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書蒼月

《长不高》【凯源/微甜/虐/病】下

上篇戳这里

4.长不高

 

跟马思远呆在一起总是会有一种表达不出来的窝心感,能够让人很放松。

 

像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亲弟弟一样,时不时会有种想要宠他的感觉。

 

很奇怪,但是自己好像并不抗拒。

 

马思远说要回学校了,可能很久才回来一次。

 

王俊凯笑笑道,那你租这个房子是来干嘛的啊,干脆住入我家得了。

 

马思远弯着眼睛,不说话,只是看着王俊凯。

 

空气中漂浮着细小的尘埃和淡淡的花香,混杂着衣服上干净的薄荷香气传到了王俊凯的鼻子,王俊凯眼眸染上温柔神色,手指一抬,揉上了马思远绒软的头发。

 

从手心传来的微痒触感很是舒服,马思远也没有抗拒,“那……你在学校要好好学习咯。”

 

马思远咧开嘴角,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点了点头。

 

好像也不是认识很久,但是现在做出摸头这样的动作好像两个人也不会觉得别扭。

 

“那……我先走了。”马思远指了指放在门口边的行李,

 

不知道为什么王俊凯有种想扑上去给马思远一个goodbye kiss的冲动,因为现在这种场景真的有种莫名其妙的暧昧。

 

事实上他并没有这么做,他自认为自己还是一个比较能控制自己的人。

 

看着马思远走下楼梯的身影,瘦削的肩膀撑起了干净的白色衬衫,指节漂亮的手指搭在的背包的带上,有根凌乱的呆毛调皮地翘了起来。

 

卷过来的风掀起了衬衫的衣角,少年回头看着已经关了门的王俊凯家。

 

眼眶有些泛红,抿唇注视着那个地方,灵气的眸子好像笼罩着一层薄薄的水汽,看不清神色。

 

马思远走下了楼梯,清晨的街巷有着淡淡的雾气,模模糊糊地看不清前面的路。地上也有些潮湿,踩在有着青苔的石板路上,马思远看了王俊凯楼上的家最后一眼,带着一丝稍纵即逝的悲伤,

 

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王俊凯再见到马思远的时候几乎过了半年了,这期间虽然也有通过电话聊过短信,可是再怎么着也不比见到真人来得要好。

 

每天只能通过手机听到马思远的声音,王俊凯简直就心痒死了,有一种莫名的思念在心头慢慢地洇开来,像墨似的传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马思远敲了敲王俊凯的门,王俊凯还在想是谁呢,一打开门,看到那双熟悉的杏眼,他简直就想扑上前。

 

事实上他真的这么做了,王俊凯搂住面前这个瘦削的身躯,温暖的手心触碰到马思远形状好看的蝴蝶骨,从少年身上传来的淡淡洗衣液味道格外好闻。

 

“好久不见啊马思远。”王俊凯感觉到怀里这个人好像一点也没有变。

 

王俊凯松开马思远,盯着他浑身上下看了一遍,“诶马思远,你怎么一点都没有长高啊,你凯哥虽然都成年了,但也长了3厘米啊。”

 

王俊凯用手在马思远脑袋上比着,感觉身高差比之前多了一点。

 

马思远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王俊凯,水灵的眸子里似乎带着不可言喻的无奈。

 

“来,凯哥带你去买牛奶。”王俊凯揉了揉马思远的头发,试图将一根翘起的呆毛压下去。

 

马思远抿了抿嘴,声音里面好像带了一点难过和隐忍,“嗯。”

 

王俊凯当作是可能马思远不喜欢别人说他长不高所以有点不开心,也没有多想,就跟马思远走了下楼。

 

傍晚的街巷带着丝丝凉意,隐约有几只麻雀从屋檐扑棱着翅膀飞过,树叶被风吹得簌簌作响,空气中浮动着细小的尘埃。

 

此时的街道并没有很多人,本来这个地方就有些偏僻,在傍晚人烟就更加稀少,只是偶尔会有人经过。

 

“在学校累吗?”王俊凯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宁静。

 

马思远低头看了一下地面,然后抬头看着王俊凯,那双杏眼明亮得像黑夜里面的星辰,然后弯成一道月亮,“不累。”

 

王俊凯那种奇怪感觉又来了,好像以前也有这样跟马思远一起走在街道的感觉,很熟悉,但是说不上是在哪,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王俊凯和马思远走进了便利店,王俊凯记得牛奶放在哪,就径直地走到买牛奶的区域。

 

“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便利店的小妹对王俊凯说,

 

“不用了谢谢。”王俊凯礼貌性一笑,对着货物架挑了起来。

 

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王俊凯往后一看,马思远不知道去了哪?

