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書蒼月

【凯源】《我的徒弟不可能这么可爱》9

   1戳我         2      3     4     5    6    7    8

 

 

 

 

 

9.第一次吵架

 

 

 

 

 

 

 

远处传来一片鸡啼之声,此起彼伏,一唱百和,恰似一派清新的晨曲,正在迎接着黎明的到来。天要亮了,东边的山呈现出乌蓝色,山上方苍白的天空渐渐晕起来,地平线上面的云块像赤金似的闪闪发光。

 

 

 

王源在睡梦中隐隐约约感受到鼻尖传来的痒意,轻轻柔柔地一下又一下地拂过,他微蹙着眉头,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王俊凯坐在自己的床边,拿着一根羽毛李撩着自己的鼻子,本能地用手甩开羽毛,起床气发作,语气也不太好。

 

 

 

“干嘛啊。”

 

 

 

王俊凯也习惯了他的起床气,看着眼前的少年揉着眼睛一脸不满,他浅笑道,“我来叫你起床。”

 

 

 

王源真的是困到不行,昨晚听完王俊凯对宛纱说的那句喜欢之后,他就一个人回到房间生闷气,也不是生王俊凯的气,就是莫名其妙的不开心。

 

 

 

呆坐到很晚的时候,依旧没有困意,他一个人看着夜空看到凌晨才到床上睡觉,才没睡多久就被王俊凯叫醒了,本来心情就不大好,这么一来,就更加大脾气了。

 

 

 

王俊凯本想揉揉他杂乱的头发,一伸手王源就马上挡住了,王俊凯顿时愣了愣,王源语调有些冷漠,“别摸头。”

 

 

 

王俊凯心头一跳,轻声问道,“在意摸头长不高?”

 

 

 

王源垂下眼帘,声音带着一点隐忍和小心翼翼,“不是,在意摸头。”

 

 

 

王俊凯沉思了半响,轻轻地叹了一声,然后缓缓站起身子来,“那你,快点起床吧。”话毕,脸色有些不好地离开了房间。

 

 

 

王源看着王俊凯离开的背影,心里闷闷地很是难受,一种从未属于他的疲惫感席卷而来,他揉了揉太阳穴意图让自己清醒过来,手指绞着被单有些不知所措,自言自语地说了句,

 

 

 

“刚刚不应该这么说的……”

 

 

 

 

 

 

 

 

 

 

 

炼药房里药香连连,草木的清香味道在雾气中萦绕着,梳洗过后的王源清醒了不少,他迈着小步子走进了炼药房。

 

 

 

王俊凯正坐在桌子旁边看着一本药草集,微蹙着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师父……”王源轻声开口,他低着脑袋有点儿不好意思。

 

 

 

然后他突然想起来宛纱不在这里,然后猛得抬起头,“师父,宛纱呢?”

 

 

 

王俊凯向窗外扫了一眼,又继续看回书本,也不看王源,“今天早上的时候就回去了。”

 

 

 

王源有些懵,按照剧情走向不是应该是告白之后就住下什么的吗?“啊?”不禁地发出了一声疑惑,

 

 

 

王俊凯放下了手中的书本,然后歪着脑袋扯出一丝笑容,“就那么不想见到她?”

 

 

 

“不不不。”脑子都还没有思考嘴巴就给出了答案,王源有些手忙脚乱地说了出来,

 

 

 

王俊凯看着这样的王源,心里一笑,眯着眸子又是一笑,“那就是,想见到她?”

 

 

 

王源看着一脸你真好玩的王俊凯,心里默默地白了一个眼球给他,然后停顿了片刻,故意装作思考的样子,“你呢?”

 

 

 

王俊凯扑哧一笑,心里想着孩子大了会撩了,然后也无视掉王源刚刚说的那句话,继续低头看书,“小孩别问那么多。”

 

 

 

王源有些不满地嘟了嘟嘴,觉得王俊凯这个回答简直就是在说,我当然很想见到宛纱啊。就算有些什么也不敢问出口,只能将不满咽下肚子。

 

 

 

发现王俊凯又很认真地看回那本书了,王源走上前一看,书上密密麻麻地画满药草的简笔画,还有旁边还有许多注释。

 

 

 

“师父,这是什么?”

