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書蒼月

十年一天 【夏秋715贺文】上

夏秋715纪念日贺文

 

十年一天 【双向暗恋/十年/715】

Karry × 马思远

 

灵感来自电影《One day》,有部分文字来自其经典台词。

 

1.十四岁

 

我从来没有想过,能够遇见一个人,让我的生命全部改变。

 

Karry第一次见到马思远的时候,是在学校的自习室。

 

夏天的空气闷热到难以呼吸,不贴身的衬衫此刻却夹杂着汗水粘着皮肤,让人难受。

 

自习室是个好地方,终日开着空调,里面的温度恰到好处,这般舒爽的环境来的人却不多,大概是因为楼层太高的原因。

 

Karry看到一个白色衬衫的男生,带着耳机低头写着作业,便走了上前。

 

“同学,我可以坐这里吗?”karry轻轻敲了下桌子,低头的男生抬起了头,摘下耳机。

 

干净妥帖的短发,稍稍露出形状姣好的眉毛,一双好看的杏眼,还有一双浅色的薄唇,很是好看。

 

“可以啊。”男生清澈的嗓音微微拂过karry的耳朵,

 

他的声音真好听,这是karry的第一反应。

 

自习室里面很安静,只剩下铅笔的笔尖和纸摩擦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似有若无的薄荷香气,karry想不明白这个好闻的味道从哪里来。

 

Karry愣坐了半天,想不到应该做些什么事情才好,缓缓转过头看向身旁的男生,他也不写作业,戴着耳机看着窗外发呆,时不时在纸上记上点东西。

 

Karry挠了挠脑袋,靠近了男生,“嘿,同学。”

 

男生可能没有想到karry会靠近,面对突如其来拉近的距离,有点微微的怔了怔,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仓促。

 

“怎,怎么了。”男生再次摘下耳机,一张薄唇张了张。

 

“我想问你有没有数学笔记,我想借一下。”karry礼貌性地一笑,露出了一双可爱的小虎牙。

 

男生那双明亮的杏眼转了转,然后从自己带来的书包中拿出了karry要的笔记。

 

指节漂亮的手指轻轻地夹住白色封面的本子,封面上整齐地写着他的名字。

 

“马思远。”karry看着本子缓缓开口。

 

“嗯。”男生看了一眼karry的眼睛,然后坐正了身子,准备戴上耳机。

 

“诶!”karry向着马思远的方向做了一个等一等的手势,“我……”

 

“我叫karry。”karry狭长的桃花眼微微弯了弯,“K,A,R,R,Y.”

 

马思远微微歪了一下脑袋,然后礼貌性地笑了笑,“嗯。”

 

对方好像没有想要聊天的感觉,Karry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你继续。”然后指了指马思远的耳机。

 

耳机被重新塞进耳朵里面,欢快的旋律缓缓流进耳朵,马思远不由眉头也染上一份愉悦。

 

“遇见一个人然后生命全改变,原来不是恋爱才有的情节。”

 

Karry在一旁翻着马思远的笔记,还好这边的进度和美国学的没有差太多,应该不用多长一段时间就可以跟上他们的进度了。

 

窗外的云朵厚重而又缠绵,有飞机飞过在蔚蓝的天空留下一道长长的白色印迹,自习室里的钟滴答滴答的走着,马思远顿了顿,在纸上写下了刚萌芽的灵感。

 

时间慢慢过去,很快就到了放学时间,马思远站起了身子,收拾着桌面上的东西。

 

“诶,你要走了吗?”karry从埋头苦抄中回过神来,看着旁边已经收拾好东西的马思远。

 

“嗯,笔记本先借你吧,你在周五之前还我就行。”

 

“好。”

 

男孩之间的友谊不像女生间那样复杂,简单的一场球赛,一次借笔记,或者是一次的街角的大排档。就能够让彼此熟捻起来。

 

Karry没有告诉马思远,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其实是在学校的名人榜上,最迷人班长奖。

 

那时候karry还在想,他倒想看看这个马思远,哪里最迷人了。

 

2.十五岁

 

还没有来得及彼此更加了解,在一个学期后,karry因为父亲工作的原因,再次回到了美国洛杉矶。

 

大概他走的时候都没有发现,心里最柔软的那一部分早已陷入了那个人的名字,美好的情愫在不经意间生根发芽。

 