 

王俊凯微蹙了眉头,四周看着,“去哪了?”

 

最后发现马思远站在便利店外隔着玻璃橱窗看着自己,眼神里有些奇怪。

 

王俊凯随便拿了几盒牛奶付了帐赶紧走出了便利店。

 

风紧一阵疏一阵地吹着,吹起了马思远的卫衣衣角,路灯被点亮了,带着暖黄的光芒洒在马思远的身上。

 

“你什么时候出来的啊。”王俊凯觉得莫名其妙。

 

马思远揉了揉鼻子,皱了皱眉头,“里面好闷,所以我出来了。”微嘟着嘴巴的样子有点可爱。

 

王俊凯将袋子在马思远面前拎了拎,“买完了,我们回去吧。”

 

马思远点了点头,然后拿起了袋子的一边,王俊凯扯了扯表示他自己一个人可以拿,“不重。”

 

马思远眼睛眨了眨,“一起拿吧。”眸子里充斥着星辰。

 

王俊凯慢慢咧开了两颗温柔的虎牙,“好。”

 

两人的影子被暖黄的路灯拉得细长,映在凹凸不平的青石板路上,别有一盘温馨的感觉。

 

王俊凯莫名的心情很好。

 

“回去记得一定要每天都喝牛奶,喝完了再买。”

 

“好。”

 

“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一定不能挑食。”

 

“嗯。”

 

“即使是快高考了,晚上也不要熬夜挑灯。”

 

“嗯。”

 

“天气变化不定,要注意好身体。”

 

“好。”

 

王俊凯觉得现在的感觉好像在跟自己的弟弟讲话一样,跟他讲要注意这个注意那个。

 

王俊凯停了下来,看向马思远,在昏暗的灯光里面,只看到眼眸里的温柔似水。

 

“你下次什么时候回来。”

 

马思远眼神飘了到别的地方,然后又看向王俊凯的眼睛,“不确定。”

 

“有时间会回来的。”气氛中好像有着一股莫名其妙的粉红气泡,暧昧而有着一丝丝甜意。

 

“不是。”王俊凯顿了顿,“好好学习,反正也还有半年,等下你考上我们学校……”王俊凯莫名觉得空气有些燥热,“就可以天天见了。”

 

徒然袭来的风吹散了马思远的刘海,他浅笑吟吟,杏眼灵动,“好。”

 

两人没有再说话,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一起走了回家。

 

马思远低着脑袋,眼睛里面晕染着一层薄薄的水汽,模糊了视线。

 

如果是真的,那该多好啊。

 

5.王源

 

王俊凯有一个亲弟弟,叫王源。

 

一双明亮的杏眼好像黑夜里面的星辰,动人而单纯,比王俊凯小了一年,浑身上下带着孩子的婴儿肥,干净的面容常挂着温熙的笑容,一排整齐的大白牙很是好看。

 

小时候两个人都很皮,到处翻墙跑到别人的院子里面捣乱,王俊凯作为一个哥哥不但没有作典范,而且还带着王源到处浪。

 

夏天的阳光强烈而空气闷热,让人喘不过气来,偶尔吹来的夏风,伴随着声声不止的蝉鸣,天蓝色的晴空浮动着大朵大朵白云,缠绵悱恻的交织在一起。

 

王源啃着手中的冰棒,被热气融化了的冰棒水顺着王源的手流了下来,

 

王俊凯作为一个有源则的处女座,狠狠地皱了皱眉头,拿出口袋里面的手帕,粗暴地擦掉王源手上的冰棒水。

 

“吃个东西这么脏。”

 

王源嘟了嘟表示不满,然后又啃着冰棒,结果这一次噌到了脸上。

 

“诶,哥。”王源叫了一声。

 

王俊凯一看,肉嘟嘟的脸上沾上了透明色的水痕。

 

