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書蒼月

十年一天 【夏秋715贺文】下

上戳这里

 

6.十九岁 

 

马思远跟家里人说了,想要经济独立,他不想用家里的钱了。而且现在凭借他写的小说赚的稿费,加上在面馆做的服务员,也能养活自己。

 

他也搬出了学校的宿舍,搬到离工作地点比较近一点的出租屋。

 

也不知道是恰巧还是什么,刚好郑梓琦也在这里打工,有时候下课顺路,两个人就一起过来。

 

郑梓琦也算是个好女孩,性格开朗,成绩好,长得也算标致。马思远有时候会想,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追她,郑梓琦一个都不接受呢。

 

当然,马思远也没有问出口,毕竟是别人的事情。

 

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四次退稿了,马思远看着手机上的提醒短信有点儿郁闷,写了几个月的小说,投了六次稿,四次退稿,两次没回复。

 

他坐在出租屋的沙发上,看着天花板的吊扇有些发呆,原本肮脏的地板已经被马思远拖得很干净了,杂乱的家具也收拾得整整齐齐,为了祛除有点陈旧的粉尘味道,马思远还装上了空气清新剂。

 

他看着有点扁的钱包,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如果没有稿费的话,单凭在面馆的工资,只能维持房租和两个星期的伙食。

 

马思远打开了电视,电视闪了十分钟的雪花才出现了画面,在等待过程中马思远冲了一个杯面当作晚餐。

 

“青年华裔音乐人karry今日发布新作品备受瞩目。”马思远一回头就看到电视里面karry的脸,他穿着一身正装,宝蓝色的领带很适合他。

 

啊,原来他已经这么优秀的啊。马思远看着电视里面的那个人,感觉好像是一个离自己很遥远的人。

 

他收到了karry的信息,文字里面无不充斥着喜悦,“马思远,我今天拿奖了哦,虽然只是个小奖,哈哈没关系继续努力嘛,你听了我的新歌了吗?”

 

马思远看着窗外逐渐暗下来的天,远处的房子里陆陆续续地亮起了暖黄色的灯光,四周还是很安静,偶尔会有一两声路人的交谈声,

 

他安静地吃完了那个杯面,然后回了karry的信息,“祝贺你,新歌很好听。”

 

看着电脑里面打了一大半的小说,马思远叹了叹气,关闭了窗口。

 

我还妄想大展身手,到头来还不是默默无闻。

 

715的那天,karry回到了中国的重庆。

 

这一年他们没有出去旅游,karry也没说什么,他大概猜到马思远的状态不是特别好,他也没有说些什么,毕竟如果真的有事的话,不是一两句话能够释怀的。

 

Karry就每天都陪着马思远,他写作的时候,karry就拿出电脑开始写曲子。

 

两个人一写就是一天,从清晨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晒在家里的地板开始,到黄昏的残阳消失在嫣红的天际。

 

有时候马思远状态好一点的时候,两个人就一起下楼买一堆粮食屯着,偶尔心情好还会一起去菜市场,然后亲自下厨做一顿饭。

 

Karry觉得这样的日子也挺舒服的,从市场走回家的那条路,头顶是一大片绿色的树叶,天气好的时候,会有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漏了下来,然后晒在karry的脸上,

 

马思远会说,karry你站外面一点,能够晒得均匀一些。

 

有时候懒得下楼的时候,两个人就会在家里吃一个星期泡面,直到再也没有吃的才肯下去买东西,

 

两个人窝在小小的家里,看着有时候会冒雪花的电视,头顶是转得有点不匀速的吊扇。

 

马思远问karry,会不会觉得亏待他了,大老远的从洛杉矶飞过来,结果住在这样的地方。

 

Karry倒是一脸满足,没有啊他觉得很好。

 

大概我们都开始走向不同的路,好像每走一步,就会离你远了一点。我只是有点担心未来,它跟我期待中的有点儿不一样。

 

不敢肯定,如果可以,我也想跟你走同一条路。

 

7.二十岁  

 

一片迷雾之中,要如何才能寻找光明。

 

昏暗的夜灯微弱的照亮了回家的路,马思远和郑梓琦一起走在大街上,这段时间都是他送郑梓琦到车站,对于一个女生,晚上一个人回家其实是不安全的。

 

