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書蒼月

《长不高》【凯源/微甜/虐/病】上

《长不高》【凯源/微甜/虐/病】

 

马思远 × 王俊凯

 

梗来自于《没关系,是爱情啊》

 

 

这里是上篇

 

  1. 初次见面,多多关照

 

王俊凯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回到了小学,自己还是个小土豆的时候。穿着淡蓝色的水手服,宽松的校服裤在这个炎热的夏天倒也没有贴着皮肤。

 

带着婴儿肥的手腕上戴着一块白色的手表,反复盯看着时间在等着那个小笨蛋放学。

 

“哥哥!”一声稚嫩的声音从耳畔传来,扭头一看。小小少年和自己穿着一样的校服,但是明显感觉到校服大了一圈。

 

小小少年皮肤白皙,脸上带着可爱的婴儿肥,一双漆黑的眼眸似乎充斥着星辰,非常好看。在炽热的阳光下,少年笑开了来,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很是耀眼。

 

“走吧。”他说,然后牵上那个少年的手,肉嘟嘟的真的很好摸。

 

他看到了校门口的那个卖烤肠的老爷爷,在意料之中听到旁边的那个少年说了句,“哥哥,我要吃烤肠。”

 

脊背笔挺的他侧身,从口袋里掏出一些零钱,走了上前跟老爷爷买了一根烤肠。

 

“呐,给你。”老爷爷眼角弯弯,笑得很慈祥。

 

他将手中的烤肠递了个旁边的少年,少年比自己低了半个头,然后咧开了嘴角,笑容灼灼,“谢谢哥哥。”

 

他一直觉得少年笑起来很甜,看他笑得这般好看,自己两颗可爱的小虎牙不禁着凉,狭长的桃花眼似乎荡漾得像湖水般温柔。

 

“走吧,我们回家,妈妈在等着你。”他浅笑吟吟地看着他,

 

少年晶亮的眼睛转了转,“嗯!”稚嫩的奶音很好听。

 

夏天的风总是很闷热,知了在树上叫个不停,阳光顺着树叶枝丫的罅隙依稀漏下,洒在他和少年的头上,他看着少年绒软漆黑的头发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

 

“要快点长高才行啊。”

 

那个时候,他还记得少年咬着烤肠口齿不清地跟他说,眉眼间是装出来的愠怒。

 

“那当然,我一定会超过你的!”少年眼睛明亮,稚气未脱的嗓音顺着并不强烈的夏风飘进他的耳朵里。

 

也不记得后来是怎样了,王俊凯在混混沌沌的意识中醒了过来,然后困意再度汹涌,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微熹的晨光透过并不厚重的窗帘透了过来,一点一点地刺激着王俊凯的眼皮,王俊凯看了看手机,

 

今天是星期六,还好不用上课。

 

王俊凯微微地伸了个懒腰,低垂着狭长的眼帘,回想着昨晚发了那个梦,情节已经不是很记得了,明明但是醒过来的时候记得的。

 

还有那个叫自己哥哥的少年,他的样子也不是很记得了,不过倒有一种认识了很久的感觉。

 

王俊凯没有多想,反正也不过是个梦而已,他走了下床准备去洗漱。

 

王俊凯今年十九岁,就读于B市的一所音乐学院,写的曲子不差但是总被老师说没有内涵没有想法,

 

王俊凯是知道的,但是总是感觉下不去笔,一说起音乐就有股莫名的难过,但是却怎么也离不开音乐。

 

在十八岁那年从家里搬出来了,住到了离学校更近的一所小公寓里面,他挑了个最顶层,这样比较安静些,也不用受楼道来来往往的人声吵扰。

 

在自己家对面的也有一间房子,但是听房东说已经两年没有人住了,因为顶楼高的原因。

 

王俊凯坐在窗边的椅子旁,微风拂动淡蓝色的窗帘,不冷不热的风微微吹起他额前的头发,他不禁惬意地微眯着眼睛,

 