“啧,你这家伙。”王俊凯这一次并没有粗暴地擦掉,而是将手帕叠了叠,用干净的那一面,轻轻地擦掉王源脸上的冰棒水。

 

轻柔而缓慢。

 

擦完之后狠狠地揉了王源的头发,“能不能小心点。”

 

王源睫毛卷长,稚气未脱的葡萄眼一弯,“是的凯哥。”

 

王俊凯听到王源这样叫他,忍不住扑哧一笑,咧开了两颗洁白的虎牙,“傻子。”

 

有飞机飞过,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声音,然后在天蓝的天空上面留下一道白色长痕,阳光让人睁不开眼睛来。

 

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他们父母为了让这两个熊孩子能够安静一点,就让他们俩学一件乐器,

 

王源从小对钢琴就有浓厚的兴趣,他说白白的钢琴键好像果冻一样,看起来很好吃。

 

王俊凯选择了吉他,原因是觉得弹吉他太帅了,太符合他这个中二少年的设定了。

 

少年总是好动的,对于这种需要长时间的耐心坐在那的联系总是不耐烦。

 

王源趴在钢琴上,“哥,不想练琴,只想吃烤肠。”

 

王俊凯其实也不想练了,但是妈妈跟他说过,作为一个哥哥一定要给弟弟做个好的示范,不能带坏弟弟。

 

王俊凯抿了抿嘴,“再练一会,乖。”王俊凯看着王源可怜巴巴的眼神实在不忍,“等下带你去买烤肠。”

 

小孩子学东西一开始总是会容易不耐烦,但当他慢慢地喜欢上之后,学起来都会主动许多了。

 

两个小孩都是聪明的人,学习能力很强。

 

在初中的时候,王源就能够弹得一手好钢琴,钢琴声如行云流水,干净而又有跌宕起伏,配合上王俊凯的吉他声,好像两个相辅相成的声音,相互交融又保持自己的特色。

 

王源的歌声像一个清凉的薄荷糖,干净而透彻,带着些细腻的甜意,

 

王俊凯的歌声像一把低沉的贝司,充满磁性而又不失柔和。

 

“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  

你会发现你会讶异  

你是我最压抑  

最深处的秘密  

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  

你会鼻酸你会流泪  

只要你能听到我  

看到我的全心全意。”

 

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我们一起合唱,你弹着钢琴,我弹着吉他。你在那笑,而我看着你笑。

 

“哥,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的梦想是站在很大的舞台唱歌给别人听。”王俊凯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真挚认真,看着窗外的树叶,一双狭长的桃花眼里面充斥着对于未来的向往。

 

王源看着王俊凯,逐渐清秀的面容已经没有了儿时的那种肉感,取而代之的是开始明朗的下颌,和立体起来的五官,

 

王源微眯着眼睛,“我也是。”

 

“我的梦想是你和一起站在很大的舞台。”

 

两人默契的对视,然后都扬起了嘴角,带着对于未来的向往。

 

那时候我们都那么天真,无所畏惧。你说想去的地方,我也很想和你去看看,在无限的广阔里,在四季的缝隙里,在城市的黄昏里,在歌曲的间奏里,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地方,只想和你一起,一起去最最美好的远方。

 

你想去的地方,就是我的方向。

 

王俊凯记得他初三的那个夏天,他跟王源去河边游泳。

 

明明天气是那么的好,风也温柔地让人惬意,树上的蝉鸣也如往常一样喋喋不休,明明一切都是一如往昔。

 

他们俩有天生的心脏病,王俊凯怎么也没有想到,王源会游那么远,他看到王源拍打着水面就知道不好了。

 

王源游着游着脚抽筋,无论怎么也恢复不过来,慌乱中让他呛进了水,呼吸困难,肺疼得难受。

 

王俊凯赶紧游了过去,本想从王源背后将他圈住让他镇定下来,奈何不小心两人一起沉入了更深的水底。

 

王俊凯努力地将王源拉了上来,他能够感觉到从心脏传来的强烈痛楚,医生很多次告诉他们不能够太过剧烈的运动。

 

在王俊凯觉得自己快撑不下去的时候,终于将王源拉了上岸,然后两个人倒在了岸边。

 

最后他们都被送进了医院,一直跟他们的主治医生都快疯了,一直在说怎么能这么不注意身体。

 

