!他都不好意思跟妈妈说要买那么多吃的啊!

 

他一天一天看着肥成球的嘟嘟,心里有些怀念起那只毛色纯白,体型纤细的白狐。王源在心里默默摸了摸眼泪,“喂,嘟嘟。”

 

“哈?”这句哈敢不敢不要回答得那么顺溜啊喂,当初喊它一声嘟嘟都要死要活马上扑过来咬人的气势去哪里了!

 

“你最近也吃太多了吧。”王源抿着嘴巴,斜眼看着躺在沙发上晾肚皮的某嘟。

 

嘟嘟吧嗒吧嗒地嘴巴,嘟哝着说道,“豆沙包太好吃了。”然后又翻了个身,看着王源,“再来一个吧,源哥。”

 

王源翻了个白眼,心里怒吼,叫源爷也没有用!!!

 

 

 

 

 

3. 王俊凯

 

已经成年的王源,目前在一家报社工作,当实习记者。去过很多地方,见到过很多不同的妖怪,他们有些品行善良,有些性格暴躁,的亏有嘟嘟一直在身边,他虽然吃的多,但是在必要的时候还是能够出来保护自己。

 

毕竟,他只是一个人类啊,即便能够看到妖怪,他跟一般的人类,并无多大区别。

 

他看着那只躺在阳台惬意地晒着太阳的嘟嘟,眉宇间是细腻的温柔,他朝着嘟嘟说了一句,“我出去工作了。”

 

嘟嘟吧嗒了一下嘴巴,看向王源,“嗯哼,源源再见,记得回来给我带豆沙包。”

 

王源点了点头,心里想着这白狐已经活成了一只狗了,完全没有当初见到他的那种威武霸气了,随即他又低头笑笑,不过这样也挺可爱的。

 

王源现在要赶去市中心,去采访一个当红明星,今天是他的新歌发布会。

 

Karry,王俊凯。出道半年里出了两张专辑,4部电视剧以及若干部电影,以一种难以致信的速度迅速走红起来。

 

长得好看,身材又红,写歌唱歌一点都不比那些出道多年的前辈差。一时间万千少女都疯狂了。

 

王源在赶来的路上感觉到一股奇怪的感觉。

 

其实每个妖怪都会有一股味道,很特别的味道,有点像是巧克力混上焦糖的味道。妖力越是强大,味道越是浓郁。

 

他有些怀疑自己的嗅觉出了问题,当他离发布会越近的时候,越发能够感受到这味道的强烈。他甚至怀疑是不是嘟嘟跟过来了。

 

终于到了发布会,王源感觉到了味道的发源地。

 

他在现场等着,心脏莫名跳动得飞快,有种不明的慌乱迅速蔓延他的心脏,他捏了捏自己的大腿让自己强行镇定下来。

 

终于在一片尖叫声中,那个万众瞩目的人,出场了。在这一瞬间,王源几乎是惊呆了,瞪圆了一双杏眼说不出话来,他的眼睫毛颤抖着,在他看到的视觉,王俊凯的身后有一只巨大的狼,他的本体。

 

王源揉了揉眼睛,他不是没有见过妖怪,也不是没有见过伪装成人的妖怪,但是他们都是还会带着妖怪的特征,一双妖怪耳朵或者是尾巴之类的。

 

王俊凯是他第一个看到,修炼成人形,一点破绽也没有的妖怪。在他记忆里,也有见嘟嘟化成过人形,可是不到半个小时就失败了,它说这样太辛苦太累了。

 

千万种思绪在王源的脑海里反复出现,他有许多想不明白的地方。他在想为什么王俊凯如此大胆,毕竟暴露在打大众的视线里面,如果不小心露出了一点点破绽,那么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好,那么接下来请接受记者的采访。”

 

王源还没有回过神来,一个麦克风就递到了王源的面前,接着旁边的小哥对他说,“麦克风坏了,就只有几个能用,你们记者传着来用。”

 

“啊……”王源一时没有反映过来,一声啊从麦克风里传了出来,王源的声音还不算像一个成熟男人那样低沉,还带着淡淡的稚嫩,干净的薄荷音很好听。王俊凯抬起头看了一眼,眼前的人应该说还是少年,