马思远拿着karry那封信坐在无人的自习室里面,发呆了很久很久,看着纸上写得歪歪扭扭的字体,像极了karry的风格。

 

马思远用手背用力地捂住了眼睛,忍住了正要向外的水汽。

 

窗外的天色早已暗淡下来,有干燥的冷风从窗的缝隙吹了进来。马思远搓了搓有点冰冷的双手,拿起笔袋里面的铅笔,将脑海里面的想法记了下来。

 

日子还是要过的,毕竟他只是一个小小的过客。

 

马思远还是像往常一样,当一个合格的好班长,一切都没有变过,偶尔和二文耍一下,打一场尽致淋漓的篮球赛,

 

下课的时候,会去吃重庆小面,来的次数多了,和老板娘就熟悉起来了,老板娘笑着说,“要不你在这里打工,我给工钱,还包你吃小面。”

 

马思远想了想,觉得这个也不错。心里在那时闪过一句话。

 

Karry也很喜欢吃小面,这样说不定有一天能遇到他。

 

天蓝色的苍穹浮动着大片的白云,偶尔有风从一边吹过来,马思远有时候放学到小面打工的这条路上,会看到有麻雀停在树梢上叫个不停,

 

天气慢慢地热了起来,不知不觉到了蝉鸣的时候,灼人的太阳光从树叶的罅隙中漏了下来,洒在马思远的脸上,他想了想,

 

上年就是这个时候遇到karry的,在学校的自习室里。

 

马思远继续想着,无聊的脚偶尔踢踢掉落在地上的枯叶,耳机里面传来周杰伦的声音。

 

“午睡操场传来蝉的声音,多少年后也还是很好听。”马思远笑了笑,这个时候还真有蝉的叫声。

 

他继续盯着脚下的路,突然有一个人挡住了他的方向。

 

马思远没有在意,准备想要绕过这个人,突然听到了一个好像很熟悉的声音。

 

“好久不见啊,马思远。”声音里带着某人专属的慵懒气息,低沉得很有磁性。

 

马思远愣了愣,耳廓顿时发烧,一抬头就看到了那双晃得明亮的小虎牙,还有一双眯起来了桃花眼。

 

“karry……”马思远有点儿惊讶,“你怎么在这里?”

 

“我放暑假,所以就回来了啊。”karry看着马思远似乎好像没有很高兴的感觉,不禁眉头一皱,“那么久不见我,难道都不会想我?”

 

然后伸手搂上马思远的肩,“走走走,去吃小面。”

 

突然拉近的距离,马思远闻到了karry身上好闻的香味,有点儿像夏天里面的青草味道,karry的肩膀紧贴着他的肩膀,他甚至觉得自己能够感受到karry的心跳。

 

马思远的脸没有由来的就红了,干净的皮肤上泛上一层薄薄的红晕,

 

karry又闻到那个好闻的薄荷香气了,原来是马思远身上发出来的。

 

不用走多久,他们俩就走到了吃小面的小店里面,店面不大,但是却很干净,不像一般的大排档那样环境糟糕。

 

“好想念老板娘做的小面。”karry稍微拉开了和马思远的距离,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的领子。

 

一双狭长的桃花眼此时闪烁着晶亮的光芒,熟悉的小虎牙扬了扬,然后看着马思远的眼睛。

 

“还有,好想念你。”

 

年轻有种好处,可以肆无忌惮地说出自己说的话,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种感觉大概是长大之后会一直怀念的。

 

马思远听到karry的话,不由地脸颊一烧,干净的皮肤上染上一丝淡淡的红色。

 

karry笑了笑,看着湛蓝的天空,“还想念这座城市。”

 

那双桃花眼充斥着明亮的光芒,“我每年都会回来,你会一直在这里吗?”