一个因为溺水导致的心肌缺氧,诱发心脏病复发。

 

一个因为激烈运动导致的心率失常,引发心脏病复发。

 

很危险,非常危险。

 

因为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间,王俊凯和王源上岸之后五分钟之后才被人发现。

 

突发心脏病的最佳抢救黄金时间是四分钟。

 

王源身体本来就比王俊凯弱,送到医院的时候脉搏已经很弱了。

 

送进手术室的时候,他们父母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待着,妈妈也因为伤心而屡屡下泪。

 

医院的走廊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还有带着一股冰冷的窒息感。

 

前所未有的恐惧从王妈的心里传来,尽管这样的事情发生过挺多次了,但是这一次,她的心里完全没底。

 

她的手在颤抖着,心脏跳得慌乱,看到王爸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痛苦地抱着了头。

 

他们俩都有种预感,这一次的情况不太好。

 

这两个孩子在出生的时候就被检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一直以来,他们都很注意不让王俊凯和王源做激烈运动,本来他们这次游泳只是去河边玩玩水,怎么会想到发生了这种事情。

 

经过了漫长而痛苦的等待,手术室的灯终于暗了下来。

 

首先是王俊凯被推了出来,医生对王妈说,幸好王俊凯的身体还算比较好,经过抢救终于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王妈微微松了一口气,接着王源也被推了出来。

 

但是她发现自己的心脏跳动得异常强烈,在看到医生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都快要晕过去了,医生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惋惜。

 

“对不起,送来的时候脉搏已经很弱了。我们已经做了四次心脏电击,很抱歉,这么小的一个孩子。”

 

王妈几乎是晕了过去,眼角带着一条长长的泪痕。

 

等到王俊凯醒过来的时候,才被告知王源已经抢救无效去世了。

 

当时他是一种什么心情呢,像是脑子一下子空白掉,连悲伤都还没有来得及,就愣在那,很久很久不说话,

 

“骗人的吧。”怎么可能呢,明明前几天才见到的一个人,怎么这样就死掉了呢。

 

但是从父母亲悲伤而通红的眼睛他看出来,这不可能是假的。

 

好像前段时间才和王源比过身高,说他又长不高了,那时候王源还气哄哄地跟他说,小心到时候高过自己不要哭。

 

好像前段时间才和王源去那个想去很久的游乐园,那时候王源还一口气吃了很多棉花糖和爆米花,王源还说下一年还要来。

 

好像前段时间才和王源合奏过那首要比赛的曲子,王源的声音变声过更加清澈了,他说一定可以拿名次的。

 

好像前段时间才和王源一起做了顿饭给爸爸妈妈吃,王源的万年拿手菜土豆丝煎饼还是没有做成功,还差点切到了手指。

 

好像,好像,没有多久之前的事情啊。

 

王俊凯愣在那里,一大段回忆汹涌而来,终究模糊了他的视线,一行眼泪从眼角无声地滑落。

 

他捂着眼睛,睫毛悲伤地颤抖着,轻声地发出泣鸣,“如果我不带他去游泳就好了。”

 

“都怪我。”

 

他害死了他最最喜欢的王源。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王俊凯都活在自责内疚当中,不吃不喝,坐在病房看着窗外发呆就是一整天,人都瘦了一大圈。

 

等到回到家的时候,王俊凯看到那部放在王源房间的钢琴,走了上前。

 

好像能够听到王源对他说,“哥哥我不想练了。”

 

好像能听到王源流水般的钢琴声。

 

王俊凯趴在钢琴上,像王源一样,眼泪控制不住的落下,一颗又一颗,砸在钢琴键上,无声无息。

 

在王俊凯长达一年里,整个人好像换了一种性格一样,不喜欢说话,性格也暴躁了很多,不许别人进去王源的房间,在他房间一呆就是一整天。

 

在王俊凯说出那句,“怎么王源还没有放学?”的时候,他父母带他去了一个催眠疗师的家。

 

这个医生是王爸大学时候的朋友,专攻催眠疗法,在这方面有着挺高的造诣。

 

一开始他不愿意这么做,作为一个催眠师,删除记忆是禁忌。

 

后来他看到王俊凯这样的情况之后,还是答应了。

 

“如果采取催眠遗忘的策略,即把所有的痛苦都压制进潜意识。当事人就会不时感到莫名其妙的悲伤、愤懑,这种迷雾般没有方向感的痛苦,比有明确原因的痛苦更加让人难以忍受!更何况,强制隐藏到潜意识里的痛苦事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发酵、壮大,当再次遇到强烈刺激性事件之后,隐藏潜意识里的痛苦就会集中爆发出来,其势头之迅猛,极有可能导致人的心理全面崩溃。”

 

王俊凯最后还是忘掉了这件事,忘掉了王源。

 

6.查无此人

 

王俊凯收到了来自公司的邮件,都投了半年才回,到底是被沉得有多深?