本来平时他们路上都会聊些什么的,可是今天马思远觉得有点奇怪,郑梓琦好像有些话想说但是又犹豫不说出来的感觉。

 

终于快到车站的时候,郑梓琦停了下来,“马思远。”她低着头看着地面,脸颊是马思远没有发现的红晕。

 

马思远微微弯了一下脑袋,看着郑梓琦,“怎么了。”

 

两个人沉默了很久很久,马思远能感受得出来这与往常不一样的气氛,

 

终于,郑梓琦抬起了头,眼睛里面泛着光芒,“马思远,我想告诉你。”她抓住了马思远的衣角。

 

“我喜欢你。”

 

算是意料之中的话吧,马思远心里想着,其实也大概能够感受到出来,他也不是傻,郑梓琦有时候有意无意的举动,其实挺明显的。

 

马思远弯着脑袋看着她,抿了抿嘴,“其实你是个挺好的女生。”

 

听到这句话时,郑梓琦松开了抓着马思远的手,这个很明显的答案,她明白。

 

“我现在还没有想好这个问题。”马思远又说。

 

“你……有喜欢的人吗?”郑梓琦突然问了一句,

 

马思远突然就笑了一声,然后挠了挠头,“这个问题嘛。”

 

郑梓琦看着马思远漆黑的瞳孔,突然觉得其实自己离他是很远的,对他的了解甚少,马思远看起来对每一个人都很友善,但是却不会主动去说出自己的想法。

 

“这个问题我也没有想好。”马思远礼貌地笑着,眼睛弯着一道月亮。

 

郑梓琦也算是个比较粗线条的女生,她深呼吸了一下,然后笑开了眼睛,“那行吧,那你想好了就告诉我。”然后拍了拍马思远的肩膀,

 

“公交车来了,我先走啦,拜拜!”

 

马思远看着她上车的背影,抿了抿嘴唇,对不起,我是真的没想好。

 

回来的时候看了下包包,才发现手机落在面馆了,马思远摇了摇头,幸好时间也算早,只能再回去拿了。

 

走到面馆的时候,隔着玻璃窗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马思远心里一惊,快步走了进去。

 

那个背影一回头,马思远就看到了一张有点疲惫的脸,但是依旧英俊帅气。

 

“karry?”马思远有点惊讶,因为这个时候离715还有很长一段时间,karry怎么会这个时候来重庆?

 

Karry微微抬眼,头发有点被风吹乱,眼眶有着红色的血丝,唇色也有点发白,看起来好像是没有休息好。

 

“马思远。”karry一改往常的慵懒语调,声音里面带着干涩的嘶哑,

 

马思远走上前,有点儿心疼地揉平了karry乱掉的头发,眼神柔和起来,“怎么了。”

 

Karry努了努嘴,不知道从何说起,他的眼神被嵌在马思远那双杏眼之中,离不开来。

 

马思远想了一下,“你等我一下。”然后走到工作室拿走自己遗落的手机。

 

他觉得karry应该是出了点什么事情,不然不会这么突然从洛杉矶飞过来,马思远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好像刚才在karry头发上的触感在残留着,心跳跳得更快了。

 

马思远走了出来,“karry,你先到我住的地方吧。面馆快要打烊了。”

 

两人一起坐在等公交的站牌前,看着漆黑的夜幕笼罩着这个城市,偶尔有一两架飞机飞过这片天空。从身边经过的人群繁杂,一辆又一辆穿梭而过的车辆,匆匆忙忙,自己只是当中一颗渺小的尘埃。

 

马思远微微抬头,有点疲倦地打了个哈欠,他看着旁边正在发呆的karry,这么久不见了,他好像又变了一点,变得更加成熟了,侧脸的线条更加地明朗,不笑的时候就看不到那两颗稚气的小虎牙了。

 

Karry感受到马思远的目光,转过头来看,马思远似乎也变了很多呢,更加细致温柔的眉眼,五官好像立体了,唯一不变的还是那双眼睛。

 

马思远被karry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仓促地看向别的地方,逃离了karry的视线。

 

“公车来了,走吧。”

 