 

马思远看着karry,一年不见,他好像长高了不少,脸的轮廓似乎比之前更加的明朗,之前还有的一点婴儿肥也消失不见了,唯有那双勾人的桃花眼一点都不变。

 

风紧一阵疏一阵的吹着,吹起了马思远的刘海,露出了形状好看的眉毛,清秀的面容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马思远眼睛里晃着星星。

 

“我一直在这里。”

 

十五岁的夏天,马思远是和karry度过的,空气常浮动着青草的香气,但karry印象最深的还是某人身上的薄荷味道,不知疲倦的知了叫了一个夏天,灼人的太阳光透到每一个角落。

 

马思远和karry去了海边,一大片海映着天空的蓝色,karry跟马思远开玩笑的时候将他扛了起来,然后丢了进海水里面,之后两个人完全玩脱了。

 

后来马思远回想起这段时间,唯一记忆深刻的就是karry肩膀的温暖。

 

Karry说他的梦想是成为一个很厉害的音乐人,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里面充斥对未来的希望。

 

马思远笑笑说,我没你这么厉害,我只是想成为一个小说家。

 

那时候的我们都那么的天真,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怕,饱含着一颗对梦想的赤子之心,一路追寻,未来会是怎么样,我们都不知道,但是我们也不怕。

 

回去洛杉矶的时候,Karry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下一年715,我就回来。

 

 

3.十六岁

 

时间将少年稚嫩的线条勾勒得明朗,青涩的面容渐渐地变得成熟,在心底里的那一抹细微的情愫好像被岁月浇灌得早已生根发芽,懵懂的少年却始终不明白这种感觉因何而来。

 

Karry翻着手机里面马思远的自拍,每一张都无不洋溢着年轻的气息,感觉最近好像跟马思远的聊天少了许多,大概是因为他学习忙的缘故吧。

 

Karry一边晃着凳子一边看着手机,视线却飘到了窗外那一对正在拥吻的情侣身上。

 

真大胆啊,还在学校就这样子了。

 

不过也是,国外的教育并没有像国内这般的拘谨,很多事情都很开放。Karry想着想着,看着坐在旁边并不认识的金发女孩,随手拍了一张。

 

发送成功。

 

Karry将图片发给了马思远,一边坏笑着一边打字,“马思远,我交女朋友了。”

 

心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噗通噗通地加速跳动,好像在期待什么回复。

 

窗外不时有风吹了进来,掀起了karry薄薄的刘海,露出了形状姣好的眉毛,一双狭长的桃花眼越发的有神,干净的皮肤上没有一点儿印子。Karry用手托着脑袋盯着手机目不转睛。

 

等了很久很久马思远都没有回复,karry撇了撇嘴,有点无趣地收拾好书包准备回家。

 

在中国的山城,马思远这边,他看着karry发来的照片愣住了很久。

 

其实他在第一时间就看到karry 的信息了,照片里的女生安静的金色发丝垂在肩上,卷而长的眼睫毛底下一双蓝色的眼瞳看着下方,白皙的皮肤泛着好看的粉色。

 

真好看啊。

 

那是马思远的第一反应,徒然袭来的风吹散了他额前的头发,他的额头有微微的汗珠,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空气好闷。

 

马思远抬手用手指轻轻揉了揉太阳穴,舔了舔有点干燥的嘴唇,他看着窗外的书被苍淡日光斜拉出一道浅浅的阴影,夏天好像快到来到了。

 

他想了很久,终是没有回复karry的信息,将手机放进兜里就收拾东西回家了。

 

约定好的715在两个心怀着不同情愫的少年的期待中,终于来到了。

 

Karry耳机里面播放着愉悦的歌曲,心情也不禁好了起来,他和马思远约好在机场见面。

 

天空澄澈干净,不时有飞机的轰鸣声响起,karry眯着眼睛看着太阳光,又低头看了看手表的时间,想到一会就可以见到马思远,karry不禁露出一双可爱的小虎牙。

 

“傻笑什么呢?”马思远一来就看到karry低头看着手表一副痴汉笑,

 

Karry一抬头就看到马思远拉着行李箱站在自己面前,好久不见,马思远又长高了,肩膀好看的线条撑起了白衬衫,一条淡绿色的短裤衬着线条坚韧漂亮的小腿。

 

Karry笑弯了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好久不见啊,马思远。”

 

马思远指了指自己的行李箱,“我带好行李了,直接飞台湾,怎么样?”

 

Karry并没有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计划感到惊讶,他无所谓地怂了怂肩,“OK啊。”

 

然后眼底里闪过一丝狡黠,拉过马思远然后凑了上去,“在这以前……”

 

马思远被拉进了一个干净的怀抱里,karry又闻到了那个薄荷香气,“让我抱一下。”

 

Karry觉得脸有些发烫,他只是突然脑海里冒出这个想法,都还没有想好,身体就代替脑子做出了回答。

 

马思远反倒是很淡定,像是一个老朋友般拍了拍karry的肩膀,然后微微推开了karry,不带一丝慌乱。

 

Karry有点不知所措的抓了抓头发,眼神飘到了其他地方。

 

马思远拉起行李箱,向前走去,走了两步又回头看着愣在原地的karry,“不走吗?”