 

绒软的头发看起来很服帖,皮肤干净带着健康的小麦色,这时他眨着一双明亮的杏眼疑惑地看着王俊凯,像是没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

 

王俊凯看着他,忍不住眼睛弯弯,狭长的桃花眼里有着不明的情愫。

 

王源甩了甩头让自己回过神来,他抓紧了麦克风,“那个,王俊凯先生……”王源这个时候发现自己想问的问题都在刚才的慌乱中全部都忘记了。

 

“额……”王源看着王俊凯的本体,一只巨大的狼妖正坐在王俊凯的旁边看着自己,目光凛冽,越看心里就越慌,脑子一时空白,随口就说了句。

 

“王俊凯先生,你……你吃烤肠吗?”

 

全场先是陷入了一阵沉默,接着爆发出一阵强烈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

 

连经纪人一直绷着的严肃脸也忍不住崩了,捂着嘴颤抖着身体不发出声音,王俊凯弯着一双桃花眼,饶有兴致地看着王源,

 

“这个嘛,比较少。”

 

啊啊啊啊啊啊我特么问了个什么问题啊!回去要给人骂了啊!王源心里几乎是崩溃的,强行忍着不去找个洞埋着自己的王源扯了扯嘴角,“啊,好谢谢你的回答……”

 

王源开始低着头看着地板,第一是太害羞了,呃应该说是太尴尬了。第二就是,不想一抬头就看到王俊凯的本体,那只巨大的狼妖,一直在盯着自己的这个方向。

 

在接下来的发布会,王源几乎都没有怎么认真听,记者们问的问题都是很官方的,而王俊凯的回答也是如此。在王源困得几乎上眼皮打下眼皮的时候,这场发布会终于结束了。

 

在大家还围在王俊凯身旁挤得水泄不通的时候,王源逆着人流,悄悄离开了这个发布会。他有点烦恼,第一当然是公司安排给他的采访没有完成,剩下的就是为什么王俊凯作为一只狼妖现身于大众面前。

 

他站在发布会远处的花坛边,看着发布会大楼依然人头汹涌。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像嘟嘟那样厉害的狐妖都不敢长时间以人类的形态与人交流,他抓了抓脑袋,觉得这个问题有些难思考,还是回去问下嘟嘟好了。

 

这时候王源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公司打来的电话,他心里一惊,糟糕,要被骂了吗?

 

他怀着忐忑的心情划开了接听,小心翼翼地听着手机那头的声响。“喂?”

 

只是感觉对方语气愉快,甚至他能感觉到对方开心得快要跳起来,“喂王源啊!太棒了终于约到了王俊凯的访谈了!哈哈哈他一直都不接访谈的啊!太棒了这次要大发了!他还点名要你去采访啊!你得好好干!”

 

王源听着手机那头自顾自地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还夹杂着一堆哈哈哈哈哈和听不清楚的狂笑声,等他自动屏蔽掉那些的时候,他得到了几个信息点。

 

有大明星接受他们公司的采访了。

 

大明星还点名要王源进行访谈了。

 

这个大明星是王俊凯。

 

Why me!王源皱着眉头想,王俊凯想干什么,难道被他看出来自己能够看到他的本体了吗?王源有些想不过来,实在是疑惑。

 

王源转身看向发布会大楼,竟然看到王俊凯站在最高的那一层,隔着玻璃窗看着自己。

 

王源几乎是惊着了,他隔得远,看不清他的神情,只是隐约能够看清他身后那只巨大狼妖的目光,一时间四目相对,他看不懂狼妖的眼神,他甚至有些恐惧这样的眼神。他抿了抿嘴唇,暗暗地握紧了拳头,当作没有看到一样。

 

眼神躲闪飘到其他地方,然后提了提肩上的背包,逃一般的。

 

离开了这里。

 

 

 

 

 

4. 对决

 

 

王源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世界是无声的寂静,夜色像潮水一样在窗外越积越高,浓重的夜色中,人也特别疲倦。

