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書蒼月

【凯源】《我的徒弟不可能这么可爱》8

  1戳我         2      3     4     5    6    7

 

 

8.宛纱

 

 

天蓝色的苍穹万里无云,天气明朗干燥,空气中隐隐约约弥漫着淡淡的桂花香,院子里树荫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底下是一片清凉。

 

王源坐在树荫底下逗着树洞里的蟋蟀,不时有微风吹过,拂起了他耳边的头发,少年面容干净,眉毛弯成了好看的弧度,眼瞳里是属于孩童的澄澈无邪。

 

好像隐隐约约听到了身后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王源不禁回头一看。

 

王源是第一次看到这般好看的女子,黑发如瀑垂直在肩上,美人颈,流水肩,一身朴素的淡青色,却穿出了不一样的感觉。卷而长的睫毛底下一双温柔如水的眸子,微微抿唇注视着自己。

 

“你好,请问王俊凯在吗?”声音温柔细腻,如人一般。

 

王源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她是来找师父的,目光嵌在她的眼睛里稍稍晃了神,“呃在的,在屋子里。”

 

女子微微一笑表示感谢,然后又说,“能带我进去找他吗?”

 

王源点了点头,揉紧了衣角,带着女子走进了炼药房。

 

不用走几步就到了,王源踩着小步子踏进了屋子,王俊凯正在里面研究着新的药丹。

 

他全程低着头,也没有注意到走进来了的王源,王源看着他认真的侧颜,棱角分明,眉眼细致温柔。

 

“师父。”王源轻轻唤了一声,尽管如此,王俊凯还是听到了,抬起头来。

 

一抬头的王俊凯先是没有注意到站在门口的女子,盯着王源一双明亮的葡萄眼缓缓开头,“怎么了。”

 

是女子的声音将他的视线引了过去,“小凯。”

 

“宛纱?”王俊凯的声音有点惊讶,她是他的同门师妹,两人一起长大,一起学习炼药和医术,只不过是在自己十六岁的时候他才搬来了山顶上独自居住。

 

王俊凯连忙站起了身子,微微咧开笑容,“你怎么来了。”

 

“许久不见,甚是想念,便过来看你了。”宛纱弯起了好看的眼睛,笑着对王俊凯说道。

 

王源突然在这种环境下有些手足无措,似乎搭不进两人的对话里面,不知道这个女子是何人,也不清楚她与王俊凯的关系。

 

“来,到屋子去喝茶细聊。”王俊凯扬了扬衣袖,指了指屋子的方向,也是注意到了王源的表情,虽然没有说出来,王俊凯轻轻抚过王源的头发,用只有他们两个听到的声音,

 

“来。”

 

 

 

 

山林里的鸟儿扇着翅膀飞过木窗前,顺带留下一两声清脆的鸟鸣声,屋子里弥漫着清香的茶味,和淡淡的雾气。

 

三人安静地喝茶,也不说话,倒也不觉得尴尬,倒是王源险些打翻了茶杯。

 

许久,王俊凯才缓缓开口,“这是我的徒弟,王源。”

 

宛纱先是有些惊讶,“徒弟?师父不是说过不能……”她惊疑地看着王源,半响才发现自己的反应有些大,眼神闪躲过王源的眼神,“抱歉。”

 

宛纱低头沉思了片刻,她想王俊凯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也没有再去想太多了,然后眼神恢复原本的温柔如水,看向王源,“我叫宛纱,我是小凯的师妹。”

 

王源看着宛纱“师师师”了半天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然后无助地看向王俊凯,谁知道他是一副好玩的表情,两人对视了许久没有说话,

 

“叫姐姐就可以了。”是宛纱开的口,她看着王源的眼睛,他眸子里虽是有些紧张却依旧是如星辰般明亮。

 

王源挠了挠脑袋,有些腼腆地轻声说了句“姐姐。”

 

王俊凯终是扑哧笑了出来,稚气的小虎牙顿时着凉,眼睛眯成一条线,脸上也笑出了少见的猫纹。

 

“哈哈哈哈王源儿你怎么可以那么可爱。”王俊凯扶着额头说道,王源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宛纱好久没有看到王俊凯笑得这般灿烂了。

 

“宛纱跟你同年的。”王俊凯稍稍恢复回原来的神情,但眉眼里依旧带有笑意。

 

王源有些无奈地向王俊凯翻了个白眼,宛纱看到了他这个小表情,心中微微一颤,似乎有什么奇妙的情愫在空气中萌芽。

 

“那叫我宛纱就可以了。”

 

王源看向宛纱,细看她就觉得更好看了,一副精致的瓜子脸,弯弯的一双眼睛,好似宝石镶嵌在宛如粉玉雕琢的嫩白脸庞里,王源心里只剩下那句话。

 

王俊凯一定喜欢这样的女子吧。

 

想着想着,心里也有些难受,却不知为何,王源微微蹙了眉头,然后点了点头,“好。”稳住了呼吸,然后对她说道,“你们聊,我出去走走。”

 

然后礼貌性地向两人微微点头,走出了屋子。

 

宛纱看着王源的背影,然后看向王俊凯,笑着道,“长得真俊气啊。”

 

王俊凯又是扑哧一笑,不语。

 

 

 

 

 

夜至此已深,外面的喧嚣也静泛下来,这晚星月俱是消瘦,偶有山风吹过,将王源耳鬓的碎发扬起又落下,一遍又一遍。

 

王源坐在院子坐到了天黑,逗了一下午蟋蟀也渐渐失去了兴致,偶尔听到屋子里传来的细弱谈话声,也当作没有听到。

 

他看着一片漆黑的夜空,陷入了沉思,觉得自己对王俊凯的了解真的是少之又少啊。

 

王俊凯的过去,他之前是在哪里学医的呢?他跟宛纱认识很久了吧,他为什么要搬到山顶来住呢?他究竟比自己大多少啊?

 

脑中闪过千万个问题,但无人告知他答案,王源只能一遍又一遍地想着,最终化成一声轻轻地叹息,从双唇间缓缓吐出。

 

不知为何有些心烦意乱,王源隐隐约约感觉心脏的位置有种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有些难受,但相对于之前的那种难受里带着喜悦的情感不同,王源甩了甩脑袋,意图将纷乱的思绪甩出脑海。

 

嘴唇也被风吹得有些干燥,王源舔了舔嘴唇,看向了亮着灯火的屋子里,他站在黑暗之中,没有一丝光亮找在他身上,就连平时明亮的眸子此时也黯淡无光。

 

他看着屋子里面坐着的王俊凯和宛纱,王源缓缓走了上前,心脏不知道为何噗通噗通跳得飞快,

 

他隐隐约约听到了两个人的声音,先是宛纱轻轻地说了句,“那你是什么感觉呢?”

 

然后他看见王俊凯偏向头看着窗外,灯光笼罩着他的侧脸,他垂下了眼帘,许久才缓缓开口,语气里是轻而易举能够感受到的温柔。

 

“大概是,喜欢吧。”

 

站在门口的王源听得一清二楚。他终是变颜失色,在袖口暗暗地攥紧了拳头,垂头不语,然后逃一般走开了。

 

如果要说起的话,王源是那个时候才明白自己之前的感觉,那些偶尔在心脏萌芽出来的小情愫,那些偶尔折磨他的小躁动,他在那个时候,终究是明白了。

 

 

下篇

评论(4)
热度(10)

白書蒼月

好好长大。

© 白書蒼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