相比之前还有些稚嫩的轮廓已经不一样,渐渐明朗起来的棱角,流畅漂亮的下颌线,干净妥帖的黑色发丝修剪得利落,手臂已有了些肌肉,撑起了他线条漂亮的肩膀,有些贴身的牛仔裤衬着他线条笔挺而坚韧的腿。

 

在这个安静的环境下,似乎能够听到门外传来一点零星搬东西的声音,

 

王俊凯微微蹙眉,这一层不是只有他住吗?再说楼上也没有天台。

 

王俊凯透过猫眼看到对门似乎有人站着,打开门一看。

 

一个比自己大概要矮一个头的少年背对着自己,艰难地将手中的东西放下,白皙修长的手指被勒出一道道红色的痕迹。

 

听到后面有声响,少年转了头过来。

 

少年有点儿惊讶,微微怔了片刻,眼睛一弯,漆黑的眸子里似乎有着星光,然后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白色衬衫上整整齐齐地打了个领带,透过衬衫也能让人感觉到他很瘦,宽松的黑色校裤干干净净,没有沾上一点儿灰尘。

 

“你好,我是新搬来这里的。”

 

王俊凯有点儿看了入神,呃呃呃了几句才说道,“我是你的新邻居。”他看着少年身旁的两个行李箱和一个大的纸皮箱,

 

“你一个人搬上来的啊?”王俊凯看着他有些瘦削的手臂微微蹙了眉头。

 

少年眼睛弯弯,“反正也不是很多东西,一个人就可以了。”

 

“那……如果你以后有什么事情要帮忙的话,可以来找我。”

 

“好。初次见面,多多关照,我叫马思远。”少年微微弯了一下身体表示礼貌,漆黑的眸子里面闪烁着星光。

 

“……我叫王俊凯。”一定是天气的问题,王俊凯莫名觉得有微微燥热的风从自己的耳畔拂过,这个少年笑起来真甜啊。这是他心里唯一的想法。

 

“我帮你把东西搬进去吧。”王俊凯看着马思远的行李说道。

 

“呃……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了。”马思远抿了抿嘴。

 

觉得可能这个新邻居不喜欢别人动他的东西,王俊凯心领神会的嗯了一句,然后说,“那我先进去了。”王俊凯指了指自己的家,“有事就找我。”

 

“好。”马思远点了点头,咧开了嘴角,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王俊凯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好像哪里见过马思远的感觉。

 

王俊凯关了门,踱步回到自己的房间。

 

尽管还是初夏的晚上,晚风拂起天蓝色的窗帘,带着些微凉的风吹起王俊凯额前细碎的刘海。

 

“马思远。”王俊凯微微嘟哝,哪里见过他呢?

 

才在书桌下没有坐下来多久,王俊凯听到轻轻的敲门声。

 

王俊凯拖着人字拖走到了门关,一打开内门,透过铁门就看到那张好看的脸。

 

“马思远?”王俊凯把铁门打开,让马思远走进来,“怎么了?”

 

“呃……那个……”马思远吧咂巴咂眨了一下眼睛,“那个房东阿姨说要明天才能给钥匙我,但是今天我没有地方可以去……”马思远漆黑的瞳孔里染上一丝腼腆。

 

“噢这样啊,没事,你今天来我这。”王俊凯桃花眼一眯,咧开了两颗虎牙。

 

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就对这个少年有好感,呃呃呃不是那一种好感,只是普通朋友的那种好感。王俊凯心里这么想着。

 

2.钢琴与吉他的碰撞

 

客厅有一扇落地窗,透过落地窗能看到远处星星点点的夜景,漆黑的夜幕笼罩着整个城市,整个天空没有一颗星星。

 

马思远坐在王俊凯家的沙发上有些不好意思,一直用手指搅着卫衣上的绑带。

 

王俊凯端来一杯温热的茶,放在马思远面前,咧开了虎牙,“不用不好意思啦。”

 

“你今年多少岁了。”王俊凯看了一眼马思远头上翘起的一根呆毛,忍住了想揉平的冲动。

 

“18岁了。”马思远端起茶水说道。

 

啊比我小一年而已嘛,“我比你大一年而已啦,所以不用那么客气了啦。”王俊凯拍了拍马思远的肩膀。

 

马思远感受到从肩膀传来的触感,然后看向王俊凯,那双杏眼一弯,带着愉悦的星光,“好!”