 

匆匆忙忙吃了个晚饭,太急的原因导致胃还有些生痛,王源拿着刚买了两个豆沙包打开了家里的大门。

 

家里是一片漆黑,爸妈好像出去了还没有回来,不过也罢,他们常年不在家。

 

王源径直走到了阳台,在黑暗中瞳孔倒也适应,他微眯着眼睛看到了在阳台长椅上睡着了的嘟嘟,他将手中俩还发烫的豆沙包放到了嘟嘟的旁边。

 

虽说是狐狸,鼻子倒像狗一样灵敏,不知是不是这个泰迪身体原因,嘟嘟闻着味道嘟哝了一下就醒了过来,它睁开眼睛,看着王源,“今天这么晚?”

 

王源实在是疲倦,揉了揉太阳穴轻声说道,“嗯。发布会出了些事情。”

 

他看向窗外浓墨一样的夜色,远处的楼房透出星星点点的灯火,在这夜色中格外微茫。他轻轻叹了一气,像是自言自语道,“竟然遇到一只狼妖,而且还是明星,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句自言自语般的话却让嘟嘟打了个激灵,它立马转身看向王源,眼神凛冽,“狼妖?”

 

王源倒是被嘟嘟这样的反应吓了一跳,有些疑惑,“对啊,狼妖,本体像你的那么大,实在是奇怪,我还没有遇到过那么厉害的妖怪呢。”

 

“叫什么名字?”

 

“啊……王俊凯。”

 

只见嘟嘟的神情越来越凝重,手中握着的豆沙包也掉了在地,眼神是发狠的,如同王源初见它的那时,接着眼睛越来越红,眸子里闪过一道凶光。王源看着嘟嘟迅速膨胀,然后恢复了白狐的本体。

 

它怒吼了一句,巨大的声响震慑了整个家,它的毛发都竖起来了,像是十分愤怒。

 

王源觉得嘟嘟有些反常,“你干什么!”

 

嘟嘟并没有回王源的话,而是转身奔向了窗外,窗口并不大,巨大的躯体穿过窗户,震得玻璃几乎要破碎,而墙也出现了丝丝裂痕。

 

王源有些头疼地看着嘟嘟闯下的祸,然后看着嘟嘟在别人家的屋顶踩过,似乎好像急着要去什么地方,转眼间就消失了踪影。

 

王源皱着眉头,心头一跳,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他忘记了,他不由得倒吸一口气,努力回想着嘟嘟说过的话。

 

脑中快速闪过曾经听嘟嘟说过的故事,他的眉间紧缩,垂着眼帘回想。

 

突然他惊恐地抬起头来,眼睛睁得老圆,他想起嘟嘟说过封印他的是一只狼妖,虽然嘟嘟当时很不想承认,但是从言语之间他能够感觉出这只狼妖妖力也很厉害。

 

嘟嘟说的这只狼妖,不会就是王俊凯吧?

 

王源抿着嘴,心跳得有些慌乱,这下糟糕了,王俊凯是个明星,一定有很多人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这会嘟嘟去找他麻烦了,万一被人发现是狼妖了怎么办,嘟嘟又怎么办?

 

王源有些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然后看了看手表,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了,没有车去王俊凯的公司了,况且还不知道他在不在公司。

 

王源捂着额头实在是发愁,站在原地看着嘟嘟远去的方向,他突然有些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没用了。

 

 

 

 

 

嘟嘟看到王俊凯的时候,他正在自己公寓的天台悠闲地晒着月光。嘟嘟透过透明的玻璃窗感受到了狼妖的气息,一个怒气将玻璃震碎了。

 

王俊凯也是有些失神,但很快就恢复过来,淡定地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看着自家的阳台一地碎玻璃,又看着此时正怒瞪着自己的巨大狐妖。

 

他扯开嘴唇笑笑,眼里满是挑衅,声音虽是细小却传到了嘟嘟的耳里,“哟,终于来了。”

 

白狐实在是怒气攻心,一声怒吼后爪子抓住了王俊凯,此刻人类的躯体在白狐的爪子里实在是不堪一击,王俊凯倒也淡定,眼神不曾颤抖一分,

 