 

karry看着马思远那双漆黑的杏眼,慢慢咧开嘴角,拉着自己的行李跑了上前。

 

“走!”

 

夏日灼人的太阳肆无忌惮地散发它的光芒,空气中浮动着不知名的香气,不时有闷热的风吹过,天空大片的云朵缠绵交织。

 

阳光晒得两个少年的头发发烫,但仍不阻碍他们前进的脚步,稍高一点的那个少年不时露出两颗调皮的小虎牙,眼神全程注视着另外一个有一双好看杏眼的少年。

 

马思远和karry去了吃了很多台湾的特色小吃,karry全程男友力max(大雾),两个少年拎着一袋刚买的包子,

 

马思远口里咬着包子含糊不清地说,“karry我萌去游戏层吧。”干净的脸颊鼓了起来,一双灵动的眸子看着karry,

 

Karry干咳了一下,顺手揉了揉马思远的头毛,“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

 

然后拉过马思远手中的包子,牵起他的手腕,“人多不要走丢了。”转过头就走向游戏城的方向,只有马思远没有看到karry烧起来了的脸颊。

 

游戏城里都是些年轻人,色彩斑斓的灯光照射在两个人的身上,马思远看着人山人海的游戏城,嘟了嘟嘴,扯了一下karry的衣角,

 

手指指了指在角落的娃娃机,“我们去夹娃娃吧。”

 

Karry看着马思远眼睛里面快要溢出的星光,微微吸了一口气,“好。”

 

然而最后两人艰苦奋斗了一个小时,只夹到了两个娃娃,一个兔子,一个小老虎。

 

Karry迅速地拿走了小兔子,“我要这个!”

 

“欸为什么啊?”马思远看着手中的小老虎,跟karry的脸作比较,“明明你比较像小老虎。”

 

Karry眨了眨眼睛,勾起笑容,“没有为什么。”然后又拉过马思远的手臂,

 

“走啦!我们去吃荔枝冰。”那双狭长的桃花眼此时明亮得晃眼,笑容浅浅。

 

夏天最美好的事情应该就是能够与你一起,无论去哪里也好,听着蝉儿的叫声,看着阳光穿过树叶漏下的点点光斑,还有,牵着你的手。

 

穿过人海。

 

我们的,十六岁。

 

 

4.十七岁

 

马思远这一年要高考了,学习的压力一点一点地侵蚀着他的头脑,无趣乏味的死记硬背像机械一般反反复复,知识是记住了,但人却是空洞的。

 

马思远很久没有跟karry联系了,最后一条聊天记录停留在三个月前,他实在是太忙了。

 

初春的阳光不算明媚,带着寒意的风从窗户的缝隙吹了进来,窗外的树枝仍是一片光秃,马思远看向了窗外,揉了揉他有点发肿的太阳穴,

 

很累啊,但是不能停下来。

 

手机突然振动了起来,马思远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名字,karry

 

是多久没有看到这个名字了呢。

 

“喂?”马思远有点无力的问了一句。

 

“嗨马思远,你真够意思的,这么久都不联系我。”karry慵懒的声音有点儿活跃,马思远甚至能想象出电话那边的karry的表情。

 

“欸karry学长,你知不知道我快要高考了啊。”马思远垂了垂脑袋,虽然很累,但听到karry的声音好像能够缓和一些。

 

“知道啊。”karry顿了顿,“你也别太紧张啦,OK的。”

 

马思远许久没有回答,他看着自己最近出的成绩有些发呆,卷面上的红色交叉实在是耀眼。

 

“欸马思远,别那么沉默嘛。”karry微微提了一下声调,“我给你讲一下我们这边的事情。”karry转了一个话题想提高马思远的兴致。

 

“你知道吗?昨天有个交换生来到我们班了,是个俄罗斯妹子,班里的男生都疯狂了。”

 

马思远的眼睫毛微微颤抖了一下,“那你呢?”

