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書蒼月

【凯源】《我的徒弟不可能这么可爱》14

 1戳我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瘟疫(中)

 

王俊凯和王源找了一家客栈临时住下了,一路走进这座小镇,就能够越发地感受到这里弥漫的病态气息。在路上见到不少皮肤上带有红斑的人们,男女老少皆有。

 

但是也不完全,还是有一部分人是健康的,王俊凯一直在想,按道理说,如果这座小镇被瘟疫如此笼罩着的话,生活在这里的人多多少少不能幸免,如果说还有一部分人是健康的话,那么他觉得,问题的突破口就在这里了。

 

他有在医书上看过类似于这种的传染病,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有把握能治好这里的百姓。

 

在跟客栈当家说明来意之后,他先是瞪圆了眼睛一脸惊讶,然后双手握上了王俊凯的手,浑浊的眼珠里弥漫着雾气,“王大医师啊!求你救救我的夫人吧!”

 

当家双鬓都发白了,知道王俊凯的身份之后登时老泪纵横,一双枯燥的手颤抖地握着王俊凯。

 

王俊凯也不多说什么,连忙让当家带自己去当家夫人的房间。

 

一踏进房间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药汤味道,王源微蹙着眉头,这股味道有些熟悉,估计只是普通的清瘟解毒的药汤而已。

 

王俊凯走上前看着卧床不起的当家夫人,伸出手去试探她额头的体温。只感觉温度异于常人,细细检查后还发现,夫人苔白如积粉,眼球发红,脉象紊乱。神智也有些不清晰,手臂上满是密密麻麻的红斑,连脖子上也有,似乎要蔓延到脸部了。

 

王俊凯在师父的医书看到的这种病,症状也十分相像,是一种名为传染性血斑的病,但是医书上没有写发病的原因,只是写了如何医治。

 

王俊凯想了想,他觉得按照医书的配方来医治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便让当家赶紧准备需要的药材。

 

当家心里也是着急,很快地就吩咐人买来治病的药材。王源在一旁一直不出声,觉得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地方,他拉了拉师父的衣袖,

 

“师父,我出去看一下。”

 

王俊凯微微点了点头,“只能在客栈附近,切记不能去太远。”王俊凯觉得,王源也不小了,不能总是这么管着他,也让他试下独立。

 

王源走出客栈的时候,看到一个十二三岁左右的小男孩正坐在门口发呆,感觉他好像也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年纪,王源不禁问了句,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

 

男孩身子顿时打了个激灵,马上地跟王源拉开了距离。眼神里面带有防备之意。

 

王源慢吞吞地从下往上扫视男孩,发现他并没有红斑,估计是没有染上血斑。王源抬手挠了挠脑袋,“你放心,我没有得那个传染病。”

 

男孩将王源浑身看了个仔细,没有看到一丁点红斑,才略略松了口气。“不好意思,我有些害怕。”

 

“你是在这里住的吗?”王源轻声开口,

 

“嗯,我爹爹是这间客栈的当家。”男孩眨巴着眼睛,缓缓说道。

 

王源皱了皱眉头,脑中闪过许多想法,最后他思忖着,小心翼翼地说,“嗯?那你没得那个病吗?”

 

男孩有些难过地抿了抿嘴,眼睛也没了神,“我没有得那个病。但是我爹爹得了,我娘亲也是,她看起来很难受,但是找了好多大夫都看不好……”

 

王源看着男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人之间一阵沉默,最后男孩又开了口,“镇上有很多人都得了……怎么办啊?”闷闷的声音里面带着无助,

 

王源深深地呼了一口气,“不要怕。”他看向男孩,眼神里面有着坚定的光芒,“我师父很厉害的,他一定能够治好你们的病。”王源顿了顿,“我也会努力的。”

 

男孩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王源,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半响沉默才道,“真的吗?”

 

王源脑海里浮现了那句话,那句对着师父说得语气坚定的话,他说他想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他要帮助那些患病的人。

 

王源又是一深呼吸,铿锵地答道,“真的。”

 

 

 

药很快就煎好了,当家连忙给夫人服下王俊凯开的配方熬成的药汤。

 

夫人喝下去之后,王俊凯在一旁看着她的反应,他对这个病把握还是挺大的。只见一碗药汤很快就见底了。

 

“药还没有那么快能够起效,等一会儿吧。”王俊凯对一旁着急的当家说道,他环视了一下房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他是在想,究竟是什么让整个镇子都患上这种病的呢?如果是传染性的话,那么是通过什么传染的呢?