“不知道你被谁放出来了,但是我想告诉你。”王俊凯稍作停顿,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带着致命的温柔,“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打不过我。”

 

白狐的忍耐被王俊凯彻底撩到极限,紧握着拳头似是要将王俊凯拧碎一般。

 

可是即使它在怎么用力,好像还是使不上劲。在白狐一声颤栗的吼声中,王俊凯挣脱了它的怒爪。

 

王俊凯拍了拍身上衣服的褶皱,徒然从窗外吹来的夜色吹乱了他漆黑的发丝,他笑道,“看吧,你连我这副人类的躯体都打不过。”

 

白狐又是狠狠地一拍,本想拍向王俊凯所站的方向,谁知被他轻巧地躲开了,只听到他轻轻地叹了一气,“你放心,你今天做什么,我都不会还手。”

 

白狐是被王俊凯说的话愣了一下,生性暴躁的狼妖竟然也会说这样的话,想当初两人可是打得要不你死就我亡,它很快就回过神来,对着王俊凯又是一拳。

 

到底是人类的身体,虽然行动起来是比较方便,但是速度也比较慢,有几次躲闪中差点就被白狐打了个正着。

 

白狐有些不爽,“快点恢复本体来跟我对决!”

 

王俊凯扯了嘴有些无奈,“不了,很久都不打架了。”他摇了摇头,似乎是想到什么事情。

 

白狐觉得王俊凯是在小看它,握紧了拳头对着王俊凯又是狠狠的一拳,正在它准备挥过去的时候,突然在窗外传来一声干净清脆的声音,“王俊凯!”

 

先听到声音的是王俊凯,他几乎是在同时就愣住了,脑海中只剩下那个声音,也没有来得及躲避白狐挥来的这一拳,便硬生生地用人类的躯体就挡住了。

 

毕竟还是人类的身体,若是狼妖的本体,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打倒。王俊凯的视线立刻就模糊了,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从胸口传来强烈的凛冽痛意,让他猛地皱紧了眉头,实在是太痛了,痛得他真的觉得自己起不来了。

 

可是耳边还传来了一声细微的“王俊凯!”想努力听清却感觉声音破碎凌乱,他努力撑起了身体,往旁边的地上吐了一口嫣红的鲜血,他朝白狐的方向挥了挥手,

 

“你等一下。”

 

她甩了甩脑袋,努力恢复神智过来,他站了起来,脚步有些缓慢。

 

白狐也反应过来了,从窗外传来的声音是王源的,它有些抱怨般地说了句,“他来干嘛啊!”

 

王俊凯走到了窗边,他住在二楼,离王源站的地方倒也是近,从他的角度几乎能够看清王源眼睛的光芒。

 

他声音有些微弱,对着楼下不远处的王源说道,“你过来做什么?”

 

王源的眼睛里满是急切,“你快让我上去!”说完觉得这句话哪里有些奇怪,又补充了一句,“我……我的狗去你家里了!”

 

王俊凯微蹙着眉头,对着身后的白狐轻声问道,“他说的狗是在说你吗?”

 

白狐听着王俊凯语气里好像带着些嘲讽,一个白眼翻过去,“你说呢?”

 

 

 

 

当王源进入到王俊凯家里的时候,看到天台是一片狼藉,然后看到嘟嘟已经恢复回原来的泰迪身体,心里才暗暗地松了口气。

 

“嘟嘟……”王源对着嘟嘟轻声唤了一句,眼底里带着惆怅之意,

 

嘟嘟的气也消了大半,嘟哝着声音,“源源,他就是封印我的大坏蛋。”

 

只见王俊凯胸口衣服上是一片暗红色的血迹,王源心里一惊,嘟嘟真的把王俊凯打一顿啦?!沉默了半响才缓缓指向了王俊凯的那摊血迹,“你……还好吗?”

 

王俊凯看着王源不说话,墨色的眼眸里带着丝丝不明的情愫,似是要将王源看穿一般,王源看着王俊凯盯着自己,也是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怎么了吗?”