 

Karry没心机的笑了笑,“我还好。”

 

“跟你女朋友比起来……”马思远没有说完话,好像是顿了一下,又好像在等karry接话。

 

Karry这才想起来自己说过有女朋友的这件事,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呃呃呃了半天,才胡乱地回答了一句,“差很远啦。”

 

马思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里有点儿不舒服,空气也突然变得闷热起来,马思远又揉了揉揉太阳穴,

 

“我有点事,我先挂了。”还没有等karry回复马思远就马上挂了电话,带着从未有过的仓促,和慌乱。

 

想什么呢,马思远握紧了笔,把手机放到一边,继续写起了习题,

 

心是乱的,有些怀疑了很久的事情,迟迟不敢确定。不过有时候也不是不敢确定,只是不敢面对,

 

一个17岁少年的心事,要如何去与人交谈呢。

 

在高考前一天,马思远收到了karry的信息,自从上次打过电话之后他们也很久没有联系了。

 

夏天终究是要来临,空气逐渐变得干燥而闷热,窗外的树枝早就抽出了绿叶,如今已经枝繁叶茂了,不时小鸟清脆的叫声划过树间,空气中的尘埃在强烈太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金色的光芒。

 

“马思远,明天就要考试了,我知道你很紧张,但是没有关系,一切都会好的,你相信你karry学长的话,哈哈,等高考结束,715的时候你来洛杉矶玩,我接你来。好好考,加油马思远。”

 

马思远看着这条语序语法有点问题的信息,看着那四个字“我接你来”,然后想象了一下karry打这条信息时候的表情。

 

眉头可能微蹙了一下,嘴唇是时而抿着,时而放松的,眼睛啊,应该是笑着的吧。

 

想到这里,马思远紧张了很久的表情终于放松了下来,一颗紧绷了很久的心脏终于得到放松,马思远看着看手表的时间,又看着天空大片浮动的白云,终于笑开了。

 

等我考完,就去找你。

 

马思远的耳机播着节奏欢快的旋律,心情也随着旋律一起荡漾,眉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愉悦。

 

“karry你在哪里呢。”马思远对着手机里面的那个人说,他站在洛杉矶的机场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熙熙攘攘。

 

一张张陌生的面孔,耳畔是陌生的语言,尽管听得懂,还是会觉得有点害怕。

 

“我在机场啊,你等等,我就来了。”karry顿了顿,马思远听得出那边声音很吵杂,“欸一年没来了,有点忘路了哈哈。”

 

一个奇怪的想法从马思远心里冒了出来,他甩了甩脑袋,“karry你在哪里?”

 

“机场啊。”

 

“什么机场?”马思远又问了一遍。

 

“重庆机场啊。”karry笑了一下,心里想着马思远还是这么啰嗦。

 

马思远心里几乎是崩溃了,果然他和这个人的默契值mix啊,抹了抹两条宽面条泪,马思远冷静地说,

 

“我在洛杉矶机场。”

 

17岁,带着些许苦涩和烦恼,可能会遇到很多从前没有遇到过的困难,会失望,想要放弃。可是没有关系,毕竟你才17岁,继续走吧,不回头的,继续走下去。

 

即便有那么多的无奈,但是不用害怕,我一直和你在一起。

 

我的17岁。

 

 

5.十八岁

 

岁月的年轮并没有因为谁而停了下来,它一直转动着,而少年们,逐渐被它勾勒出美好的模样来,尽管会怀念儿时,但是却不曾停下脚步,向着你和未来,奔跑起来,

 

马思远考上了他想要考的学校,他的梦想啊,是想成为一个优秀的作家。

 

马思远坐在学校的咖啡厅里面,拿着笔记本电脑在一边的角落码着文字,舒适的环境里面,他的灵感像雨后春笋一般。

 

在大学里面,时间安排变得自由许多,有空的时候他就会来这里,写一些小文章,也自得其乐。

 

一旁的一个女生注意了马思远很久,每天下午四点都会来这里,点上一杯摩卡,然后打开电脑,他看着屏幕的时候,有时会皱着眉头,有时眉眼会洋溢着愉悦的气息,笑容不算灿烂,但是很好看,皮肤是不同于一般男生的干净,最好看的应该是他的眼睛了,明亮的漆黑杏眼。

 

于是女生终于鼓起勇气跟马思远说话,她说她叫郑梓琦。

 

马思远初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笑了笑,心里想着邓紫棋。

 