 

才没有过多久,就听到夫人缓缓开了口,“医师……”王俊凯回过神来,看到当家已经将夫人扶了起来。

 

“您现在觉得如何?”王俊凯说道。

 

夫人轻轻拍了拍当家的手,示意让他放心,“我感觉好多了……”夫人微微上扬嘴角,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但是比起刚才已经好多了。

 

王俊凯脸上依旧是没有表情,他觉得似乎有些什么东西被自己忘掉了,但是又一时想不起来,“您再休息一下吧。”

 

王俊凯退出了那个房间,看着这个苍凉的小镇,莫名地就陷入了沉思。

 

 

 

王源跟男孩说,他想看一下这座小镇患病的人,让他带自己去走走。王源对这里人生地不熟,有个人照应也省得师父担心,但是自己走远去小镇里的这件事还是没有跟王俊凯说。

 

王源一路走进这座小镇,就看到许多人都会在自己家里的院子里种满了青稞,王源在书上看过这种植物,说是一种比较普遍的粮食。

 

王源跟男孩指了指这种植物,“你们这里都是喜欢以青稞作为粮食的呀?”

 

男孩皱了皱眉头,“对啊,他们喜欢做成青稞面,青稞酒什么的。”男孩有些嫌弃地揉了揉鼻子,“我不喜欢,那味道可难吃了。”

 

王源正想问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前面有一声响声,转过头一看,只见一个男人倒在了路边,周围的人都像是见鬼一样马上避开,人群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王源赶紧拉住身旁的男孩到一旁去,免得被冲过来的人群撞到,“怎么回事?”

 

男孩脸上带着难过,“欸,这是基本每天都会发生的事情。”男孩指了指倒在不远处的男人,“这里每天都会死去一两个人。”

 

王源看了一眼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只见他手臂上满是黑色的斑点,似乎还有不明的糊状紧贴着皮肤,这个应该是要腐烂了。

 

王源不禁皱紧了眉头,嘴巴也抿得紧紧的,脸上始终是变颜失色。

 

他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真的太简单,他原本以为救人很简单,但是当真的有人在自己面前倒下,在自己面前死去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无能为力。话说得多么的好听,要成为厉害的人,呵呵,可是现在呢?

 

王源看着倒下的男人在地上挣扎了片刻,然后就没有了呼吸,没有了动静,成为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他的手不停的颤抖着,他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他害怕,但是他更痛恨没有能的自己。许久不语,他攥紧了拳头,他发誓,即使搭上性命,他也要将这里的人全都治好。

 

 

 

一阵杯子摔在地上破碎的声音打破了这个安静的环境,接着一声又一声痛苦的呻吟发出,紧接着是男人大声的呼唤,“快叫王医师!”

 

当王俊凯赶来的时候,他看到眼前的一切不禁瞳孔一缩,原本已经好了许多的夫人此时皮肤上竟是密密麻麻的黑色斑点,比之前的红斑还要多,显然病情严重了许多。

 

当家也顿时没了理智,一把就揪着王俊凯的衣领,眼神里仿佛带着杀意,“你究竟给我夫人喝了什么药!她现在这般模样比之前还要严重了!”

 

王俊凯实在是十分疑惑,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没有效果不说反倒还加重了病情?王俊凯握着当家的拳头,让他放开自己的衣领。

 

“您先冷静一下,让我看看夫人的情况。”

 

王俊凯上前把了一下夫人的脉象,发现脉数比之前跳得更加的快了,呼吸十分急促,王俊凯敢肯定,他的药是没有问题的,到底是什么让她的病情加重了?

 

一下子太多的思绪在脑子里面汹涌,他有些乱了神智,“夫人刚才除了药汤还有吃什么吗?”

 

当家怒气也渐渐消了下来,恢复了理智,但语气已经没有了当初那般恭敬,“只吃了一碗面条。”

 

“面条?是自己做的吗?”

 

“嗯,连同面条的原材料青稞都是自己种的。”当家顿了顿,觉得王俊凯好像在怀疑是面条的问题,“不会有问题的,我们这里每家每户都是吃自己种的青稞。”

 

王俊凯微蹙着眉头,陷入了深思。

 

 

 

夜幕低垂,窗外的世界骤然一片静寂,仿佛永夜之潭,没有一丝声响。

 

王源回到客栈的时候一脸疲倦,他打开房门便看到坐在桌子边钻研医术的王俊凯,他看起来也是精神状态不佳。

 

王源有些犹豫,他感觉自己好像做错的事情,但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缓缓走上前唤了一声。

 

“师父……”

 

王俊凯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又重新将视线放在医书上了,王源有些不安地搅着衣袖,沉默了很久才缓缓开口。

 

“师父……”声音里面带着许无助与慌张,“我知道镇上的人患病的原因了。”

 

王源的手放在了背后,屋里点着一盏油灯,光影在墙上摇晃着,他放在背后的手,大拇指一直在揉着他的手腕部位。

 

光线也不是特别明亮,只见在王俊凯看不到之处,王源的手腕上有一小块,

 

深色的红斑。

 

 

下篇

评论(4)
热度(13)

白書蒼月

好好长大。

© 白書蒼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