 

“诶你上大学了吗?”王俊凯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还没呢,下一年考。”马思远想了想,然后咧开嘴角,“想考B市的那间音乐学院。”

 

王俊凯有点儿惊讶的微张开了嘴巴,“这么巧?我在那里上学啊。”

 

“诶?真的啊!”马思远有点儿兴奋地眨了眨眼睛。

 

王俊凯浅笑吟吟地看着他,微微点了个头,总觉得马思远身上有种自己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人感觉很舒服。

 

“呃对了,我有写曲子,反正你也准备考,来帮我听听给点意见。”王俊凯站了起来,走回自己的房间。

 

王俊凯拿起角落的一把吉他,看向马思远,一对温柔的虎牙着凉,“过来啊。”

 

王俊凯低头扫弦听了一下,确定琴的音是对的之后。

 

看向了马思远,王俊凯轻轻地唱了起来,他的声音低沉却很清晰,带着迷人的磁性。

 

王俊凯只是轻轻地哼着,并没有词,纵然是这样,马思远也能够听得出他想要表达的东西,像是带着些困惑的述说,又像是在问为什么。

 

吉他干净的声音从王俊凯的之间流出,夹杂着手指和琴弦碰撞的声音,清脆又动人。

 

歌曲很好听,安安静静的,但是好像有种少了什么的感觉。

 

一曲终了,王俊凯抬头,“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少了什么?”

 

王俊凯写曲子的时候总是会有种很郁闷的感觉,他也不知道这种郁闷从什么地方来,就莫名难过,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但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马思远低头抿唇,漆黑的眸子突然亮了一下,“加个钢琴进去?”

 

王俊凯想了想,脑补加进钢琴的感觉,“这个可以有。”

 

“噢对。刚好家里有钢琴。”王俊凯走向房间的角落,将铺在钢琴上的杂物弄开,如果没有认真看,都不知道这里放了架钢琴。

 

“其实我不是很会弹钢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爸妈家,就是我以前住的地方,会有这架琴。”王俊凯一边将上面的杂物拿开一边说,“我爸妈也不会弹,所以我搬过来了。”

 

“你会吗?”王俊凯看向马思远,马思远眼里有一丝淡淡的遗憾稍纵即逝。

 

马思远眉眼一笑,“嗯。”

 

王俊凯拿起吉他,“要不要试一下合?”

 

马思远在钢琴上随手试了一下,修长而指节漂亮的手在钢琴上游走很是好看。

 

“好。”

 

王俊凯重新弹了一次,这次加进了马思远的钢琴。

 

王俊凯一边弹一边诧异,从来都没有合过,此时却别有一番默契,干净的吉他声加上了柔和的钢琴声,两者互相碰撞又互相融合。

 

就像是有一道美味的菜肴缺了调味料的点辍,此时的钢琴声像是调味料,让整首曲子的味道能够完美的释放。

 

整首曲子下来,马思远的钢琴声都能很好的融进王俊凯的吉他声里,王俊凯挑眉一笑,

 

“马思远,真有你的。”

 

王俊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两人合作很多次一样,那种自然而然的默契。

 

“诶等等,再弹一次,我用手机录下来,让公司听一下。”王俊凯从口袋拿出手机,看向马思远,弯起了桃花眼,

 

“如果通过了,有报酬哦,到时候请你吃饭。”

 

晚风从窗外吹了进来,掀起了马思远衣服的一个角,有些吹乱了他整齐的头发。

 