Karry跟着马思远的脚步上了公车,找了两个空位坐了下来。

 

看着车窗外灯红酒绿的夜景,公交车穿过人潮汹涌的街道,穿过红绿灯,穿过夜色里。

 

“马思远,你还一直在面馆打工吗?”karry突然开了口,

 

“嗯。”

 

“你……不是要成为小说家吗?”karry犹豫了一会,才说出来。

 

马思远先是愣了一会,然后叹了叹气,眼色里是掩饰不住的失落,“是啊,但是……我得先顾生计。”

 

气氛有点儿沉重,两人都沉默了很久,马思远看着窗外的夜景发起呆来。

 

很久很久,马思远突然抬起头来,“没事,会好起来的。”

 

然后他看向karry,眼睛里面带着星光,像karry初次遇见他一样,神色也变得柔和起来,失落的眼色也完全消失不见。

 

“反正……还年轻嘛,有大把的机会等着,不能因为小小挫折就受打击的。”

 

Karry看着他,突然好像有一层薄薄的雾气模糊了自己的眼睛,他看不清马思远的模样,然后他有点紧张地偏过了头,

 

“呃……马思远,给我靠一下。”也不等马思远答应,karry就直接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他的肩膀不算宽,有点瘦削的肩膀还有点磕人,还是那股熟悉的薄荷香气还是窜进了karry的鼻尖,

 

一如既往的好闻。

 

“欸……”马思远感觉到肩膀突如其来地传来一阵重量,然后karry柔软的头发就噌到了马思远的脸颊,突然变近的距离让马思远吃了一惊,耳朵瞬间以可见的速度变红。

 

Karry努力忍住眼睛出现了雾水,深呼吸了一口,调整了一下情绪。

 

“我想找个人说说话,不是找个人,就想和你说。”karry没有由来地突然说出了这句话,

 

“是洛杉矶那边出了点事情吗?”

 

“唔……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是我自己能力不足够。”karry沉默了很久,“再等等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说完之后,karry就闭上了眼睛,两个人都默契地不再说话。

 

当第二天早上的第一束光线照亮这片苍穹的时候,停留在树叶上面的雾珠还没有蒸发掉,karry就留下信息回到洛杉矶了,马思远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Karry没有告诉马思远,他的作品被他以为信得过的朋友偷窃,并以自己的名义发表,这已经够心塞的了,而且还反过来被他朋友说是抄袭,一时闹得媒体也知道了。

 

这实在是糟透了。

 

一片迷雾之中,看不到前方的路,也不知道该如何后退。但是你告诉我,我们还年轻。有大把的时光,大把的机会。

 

Karry留下的纸条上,写着。

 

你是光明。

 

8.二十一岁  曙光

 

只要我闭上眼睛,就仿佛还能看到你站在那里,沐浴着明媚的曙光。

 

穿着靓丽的少女,化着淡淡的妆,睫毛卷长一张稚嫩的脸显得很可爱,一脸期待地将一本书递给马思远。

 

“可以给我个TO签吗?”声音小小地,胆怯地询问着坐在前面的马思远。

 

马思远微微弯了一下眼睛,礼貌地点了点头,“嗯。”

 

穿着一身正装的马思远,合身的淡色西装里面,白衬衫整齐地打了一个领带,笔直的线条衬着他坚韧漂亮的腿,马思远指节修长的手指握着油性笔,熟练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经过两年的沉淀,他现在算是个名气不小的小说家了,虽然不是那种超级厉害的作家,但起码能够让人知道他的作品,也能够养活自己了。

 

吃了两年的苦,终于慢慢熬出头了。这种感觉,大概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够明白吧。

 

马思远揉了揉肩膀,签了一天,坐了一天,难免有点疲倦。

 

不过这种感觉是他喜欢的,至少,他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签售活动终于结束后,马思远坐在公司的车上。手机震动了一下,来了一条信息。

 

“马思远,我到重庆机场了。”马思远看着手机上简单的几个字,僵了好久的笑容终于由衷地展开了眉头,

 

他浅笑吟吟地打着字,“我现在就来。”马思远低垂着眼帘,稍作休息。

 

这是第几个715了呢,好像过去了好多年,庆幸的是,两个人能够相识那么多年,即使不常见面,但是依旧彼此惦记,彼此关心。

 

坐在副驾驶的郑梓琦看着笑弯了眼睛的马思远,不禁自己也受感染,她一路跟随马思远,即使他没有接受她,但是他们依旧是以一种好朋友的身份相处。

 

现在也当上了马思远的助理,虽是如此,但是当初的那份喜欢的心思却是慢慢消退了,现在啊,就是当作朋友去对待。

 

“马思远。”郑梓琦叫了一声坐在后排的马思远,

 

马思远微微扬起了头,一如既往温柔的嗓音,“怎么了?”