 

 

 

王俊凯指了指书上画的一棵药草,“这是我的师父的一本笔记,我最近在找它。”

 

 

 

王源凑过脑袋去看着王俊凯手指指向的地方,这棵药草的叶子有点奇异,每一片叶子都呈现一种如人面般的形状,旁边还有注释标明叶子为红棕色,整整齐齐地写着药草的名字,鬼面草。

 

 

 

“我师父是在旁边的那座山上发现的,可是我之前去过都没有看到。”王俊凯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

 

 

 

王源眨了眨眼睛,他觉得这种草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他转过身背对着王俊凯揉了揉太阳穴,脑海中似乎有模糊的片段闪过。

 

 

 

他心头一跳,倒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转过身看向低头看书的王俊凯,暗暗地下了一个决定,抿着嘴唇退出了炼药房。

 

 

 

 

 

 

 

 

 

天空晴朗万里无云,阳光灼人的金黄色光晕弥散开来,强烈的热量晒得王源头皮有些发麻,空气中浮动着细小的尘埃,伴随着不休不止的声声蝉鸣。

 

 

 

王源用衣袖抹了抹额头渗出的汗珠,他看着前面的路,陷入了沉思。他想起来了,第一次来这里找王俊凯的时候,在山脚看到书本上画的那种鬼面草,他当时还觉得有趣的很,特地停下来看多了几眼。

 

 

 

他出来的时候没有告诉王俊凯,王源觉得自己应该能够很快就回来,而且这里的路他也算熟悉,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王源虽是这样想着,但心里不免还是有些害怕,这里的山路崎岖不平,横七竖八都能够走得下山,一个不留神就容易走了偏路。

 

 

 

走着走着他就发现周围的环境愈来愈陌生,他看着密密麻麻的参天大树几乎遮住了顶头的阳光,光线开始变得微弱。

 

 

 

王源停下了脚步,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走错路了。即便如此,还是不想走回去,记得师傅讲过的一句话,只要一直往下走,就能够走到山下。

 

 

 

他暗暗攥紧了袖里的拳头,踩着满地潮湿的枯叶,继续向前走。

 

 

 

不知为何,整片树林都是灰茫茫的颜色,没来得散尽的雾气像淡雅丝绸,一缕缕地缠在它的腰间。偶尔飞过的鸟儿清脆的叫声萦绕在树林间增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息。

 

 

 

王源心里坦荡,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他一直往前走着,他觉得如果能将鬼面草带回去的话,师父会很高兴的。

 

 

 

他就这么想着,师父好像一直都没有夸过自己,即使是做的很好的时候,也没有夸过一句,师父说怕他得意洋洋所以就不表扬他。尽管是这样,王源还是很希望师父能够表扬他一句。

 

 

 

 

 

 

 

 

 

 

 

天色变得灰蒙蒙的,山顶被笼罩在迷蒙的屋子之中,颜色黯淡而模糊,夕阳早就隐没在远处的天际之中。

 

 

 

王俊凯找遍了整个屋子,都没有发现王源的身影,他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他的名字,可是只有他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屋子里,没有人回应。

 

 

 

他焦急地想了很久,他觉得应该是王源跑出去外面了。王俊凯看着慢慢暗下来的天色,决定出去找他。

 

 

 

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在黯淡的光线中看到一个缓慢行走的身影,王俊凯心头一跳,马上跑了上前。

 

 

 

昏暗光线之中的王源神色有些疲惫,脸上也沾上点点的泥污,他一看到王俊凯的身影,眸子就顿时明亮起来,“师父!”

 

 

 

王俊凯真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他上前用力的握住了王源的肩膀,一阵荫翳笼住他的身躯,王俊凯脸色严肃,“你去哪里了!”

 

 

 

王源是第二次见到王俊凯这般严肃的神情,第一次是那次他煎药不小心搞错了晕倒,看着王俊凯的眸子,王源不禁有些害怕。

 

 

 

王源低着头伸出手中采到的鬼面草,声音有些颤抖,“我……我去采鬼面草了……”

 

 

 

王俊凯真的是气炸了,手中的力度也不禁加大,“你能不能出门跟我说一声啊,为什么总是让人担心啊!”

 

 

 

王源也是委屈,肩膀清清楚楚地传来凛冽的痛意,辛辛苦苦跑下山去给王俊凯采药草,不夸奖不说,还得来这般痛骂。

 

 

 

他眼眶都泛了红,咬着嘴唇不说话,半响才道了一句,“我以为会很快就能回来。”

 

 

 

“你再这样不听话我就把你送回你家去,你不要再跟我学了!”王俊凯语气强烈,眼神也没有了往常的温柔,王源看着他的眼睛,

 

 

 

脑海中的思绪模糊一片,心脏跳得飞快,长时间以来的压抑一下子没能来释放,他也心烦意乱,怒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挣脱了王俊凯的手掌,将手中的鬼面草一个劲得丢到他的身上,红着眼睛,只怒斥一声,

 

 

 

“我以后都不想要再见到你了!”

 

 

 

 

 

 

 

下篇

评论(3)
热度(15)

白書蒼月

好好长大。

© 白書蒼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