马思远看着王俊凯的笑颜,抿唇注视,眸子里带着隐隐约约的温柔,微微颔首。

 

“好。”

 

王俊凯编辑着要发给公司的曲子,虽然音质不算特别好,但是想要表达的东西都能够表达出来了,钢琴加吉他的感觉,有种很干净很舒服的味道。

 

王俊凯敲了敲键盘,“钢琴加吉他,新写的。”还在曲子后面打了句,求通过。

 

“耶,搞定!”王俊凯愉快地按下回车键。

 

马思远跟王俊凯说,要回去学校拿些东西,王俊凯发现,他读的高中是离自己之前高中很近,你说怎么之前没有见过他呢?

 

王俊凯坐在电脑前反复听着那一天的录音,看着角落的钢琴发愣。

 

宽松的睡衣穿在身上很舒适,一直有健身的他,肩膀位置被好看的线条撑起,身上覆满着刚刚洗完澡的沐浴露味道,干干净净的薄荷香气。

 

王俊凯想起来马思远的钢琴声,脊背笔直的少年坐在钢琴前,指节漂亮的手指在钢琴键上流畅地弹奏,眸子里满满是如湖水般的温柔。

 

王俊凯突然愣住了,这是怎么了,才认识一天,怎么这么快就开始在想他……

 

王俊凯甩了甩脑袋,揉了揉有些发烫的脸颊,抿唇低垂漆黑的眼帘,试图告诉自己,只是单纯地喜欢他的钢琴,对,一定是这样。

 

拿起身旁的手机,手指翻动着联系人列表,翻到了昨天新加进来的马思远。

 

看了看时间,有些晚了。

 

晚风从窗缝中吹了进来,混杂着夏夜的燥热,窗外的梧桐树被风吹得簌簌作响,空气中拂动着淡淡的花香气息,伴随着喋喋不休的知了声鸣。

 

王俊凯打了个哈欠,手指编辑了一条讯息,“睡了吗?”

 

准备想发送的时候,觉得这样表达似乎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好像显得很突兀。

 

手指嗒嗒按了删除,重新打了一条,“在学校怎么样,你问房东阿姨拿钥匙了对吧。”

 

毕竟认识没有多久,还是不太习惯用那种老朋友之间的说话方式跟马思远说话。

 

讯息刚发没有多久,马思远就回了信息。

 

“回来拿的东西拿到了,房东阿姨今早给了我钥匙,我明天回去。你还不睡?”

 

王俊凯翻了个身,趴在床上编辑着短信,“等下睡。”

 

狭长的桃花眼微眯了一下,嘴角微扬,又发了一条信息。“明天你回来之后,来我家吧,庆祝你进伙![哈哈]”

 

王俊凯把脸埋在纯白的枕头上,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心情很愉悦的感觉。

 

手机响了一下,是马思远的信息。

 

“好啊好啊,谢谢咯,很晚了快睡觉吧,晚安。[月亮]”

 

王俊凯看着信息,眼瞳染上温柔神色,晚风吹过来掀起了他细碎的刘海,他咧开嘴唇,露出了两颗洁白的虎牙,手指编辑完信息之后,

 

抬手将床头的台灯关上,房间瞬间笼罩着暗黑的气息。

 

不一会儿,眼睛适应了黑暗,月光从窗外漏了进来,在木质地板上折射出微凉的光芒,风拂动着蓝色窗帘,安逸的气息萦绕着整个房间。

 

王俊凯心满意足地进入了睡眠。

 

“晚安。”

 

3.土豆丝煎饼

 

王俊凯又做了一个梦。

 

他又梦到了以前,但是不是小时候,自己大概是初中的样子。

 

空气中漂浮着星星点点的尘埃,天蓝色的苍穹浮动着朵朵厚重的云朵,飞机飞过留下一条长长的白色痕迹。

 