 

“你记得一年前我问过你那个问题吗?”郑梓琦转过身去跟马思远说话,

 

马思远微蹙了眉头,然后眼睛眨了下,满含着令人悸动的温柔从眼睛中溢出,“记得。”

 

“你问我,我有没有喜欢的人?”马思远微微歪着脑袋,嘴角上扬。

 

现在他觉得已经是能够跟郑梓琦好好谈这个话题的时候了,毕竟都算是大人了,心里想的东西早就慢慢出现了答案。

 

车窗外的风景快速地闪过,有着微暖的夏风从车窗的缝隙吹了进来,夹杂着夏天青草的气息,阳光是令人愉悦的明媚。

 

突然车子停了下来,司机对着马思远说,“小远,重庆机场到了。”

 

马思远顺了顺有点被吹乱的细碎刘海,“谢谢师傅。”

 

然后打开了车门,对着郑梓琦说,“你等一下。”

 

马思远打开门就已经能够看到在老地方等着的karry,他穿着一身休闲服,但是却是一如既往的好看,宽松的牛仔裤勾勒出好看的腿部线条,脊背笔直的少年站在一片明媚阳光之中。

 

马思远走了几步,然后转向身后的郑梓琦,用手指指了指身后karry的方向。

 

徒然袭来的风吹起了马思远的衣角,他笑着对郑梓琦说,“喜欢的人。”

 

“有的哦。”

 

那是郑梓琦看过马思远笑得最好看的时候了,他的眼睛弯弯,缀满了一片星辰,神情温柔,如沐春风。

 

9.二十二岁 灰暗

 

他一杯一杯地喝着咖啡,用他最好的钢笔在价格不菲的亚麻色笔记本上写下短小的观察笔记和故事构思。情绪偶尔变得恶劣时,他会怀疑自己对文字的热爱其实只是对文具的恋物癖在作祟。

 

真正的作家,在废纸片、汽车票、牢房的墙上也一样文思如泉涌。而马思远面对克重一百二十以下的纸张完全没有灵感。

 

马思远已经一个月没有写出东西了,他觉得自己都要快疯掉了。

 

他的眼圈重了好多,眼睛里面也布满了血丝,嘴唇是苍白的,马思远揉了揉发肿的太阳穴,又用手背测了下额头的温度。

 

他妈这个时候还发烧了。

 

马思远喝下了最后一口咖啡,看着空白的屏幕,长叹了一口气,人生病的时候总是容易软弱。他拖着身子走了下楼。

 

他觉得自己特别的糟糕,尽管成为小说家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但是这段时间某些新闻的报道让他特别的无助。

 

小说家马思远才思枯竭,一年里无新作品。

 

大写的标题黑色字体让马思远觉得有些刺眼,甚至还有些乱写报道,说他抄袭别人的作品,说他买作品为己发表。

 

大量的虚假消息汹涌而来,马思远不得不佩服网络的传播能力,才几天就传得到处都是。

 

在这种时候,还很可笑的没有灵感,想要写出新作品来堵住他们的嘴,发现自己根本就无能为力。

 

可笑,太可笑了。

 

马思远在刷手机信息的时候看到了一条外国的八卦信息,本来只是不打算看的,他本来对这种无聊八卦就没有兴趣。

 

但是就是恰巧看到主角的名字。

 

音乐人Karry与女友恋情曝光,两人密会于男方别墅。

 

马思远脑子里面的思绪瞬间模糊一片,像是一碗打翻的浆糊,他感觉自己烧的更烫了,只能感受到耳蜗处的阵阵轰鸣,一切凌乱破碎的思绪自轰鸣中而来。

 