 

王俊凯有点忿忿不满地打开邮件,“歌写的挺好,吉他也不错,但是说好的钢琴加吉他为什么我没有听到钢琴,你不要糊我啊王俊凯同学。”

 

“什么意思。”王俊凯疑惑地微蹙眉头。

 

王俊凯坐在电脑前,思考着公司回的邮件,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听到门口外好像有些搬搬抬抬的声音,以为是马思远回来了,一个兴奋地跃起走到了门关处开门。

 

看到的却是房东阿姨和另外一些搬家公司的人。

 

“阿姨,怎么了?”王俊凯疑惑道,

 

房东阿姨笑了笑,“有人要搬进来。”

 

“那原来住这里的那个男生呢?”

 

“哪里有住过男生啊?”

 

“就半年前搬来的啊,白白净净的少年。”

 

房东阿姨眼神一变,拉过王俊凯小声地说,“你不要乱说话,这房子空了两年多了,你不要乱说话。”

 

她怕要搬进来的人听到王俊凯这么说,认为这里有不干净的东西就不住了。

 

然后对搬家公司的人笑了笑,“你们继续搬进去吧,对,放在那里就可以了。”

 

留下一脸疑惑的王俊凯,他在想,是不是马思远不经常在这里住所以房东阿姨想多赚一笔。

 

诶马思远的东西还在里面呢。

 

王俊凯不管房东阿姨的阻拦,走进了马思远家。

 

一进去他就愣住了,里面什么都没有,一件家具都没有,只是一件置空的房子,地板上有着厚厚的灰尘,绝对是一两年积累下来的。

 

“都跟你说了,你不要妨碍着我租房子好吗?”房东阿姨拉着王俊凯。

 

本来他是想进来如果看到马思远的东西,就可以跟房东阿姨对质一下,说这里有人住的,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让他哑口无言。

 

王俊凯觉得,似乎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被他忘记了,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可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

 

王俊凯回家了一趟,他自己也觉得奇怪,马思远的事情在自己的家怎么会找到线索呢,但是直觉告诉他似乎这里有他要寻找的东西。

 

家里没有人,父母都还没有回来。

 

好像很久都没有回来了,偌大的房子没有一丁点声响,一切都安安静静,门窗都关了起来,房子里面有点闷。

 

王俊凯走上了天台,室外的空气比里面要好很多,带着些凉意的空气让王俊凯的头脑稍微清晰一点。

 

站在天台上面能够看到很远的地方,高高低低的房子坐落不齐,在大片云朵的笼罩下,阳光变得温和。

 

王俊凯突然在一面白墙上发现两道密密麻麻的短横线,一排蓝色,一排绿色。

 

“诶?”印象中他没有画过上去啊,王俊凯走了上前。

 

发现这两排短横线旁边写着不同的日期,最高的停止在两年前,还唧唧歪歪的写着,“我一定要超过哥哥。”

 

很明显,这是划身高的,小孩子记录着自己不同时间的身高。

 

蓝色那排写的竟然是自己的名字,而旁边绿色画到自己下巴的地方就没有了,旁边写着两个字。

 

王源。

 

王俊凯的脑子轰然间就空白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席卷而来,好像有着一股火焰从他的内脏直冲至脑部,

 

脑海里的思绪瞬间模糊一片,一股强烈的难受和痛苦扼住了他的呼吸,像吃鱼的时候不小心卡了鱼骨,难受梗在喉咙,发不出声音。

 

他手指颤抖着捂着嘴巴,眼睛莫名就氤氲满了水汽,脑子里回放着他和王源小时候一起的回忆。

 

“王源……”王俊凯哽咽着出声,无论再怎么忘记,他怎么可能会忘记王源的名字。

 