“不想练啦。”坐在钢琴前的少年趴在钢琴前抱怨道,黝黑瞳孔的杏眼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

 

“今天才练了半个小时。”他看着手表说,“凯哥给你弹首曲子你再练半个小时。”

 

他拿过旁边的吉他说,窗外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洒在王俊凯的脸上,勾勒出好看的线条。细长的眼睫毛在阳光下似乎闪着淡淡的光芒。

 

少年看着他,嘟了嘟嘴,“唔……”明显还是有些不情愿。

 

“等下带你去吃东西。”王俊凯头也不抬,整理着吉他。

 

少年的眼睛突然就亮了,笑容干净,脸上呈出令人心动的粉红。

 

“成交!”他的嗓音好似一颗薄荷糖,清澈干净而语气甜腻。“快点弹那首,安静。”少年指着吉他说道。

 

王俊凯微微颔首,从窗外吹来的风吹散了他额前的头发,露出了秀气的眉毛。

 

清脆的吉他声从他的指间缓缓流出,王俊凯咧开了嘴,露出了两颗温柔的小虎牙。

 

“只剩下钢琴陪我弹了一天……”他轻声地唱着,不快不慢的节奏很是舒服,伴随着窗外吹进来的风,好有夏天的味道。

 

少年也是很安静地听着自己,不时歪着脑袋看着王俊凯,弯着好看的眼睛,甜甜的笑容好像要将人融化掉。

 

后面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王俊凯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落地窗被天蓝色的窗帘遮住,从中透出了凉薄的日光,清晨的阳光还不算特别强烈,照射着空气中飘动着细小的尘埃。

 

王俊凯忘记梦中那个少年的样子了,现在想起来只是觉得那个少年有种自己很熟悉很熟悉的感觉,“究竟是谁呢?”

 

放在床头柜的手机震了一下表示有信息到,王俊凯歪头一看。

 

是马思远的信息,“我现在从学校回来,应该一个小时能够回到去。早上好啊!(●'◡'●)”

 

王俊凯看着马思远发来的表情不禁嘴角一扬,虎牙着凉。

 

“等下直接到我家,( ̄▽ ̄)不用回去。”手指嗒嗒就回了他的信息。

 

王俊凯下床,思索了片刻之后,觉得如果出去吃的话就没有那种入伙的气氛了。

 

托着下巴想了想,突然想到前些时间在微博看到的一些料理的做法,不如就……自己做饭吧。

 

王俊凯穿着一件简单的长袖格子衬衫,紧身的牛仔裤勾勒出线条坚韧修长的腿,指节漂亮的手随意地插在裤兜里,推着超市里面的手推车简直是一道优雅的风景线。

 

王俊凯微眯着狭长的桃花眼,抿了抿嘴唇,看着手机里面的食材选购表,

 

“黑椒牛扒,要准备牛扒,黑椒,洋葱……”王俊凯按着表买着食材,在选洋葱的时候看着蔬菜区的土豆,不知怎么着就想拿,顺手拿了一个放进了手推车。

 

随随便便再买了些别的,王俊凯推着手推车就去了收银台。

 

给钱的时候收银小妹一直盯着王俊凯眼中带笑,心里想着这个小哥长得好俊好想拍照。

 

 王俊凯走到离家还有一层的楼梯间,看到了一个少年站在家门的对面。

 

“马思远,怎么了。”

 

马思远转过头看向王俊凯,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几根抖着的呆毛翘了起来。“我把钥匙落在学校了。”

 

王俊凯走了上来,“没事,到我家去。”王俊凯虎牙一咧,提了提手上的购物袋,“今天我亲自下厨。”

 

钥匙咔嗒一声就打开了大门,王俊凯侧了个身,对马思远说,“快进来吧。”

 

马思远弯了弯好看的杏眼,“好。”

 

王俊凯径直走到厨房,将刚才买的食材放下,抿了抿唇,“应该不是很难吧。”

 

手指翻动着图片,王俊凯深呼吸了一口,卷起了衣袖,拿过放在门后的围裙穿上,“来吧,王大厨上身!”