他跟自己说,或许只是谣言,毕竟记着真的太能写。

 

然后他点开了图片,看到了被模糊处理过的图片,但是依然能够看得见karry与另外一个女人一起进别墅,一起上车。

 

生活好像就是这么残忍,在你最糟糕的时候还要来泼你一盘热水,无法躲避,无法抵抗。

 

马思远深呼吸了片刻,自己又陷入这个烦恼的死循环了。

 

他坐在客厅里面,也没有开灯,就在黑暗中坐着,有一大堆烦心的事情要去解决,但是不知道从何做起。

 

脑子被烧的也有点不清晰,马思远软软地倒在沙发上,眼皮厚重得想要合上,他已经很久没有睡好觉了。

 

眼前又是一阵极眩而来的乌黑,甚至连耳畔的时钟滴答的声音也渐渐消失,还想努力听听的时候,马思远已经睡了过去。

 

带着不甘心的委屈,还有对于karry遥不可触的距离,无可奈何的心情,难过地进入了梦乡。

 

落地窗还没有关,带着暖意的晚风吹拂起窗帘,淡薄的月光落在阳台上,天空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路很难走,你要放弃吗?

 

马思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他躺在沙发睡了一个晚上。

 

在没有吃药的情况下,烧竟然退了。

 

马思远伸了伸懒腰,休息了一个晚上,好像精神好了许多,他的眼睛里的血丝也消失了,变回原来的清澈明亮。

 

他看了一下信息,才发现有20多个来自karry的未接来电。

 

本想拨回去问一下怎么了的时候,还看到了karry最后发来的短信。

 

“不要看,不要信,相信我,捂着耳朵向前跑。”

 

他原本想拨电话的手指顿时停住了,先是愣了愣,才反应过来karry在说两件事,大概一是解释绯闻的事情,二是说自己写作瓶颈期的事情。

 

马思远轻声地叹了一口气,问自己,

 

真的会好起来吗?

 

你认为严酷、灰暗、沉闷才是生活的本色,同样也厌恨自己的工作、身处的地方,没有成就、没有钱都理所应当。

 

你甚至在失落感和挫败感中寻求乐趣。失败和不开心对你而言更容易承受,你甚至苦中作乐。你对生活感到迷茫,没有方向,掌不住舵、划不动桨,

 

不过不要害怕,二十二岁就是这样。

 

9.二十三岁

 

当树梢上终于传来蝉的叫声时,当阳光又能够晒得头皮发麻时,当空气中弥漫着甜滋滋的西瓜汁时,人们才意识到,夏天是真的,要来了。

 

马思远很久没有跟karry联系了,很多原因。

 

最近真的很忙,忙着新作品的签售会。在家里熬了一个月终于写出了新的小说,然后赶紧交给了公司。不过写的过程却是很释怀,很轻松,从未有过的轻松。

 

马思远是写完才想小说名字的,在打下作品名字时,他眸子里面充斥着星辰,他写的是两个少年相识了十年,每年约在同一天见面。无论如何,总算给十年的自己一个交代。

 

“《十年一天》。”

 

每年都在期待的715终于要来了,像是两个人都记在心里的日子,不用提醒,不会忘记。

 

马思远这么想着,等看到karry,就把这本书给他看,让他知道,自己纠结了十年的事情。

 

终于确定了。

 

Karry接到电话的时候,手几乎是颤抖的,一双桃花眼里满是震惊以及惊恐。

 

手机那头告诉自己,这个手机的主人出事了,遇到了连环的车祸,手机是在事故地点发现的。

 

Karry的心跳顿时就加快了起来,呼吸也变得紊乱。

 

打来的电话号码是,马思远的。

 

Karry觉得自己都要疯了,顿时冷汗就冒出来了,神色是从未有过的慌乱,他着急地在原地徘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然后他迅速地拿起桌子上的车钥匙,开着超速的车向机场奔驰而去。karry全程手都是抖的,他不知道一路上超了多少车,这种速度开在闹市简直是找死,他闯了红灯,甚至还噌到了大型公车的车身。

 

他也顾不着那么多了,只求能用最快的速度回到重庆。

 