他想起来了,王源在两年前的意外已经去世了。

 

他想起来了,他最亲爱的王源已经不在了。

 

他想起来了,马思远之所以会觉得熟悉,是因为他有着跟王源一模一样的脸。

 

再次遇见你,很抱歉,竟然没有认出你。

 

王俊凯捂着眼睛,一颗眼泪砸了下来,砸到了干净的水泥地上,无声无息。

 

王俊凯疯狂地找着马思远,但是无论怎么找,打手机没有人接。王俊凯甚至跑去了他的学校,但是门卫竟然告诉自己,他们学校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他看着门卫在电脑搜索着马思远的名字,然后出现“查无此人”的时候,简直就要疯掉了。

 

他站在学校的门口,不知所措。

 

天色慢慢地暗了下来,世界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远处的房屋开始逐渐地透出星星点点的灯火,在暗淡的夜色中发出微茫的光芒,有烟囱飘出黑色的尘埃,染黑了一片天空。

 

王俊凯心灰意冷地走到街角的公园,坐在一张长椅上。路灯开了,发出昏黄的灯光,洒在王俊凯的身上。

 

夜色侵袭而来,空气中的温度有点下降,凉薄的风吹进了王俊凯的颈项,刺激着他每一个毛孔。一切都是雾蒙蒙的色调,看不清前面的路。

 

王俊凯捂着额头,这一次,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一刻,他强烈地想看到马思远。

 

7.马思远

 

王俊凯在街角公园的长椅上坐了一个晚上,到了深夜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手麻木得没有知觉。

 

后来才缓慢地发现,原来是太冷了。

 

这一晚他想了很久很久,他怪自己,怪自己将王源忘记了。

 

他怪自己,把马思远弄丢了,如果能够在初次见面的时候认出马思远该多好。

 

他怪自己,怪自己的无能为力,明明有着强烈的念头,却没有能力去做。

 

“马思远,你在哪里啊……”王俊凯低头看地,喃喃自语道。

 

可是并没有人回答他,带着寒意的风慢慢弱了下来,天色开始干净起来。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太阳一点一点而升起,带着暖意一点一点地回归这片大地。

 

王俊凯感觉有一双微暖的手抚上了自己的头发,抬头一看。

 

一双漆黑的眸子注视着自己,徒然吹来的风吹起来眼前少年的刘海,清秀的面容上带着丝丝疲惫,但是依旧不变的是那干净的笑容。

 

“怎么了。”少年缓缓开口,带着点鼻音的薄荷音轻轻拂过王俊凯的耳畔。

 

王俊凯眼角有些泛红,看着马思远不出声,沉默了片刻。

 

搂住了眼前的人,从怀里传来的温暖感觉让他觉得自己慢慢有了温度。

 

“马思远,我该怎么办啊。”

 

少年呼吸均匀,眼睛满含令人安心的清澈,“你要不要跟我去一个地方。”

 

王俊凯松开马思远,狭长的桃花眼微眯表示疑惑。

 

马思远拉上王俊凯的手臂,嗓音清澈而语气甜腻,“跟我来吧,王同学。”

 

王俊凯看着马思远拉着自己,好像小时候王源拉着自己说,哥哥,你跟我来,我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

 

他们像小时候那样,一起穿过小巷,一起穿过人潮熙攘的街道,树叶被风吹得簌簌作响,偶尔有一两只麻雀飞过,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

 

马思远最后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那是王俊凯家后面的树林里的。

 

少年弯下身子捡了一根树枝和一块石头,递了给王俊凯,“来,挖点东西。”

 

然后马思远走到大树下,用步子一步一步地量着距离,然后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

 

“你过来。”马思远向王俊凯挥了挥手,指了指脚下的泥土,“你把这里挖开好吗?”