 

王俊凯看着王源,看了很久很久,久到空气中似乎出现了些许尴尬的气氛,最后王俊凯轻轻叹了一气,眼神里是释怀,他淡淡地笑着,

 

“是你啊。”

 

 

 

 

 

 

 

 

 

 

5. 前世

 

小雨初停的清晨显得格外寂静,青空澄澈明亮如最纯净的瓷彩。

 

野花招展,飞鸟不惊,皎洁柔和的淡青色光雾萦绕飘渺。远处仿佛有人在吹着陶笛,悠扬飘远的笛声干净清澈。

 

回想起来,那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吧,那时候王俊凯还不像现在那么法力高强,化成人形的时候还是有些不稳定,如果不小心喝了酒就会变成原型,有时候身体不好的时候也会露出狼耳。

 

那个时候还不像现在那样到处都是城市高楼,还有很多森林,下雨的时候,能够坐在屋檐下听着雨滴落在树叶上的滴答声,天晴的时候,还会有大朵大朵的白云在天空游荡。

 

这样想来,王俊凯还是比较喜欢原来的感觉。

 

狼妖生性好斗,脾气暴躁,看谁不顺眼就直接上去打一架,也为此乐此不疲。王俊凯非常喜欢打架,特别是跟妖力很强的妖怪打架,他认为如果打赢了非常有满足感,况且打输了也当作是增长经历。

 

嘟嘟也是那时被王俊凯打败才被封印起来的。他一路凯歌,在这一带都不会有妖怪敢跟他对决。

 

不过也有特殊情况,那天他被一只妖力比自己强许多倍的虎妖直接咬住了喉咙,差点就丢了性命,虎妖最后放过了战败的他,毕竟觉得他也不会有多久的生命了。

 

他被丢在了一片枯叶里,他苟延喘息着,以为自己真的要死了,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好像听到了听到一阵悠扬的笛声,这对于他有些新鲜,他好像从来都没有听过这种声音,王俊凯 竖起耳朵,努力听声音传来的方向。

 

他当时那么想,在死之前能够听到这样的声音也算是满足了。

 

突然笛声停了下来,王俊凯躺在枯叶堆了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看着手上沾满了暗红色的血痕,混杂着灰色的狼毛,显得有些肮脏杂乱。

 

身后传来了一声干净透亮的少年音,“啊……”接着就是缓缓走过来的脚步声,小心翼翼中带着些慌张。

 

王俊凯第一次王源的时候,受伤的他躺在草丛里以一种仰视的角度看着王源,他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人。皮肤干净,一双漆黑的杏眼弯弯地好似一对新月,一身修长白衫衬出线条坚韧好看的腿,他指节漂亮,拿着一个瓦白色的陶笛。

 

王源缓缓靠近了王俊凯,此时的王俊凯还保持着普通狼的大小,看起来似乎有些弱小。

 

王源伸出了食指轻轻戳了一下王俊凯,声音小小但清晰,“你还好吗?”

 

王俊凯伤得太重,实在不想回答,便僵直身子闭着眼睛不予回复。

 

耳畔传来少年不知所措的自言自语,听起来有些好笑,又有点可爱。最后他感觉少年的手伸到了自己的鼻子前,感受到了自己的微弱气息。

 

“啊……还有气。”

 

最后竟然少年将自己横抱了起来,也不在意血染脏了白衫。太过疲倦的王俊凯只感觉到了少年怀抱里温暖,无限的温暖甚至让他想起了他的母亲。

 

他在这种温柔中缓缓睡了过去,身体犹如坠云雾般飘渺。

 

 

 

 

在王俊凯昏睡过去的期间,时不时能够听到清脆嘹亮的笛声,他想一定是那天的那个少年吹响的声音,少年的笛声跟他的声音一样,竟让人想起了薄荷这种植物。

 

王俊凯也不知道自己睡了过久,直到他感觉气息开始顺畅起来,体内的妖气也可以运动起来。他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木质的屋顶,他微蹙着眉头,这是什么地方?