他恨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无能为力只能这样干着急,Karry握紧了拳头,一拳捶在自己的大腿上,不解气地又加了一拳。

 

拜托你,不要有事。

 

马思远见到karry的时候是惊讶的,当然,他的惊讶远小于karry的惊讶。

 

但庆幸大于惊讶,当karry看到完好无损的马思远站在阳台悠闲地浇花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才是真的是松了一口气。

 

长达20小时的空中飞行,才从洛杉矶飞回了重庆,这期间他没有一秒钟是能静下心来的,只能坐在位置上面做内心的躁动。

 

这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他不想再感受第二次。

 

Karry上前猛地将马思远搂紧了,头埋在了他的肩膀上。

 

马思远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大跳,首先是karry在715还没有来到之前就出现了,再者出现了啥都不说就直接来个拥抱。

 

“还好你没事,吓死我了。”karry声音带着颤抖,眼眶也泛着红。

 

马思远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隐隐约约觉得跟自己丢手机这事儿有关,前天不小心被小偷顺拐走自己的手机,幸好里面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只是好多手机号码没有了,这段时间也忙,就没有跟朋友说明情况。

 

这几乎是这十年来最近的距离了,马思远身上的薄荷香气窜进了karry的鼻子里,他的脑袋紧紧地贴着马思远的肩膀,他几乎能感受到马思远的心跳。

 

“我没事,抱歉让你担心了。”马思远用手轻轻地拍了一下karry的后背,

 

过了很久很久,久到马思远都有了些许困意,karry才抬起头来,

马思远看到他一张疲惫的脸,头发上面还粘着不明的毛絮,一身衣服也皱巴巴的,马思远抓起karry的手,心疼地看着他的手背。

 

上面有一条深深的红色血迹,已经干了,看起来是刚弄伤的。

 

Karry看着马思远心疼的表情,突然有点满足,然后他想到了某件事情,于是咧开两颗小虎牙。

 

“嘿马思远。”只是叫了一声,接着就浅笑吟吟地看着马思远的眼睛,卷过来的风掀起了马思远的头发,

 

Karry伸了伸手将马思远翘起的头发压了下去,他笑得灿烂,看的马思远心里觉得有点不对劲。

 

“新书很好看。”

 

听到karry说这几个字,马思远顿时瞪大了眼睛,“欸?!”

 

Karry笑弯了眼睛,“不过你写得不符合现实的剧情。”

 

马思远愣了愣,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抿了抿嘴正想说些什么。

 

Karry就开口了,“如果真的要说哪里不符合,我只能告诉你。”

 

“两个男主之间,不是单向,是双向。”karry笑弯了眼睛,露出了一双小虎牙,他将手放在了马思远的额头上,

 

“我喜欢你,喜欢很久了。从十四岁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

 

Karry没有捂着他跳得飞快的心脏,也没有在意自己开始被水珠模糊掉的双眼,他很高兴,虽然很紧张,一句从未敢说出口的话,终于说出来了。

 

认识了十年,但是他觉得自己好像还记得初次在自习室看到马思远的场景,稚嫩的容颜,带着婴儿肥的脸庞,还有一双和现在一模一样的眼睛。

 

好像喜欢他是理所当然一样,没有像他那样纠结了那么长一段时间,像是一见钟情,但是这份感情却持续了十年之久。

 

马思远看着karry,愣了很久,然后终于笑开来,“谢谢。”

 

“谢谢你,也喜欢我。”

 

晚风的风轻轻地拂了过来,带着温暖的夏天气息,还夹杂着草木的清香,不时还有麻雀飞过传来清脆的叫声,路灯暖黄的光芒洒在了相拥的两人身上。

 

静观这所有的悲喜,都溶进灿烂星空里 ,感觉这一刻和千年本没有分别 ,一天就好像是短暂的一生 ,一生它只是无尽的路上,短暂的一天。

 

时间轴的线条穿过了无数个岁月,也冲淡了许多痛苦的记忆,无论如何,都想要告诉你。

 

我们还有一个十年,两个十年,三个十年,讲未来要说的话。

 

不要害怕,未来的路,我跟你一起走。

 

————————END—————————

 

 

评论
热度(9)

白書蒼月

好好长大。

© 白書蒼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