没有了学习的压力,时间也过得飞快,在马思远敲下第十万字的小说时,在太阳的光线终于晒得头发发烫时,在空气中弥漫着西瓜的甜味时,两个少年心中期待的715就要来到了。

 

马思远收到了来自karry的一封信,里面是一张机票。

 

一张去日本的机票,日期是7月15日。

 

上面附着一张纸条,是karry写的巨丑的字,“庆祝马思远同学即将十八岁,跟我去日本玩吧。”然后后面还画上一个极度猥琐的表情。

 

“什么鬼。”马思远看着字扯了扯嘴唇,心情却是无比的愉悦。

 

窗外的风紧一阵疏一阵地吹着,可是空气依旧是闷热无比,马思远光洁的额头上透出一层薄薄的汗珠,他伸出手背擦了擦,然后放好机票,嘴角一直保持上扬。

 

真好啊,又能看到你啦。

 

Karry和马思远来到日本福冈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空气里不知为何萦绕着草木的清香,带着冷冽的清新。

 

“我以为你会选择去秋叶原那种动漫圣地的。”马思远看一眼与想象中不一样的景色,对着karry说。

 

“嗯哼本来想去的。”karry顿了顿,然后眸子一转,“但后来我发现了好地方。”他咧开了嘴,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走,哥带你去吃火锅,福冈的火锅特别好吃。”karry拉起马思远的行李,然后又拉起马思远的手腕,

 

两个装作十分镇定的少年颤抖着心跳向火锅店出发。

 

刚一进店,鸡汤的香气扑鼻而来,令人食指大动,karry找了两个靠边的位置,让老板来了一个招牌鸡肉火锅。

 

作为一个合格的吃货,马思远一手拿着一根筷子轻轻敲着桌子表示开心,眼睛里面是快要溢出来的星光,

 

Karry表示深深地受到了会心一击,虽然是面无表情兵长脸,但是他觉得自己的心跳更加快了,

 

沉默了很久很久,

 

“马思远。”karry轻轻开口,“我之前跟你说的……”

 

“我有女朋友,是骗你的。”karry小心翼翼地说完这句话,然后忏愧地看着马思远,

 

“欸?”马思远先是愣了一下,他突然感觉空气好像变得燥热起来,耳廓突然发烧,心跳噗通噗通跳得飞快,他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哦。”马思远飞快地调整好表情,冷静地说了一个字。

 

“啊?”karry蹙了一下眉头,“就这样?”

 

“不然呢?”马思远拿起了筷子夹起了一块鸡肉,“快吃吧,不要说话。”

 

日本的美食十分清淡养生,这鸡肉火锅以熬制了五个小时的鸡骨汤为汤底,加入新鲜鸡肉和时令蔬菜一起炖煮,不加任何香料。沾上一些橙醋放入口中,那鲜美绝对是原汁原味。

 

“好好吃。”马思远的眼睛弯成一道月亮,眸子里充斥着星辰。

 

Karry的目光锢在了马思远的眼睛里面,他笑了笑,

 

嗯,他也觉得很好吃。

 

马思远是奇怪为什么karry要来这种地方,经过周围来来往往的人潮,他总觉得有种奇怪的气氛在萦绕。

 

两个人站在著名的福冈塔瞭望台上,夜幕早就降临,搀着蓝色的夜空中零星布着星辰,烟花骤然盛开,如柔和的蓝绿色花瓣交织缠绵。

 

此时的马思远却是很安静,他想到了很多事情,他很喜欢现在的感觉。

 

Karry侧过头看着马思远的侧脸,他好像跟初次遇见没有多大变化而已,只是侧脸渐渐有了棱角,身高也变高了,除此以外,好像一切都没有变啊。

 

Karry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抿了抿嘴,告诉自己。

 

再等等吧,等到更加优秀的时候。

 

两个人站在瞭望台上看了很久烟火,期间基本都没有怎么说话,第一次这样安静地相处倒也觉得不差,

 

“karry,谢谢。”马思远突然冒了一句,“今晚的烟花很好看。”

 

岁月的年轮不曾因谁停了下来,我们不知道未来会是怎么样子,我们不知道我们会不会长成希望的样子,但是我不害怕,因为有你在。

 

走的时候两个人都选择性地无视了身后的几个大字,

 

恋人の聖地。

 

 

下戳这里

 

评论
热度(5)

白書蒼月

好好长大。

© 白書蒼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