 

还在他一脸疑惑的时候,王源走了进来,看到已经苏醒过来的小狼,眸子一下子就明亮有神起来,走上前不禁说了句,“啊……终于醒了。”

 

王俊凯哼鸣了一声作为回答,王源看他也有反应了,心里也是愉快,晶亮的眸子里光芒闪啊闪,“来,出去晒晒太阳。”

 

在王俊凯的印象里,他跟王源的相处就是每天就被王源拉去晒太阳,然后等午后阳光没有那么强烈以后,王源会和他一起在山上砍些树回来当作柴火。

 

虽然这样的日子有些枯燥,但是王俊凯很享受和王源呆在一起的时间,闲适的时候他会拿出那个瓦白色的陶笛,眉眼弯弯地吹起来。

 

嘹亮的笛声顺着清爽的山风飘到了远处,每当王源吹陶笛的时候,王俊凯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王源觉得王俊凯也是挺有灵气的小狼,感觉它好像能够听得懂自己说话。

 

王源会跟王俊凯说,他喜欢陶笛,他喜欢唱歌,他喜欢音乐,他想成为那种在很多人面前唱歌的人。说这话的时候,王源有些害羞的挠了挠头,脸颊带着红霞,嘿嘿傻笑着说,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这个好像有些难实现。

 

一切都按正常的轨迹进行着,平凡而又让人难以忘记。王俊凯一个人生活了那么多年,一直都过得挺糟糕的,好斗让他总是一身伤,伤好了又去打架,如此循环,尽管获得了战胜的满足感,但是心里依旧是孤单的。

 

一直过了很久吧,久到王俊凯以为能够这样和王源一直过下去,后来想起的时候发现只是自己太天真。

 

有一次因为一些事情出了去,回来的时候发现王源的屋子门前有一条拖得长长的血迹,王俊凯当时几乎是震惊了,等他走进屋子的时候才发现王源躺在了地上。

 

那么干净的他此时衣服上染满了灰尘和嫣红的血迹,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血液腥味,就连屋子的墙壁上也染上了一道道血痕。

 

王俊凯那时还没有能够换成人形,他没有办法做到将王源抱起来,他在原地不停地打转却无能为力。

 

王源感觉到王俊凯回来了,忍住腹部上撕裂的疼痛坐了起来,此刻他的嘴唇苍白,声音微弱,“啊……回来了啊。”王源轻轻向王俊凯挥了挥手,

 

“其实也没什么……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好像从有意识开始,我就感觉我能够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那应该是人们说的妖怪吧……”王源实在是难受,停了停顿,扯着嘴角喘了喘气,他看向王俊凯,“刚才有个妖怪进来了,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我是想告诉你啊,别总是打架了啊。”

 

“好好活着……”王源紧蹙着眉头捂着自己的腹部,想起了刚才那只妖怪过来找王俊凯复仇,实在找不到人便狠狠地咬伤了王源。

 

“今天的事情就当作没发生……你以后要好好地过日子。”王源说到这里眼睛里闪过一丝微弱的光芒,“好不好?”

 

王俊凯看着王源,心脏部位好像难过的要裂开似的,他尽管多么妖力高强,此刻也无法救回王源的性命,那些曾经一起经历过的时光好像电影片段一样重复在他脑海里播放,他的之家陷入了掌心里,他无比痛苦,但是却无能为力。

 

王源扯了扯嘴角,笑得让人心疼,“好不好?”

 

王俊凯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心好似滚入了无底的深渊,“好,我答应你。”

 

 

 

这一生,过得短暂,尽管结尾有些不愉快,但总归是美满的,只是王源有些遗憾,他从未告诉过王俊凯,他的名字。

 

当然,王源也不曾知道,王俊凯的名字。

 

王源的最后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再见啦,小狼妖。”

 

他是知道的,但是他不说出口,他同他的笛声一般,温柔得让人心疼,只是少年仍未完成的梦,王俊凯决定,一定要帮他走下去。

 

 

 

 

 

下篇

 

 

 

 

评论(3)
热度(13)

白書蒼月

好好长大。

© 白書蒼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