 

王俊凯点点头,泥土不是很结实,不用几下就可以挖得挺深了,

 

王俊凯看到了一个覆满铁锈的盒子,树枝和石头一下又一下地挖着,终于将那个盒子四周挖出了一道细细的沟。

 

王俊凯将盒子拿了上来,“打开它吧。”马思远说。

 

盒子盖得挺结实的,但是只是普通的铁盒,并没有锁,王俊凯有点费劲地用了点力气,打开了铁盒。

 

里面放着许多色彩鲜艳的玩具,小小的迪迦模型,还有贴纸,这些是王俊凯儿童时代的玩具。

 

还有两封有些泛黄的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王俊凯和王源。

 

打开王俊凯的信,字真的不敢恭维,丑的不行。

 

上面写着,“希望我能够变成很优秀的人,和王源一起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王俊凯胸口像堵了一块石头,闷得慌。

 

“把这封也看了吧。”马思远指了指另外一封信。

 

王俊凯手指有点颤抖地打开了信,跟自己不同的是,王源的字虽然写得也不好,但是却很认真地一笔一划写着。

 

“希望哥哥能够成为很厉害的人,站在很大的舞台上面唱歌,成为很多人喜欢的人。希望我能快点长高,也想像哥哥那么高,那就可以跟哥哥一起站在大大的舞台上面。大树爷爷,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啊,最喜欢最喜欢我的哥哥了。”

 

王俊凯终是忍不住,鼻子一酸,眼睛里充满了水汽,模糊了眼前的视线。

 

“马思远,你是王源吗?”王俊凯看着眼前的人,

 

马思远不说话,眼睛里面也泛着透明的泪光,但却笑着,眼睛完成一道月亮。

 

王俊凯将眼前的人用力地搂了进怀,“我一直在想,如果那时候没有带你去游泳该多好,那样你就不会出事了,每次我想到那么多以前的事情,想到要跟你去的地方,但是你却不在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马思远带着鼻音的声音缓缓开口,“没有人怪你,真的。”

 

“无论怎么样,你一定要好好地走下去,带着你的梦想,一直走下去。你一定可以站在最大的舞台上面唱着自己的歌。”

 

“我要走了。”

 

王俊凯看着眼前的人,那么真实的存在,却在那瞬间让他觉得虚无飘渺,好像抓不住的空气。

 

空气中浮动中若有若无的青草香气,很是好闻,夹杂着淡淡的花香气息飘进了王俊凯的鼻子。

 

马思远晶亮的眸子一眨,泛着明亮的泪光,“你要好好的。”

 

“再见。”马思远深呼吸了一口气,

 

“哥哥。”

 

太阳终于挂在了天蓝色的苍穹上,发出明媚的光芒,透过树叶的罅隙在青色的草地上漏下星星点点的斑驳印记。

 

与其怀念,不如继续向前走,到达你想要去的远方。

 

照顾好自己,爱自己才能爱好别人,忘掉那些压抑,痛苦,忧伤,才能够在心里腾出温暖的房间,让重要的人住进去,

 

我们曾经都有过伤痛,无可奈何和无能为力,但是我们依然心怀初心,心存梦想,在无数次跌倒受伤之后,一定可以看到最美丽的太阳。

 

王俊凯再也没有见过马思远,抑或说是王源,关于那段与马思远的回忆,无论是幻觉还是别的,他都无所谓了。他相信马思远说过的话,他会好好照顾自己,即使依旧怀念王源,但他决定将他放在心里很重要的位置,永远怀念,没有人能取代他在王俊凯的心上。

 

带着和他说过话的话,说过的梦想。那个流星般划过他生命的少年,人们愚蠢鲁莽而他纤细善良。雨过天晴,终要好天气。

 

他开始觉得这个世界无比美好,天晴时满树花开,雨天一湖涟漪,阳光卷席城市,微风穿越指间,入夜每个电台播放的钢琴曲,沿途每条街道铺开的影子,夏天的甜腻冰棒滋味,烧糊的饭菜味道,全都是你不经意写的一字一句,留给我年复一年的朗读。

 

这个世界是你的遗嘱,而我是你唯一的遗物。

 

在未来的未来,我一定能够,如你说的那般,站在最大的舞台上面,和你一起。

 

你在我心里。

 

 

 

 

 

 

写在后面:

其实写这篇文写了蛮久的,起在大纲上的有的内容都没有写进去。

 

关于马思远是幻觉还是……鬼,这里没有一个大抵的说法,看你怎么想吧。

 

最后有小部分文字参用了张嘉佳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因为我觉得放在这里很适合,在此特地说明一下。

 

小说只是小说,岁月情长,竹马终会成双。

 

谢谢收看。

 

 

评论(1)
热度(13)

白書蒼月

好好长大。

© 白書蒼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