 

马思远看着这幅架势的王俊凯觉得有些好笑,“哈哈,你真的要自己做饭啊。”

 

王俊凯向马思远挑眉,微扬嘴角,“当然,让你看看凯哥的厉害。”说完这句话之后自己也愣了愣,眼神有些放空,好像是对谁也这么说过这句话,王俊凯甩了甩脑袋,大概是之前也说过吧,也不去多想,就开始做起了黑椒牛排。

 

“诶,你有买土豆啊。”马思远看着袋子里面那颗土豆,语调上扬,走了上前。

 

“嗯,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就买了,好像也没有什么用。”王俊凯用筷子调着酱汁,被卷起的衬衫露出了麦色的手臂,带着些少女情怀的蓝色围裙也没有遮住修长的腿。

 

“让我做一个菜吧。”马思远看着王俊凯说道。

 

“好啊,你要做什么?”

 

马思远嘿嘿了两声,杏眼灵动狡黠,“土豆丝煎饼。”

 

王俊凯以为马思远是因为擅长做这个才提出要做土豆丝煎饼的,真的这么以为。

 

马思远翻动着锅里的土豆丝,王俊凯看着锅里被切成土豆片的土豆觉得有些想笑,“现场教你如何土豆丝切成土豆片。”王俊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马思远有些挂不住脸,脸颊呈出令人心痒的粉色,“诶你不要打击我。”

 

少年认真地等待着土豆煮熟,清秀的面容有了薄薄的水珠,眼睛确实很认真地看着锅里的土豆。

 

“好奇怪……每次都做不成……”马思远翻着土豆丝说,本来应该成饼状的土豆丝现在却是松散的,

 

王俊凯看了一眼,嗯没有糊就够了,“没关系啦,就当作炒土豆就好啦。”

 

“看我的黑椒牛扒快好了。”王俊凯指了指他的作品。

 

马思远看着王俊凯做的,显然要比自己的好很多,起码看起来好很多。

 

王俊凯感觉到马思远投来的羡慕眼光,微微扬了下笑容,虎牙着凉。

 

“好啦!开动啦!”王俊凯递给马思远餐具,坐了在马思远对面的椅子上,

 

他家的餐桌不是很大,毕竟很多时候他都是一个人吃饭,所以当初也没有买太大的,现在看来,两个人倒也还行,小小的反而很温馨。

 

“来,先尝尝你的炒土豆片。”王俊凯笑容吟吟,伸出筷子去夹。

 

“是土豆丝煎饼啦。”马思远嘟哝了一句,“虽然……没有做成功。”

 

“还挺好吃的嘛。”王俊凯边咀嚼边说,腮帮子一动一动地好像有点……可爱?

 

“那我尝尝你的黑椒牛扒。”马思远看着自己面前的牛扒,上面还别有用心地加了三片薄荷叶来点缀,煎到恰到好处的牛扒浇上了香浓的酱汁,“看起来很好吃。”

 

马思远切了一块送进了嘴,咀嚼了一下就忍不住笑了,“……好吃。”杏眼明亮得像一颗泛着水光的葡萄。

 

王俊凯看着马思远的反应觉得不太对,连忙切了一块尝了尝,

 

“我靠怎么这么咸……”

 

“哈哈哈哈哈哈。”马思远忍不住笑了出声,一排洁白的牙齿很是耀眼。

 

王俊凯看着笑得如此开怀的马思远,也忍不住笑了,狭长的桃花眼眯成一条线,脸上也笑出了猫纹,突然觉得眼前的少年真的有种很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不是相处很久朋友的感觉。

 

反而像是亲人的感觉,非常熟悉,非常温暖。

 

但是,明明记忆里以前根本就不认识他啊。

 

下篇戳这里

 

 

评论
热度(11)

白書蒼月

好好长大。

© 白書蒼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