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書蒼月

心无林夕 【凯源/虐/慎入/完结】

乱写的,勿上升真人。


请配合BGM食用    心有林夕 —  王源

一定要!



把灿烂的笑 留给镜头记录

完美得让所有人嫉妒 >

 

 

聚光灯让人有些睁不开眼睛,一下又接着一下的闪光灯咔嚓咔嚓地闪着。

 

“好,很好。”拍照的摄影师对王源说着,“王源,试下单眨一只眼睛。”“嗯,千玺,再靠过去一点。”“小凯笑开一点。”

 

王源轻而易举地可以很自然地做wink,毕竟这个从出道以来就做过很多次了。镜头里面的王源,眼眸里似乎仍有着少年时期的星光闪烁,笑容一如往日那般温柔。

 

几百张照片下来,三个人笑得脸都有些僵,摄影师满意地看着相机里的照片,“年轻人果然就是好,图片不用做太多处理就可以很好看。”

 

王源大概能感受到这些照片放出去之后粉丝的心情,一定是又啊啊啊啊啊啊的,哦她们称之为舔屏。

 

三个人向工作人员道谢完之后,就坐在旁边的休息椅上,王源微微疏了下筋骨,千玺和小凯都已经拿出手机开始刷啊刷了。王俊凯笑得那个花枝招展,真想让粉丝看看他这个痴汉的样子。

 

王源打开了微博,看到了粉丝今天拍的机场照,评论无非是啊王俊凯你好帅,王源笑起来真的是小天使,啊啊啊啊凯源同框啊,千玺还是那么的高冷啊。

 

头一阵一阵地痛,紧紧地压着神经,大概是长期被闪光灯闪到的原因吧。王源靠着长沙发微微闭着眼睛,漆黑的眼眸被重重的眼皮遮盖,密长的眼睫毛在光洁的皮肤上投下浅浅的阴影。

 

本想浅浅地睡一觉,或许是太久没有好好休息的原因,不小心地就坠入了沉沉的睡眠。

 

王源似乎梦到了,很多年前的王俊凯。

 

两个人坐在窗台,王俊凯拿着吉他,他轻轻地唱着那首董小姐。

 

窗外是无声的寂静,夜色像是潮水一般愈积愈高,远处的楼房透出星星点点的灯火,在漆黑的夜却是有着一种别样的温暖。

 

风透过窗棂吹乱了王俊凯额前的漆黑发丝,露出了秀气的眉毛。王俊凯一下又一下地扫着吉他的弦,好听的吉他声缓缓从他的指尖流出。

 

王源干净的薄荷音与吉他声默契地融合在了一起,呼出的温热气息被温暖的晚风吹散,一双漆黑的眼眸看向王俊凯,瞳孔里充斥着纷乱星辰。


王俊凯忽而莞然一笑,一下子让王源有些乱了心窍。空气变得燥热,让王源有些红了耳畔。

 

“所以那些都不是真的,董小姐。”

 

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此刻安静唱歌的他们似乎与灯红酒绿的喧嚣夜景格格不入。夜色开始变浓,穿越过人潮汹涌的街道。

 

大概是这个时候开始的吧,王源在心里想着。

 

或许是害怕蜚蜚的流言,或许是害怕听到回答,有时候王源很讨厌自己的这种感觉,一直捂着不敢揭开。

 

像在危墙的爱,承受着太多太多的悲哀。

 

我应该躲开的。

 

 

 

把悲伤的歌 麦克风加速

淘气得让人忘了孤独 >

 

这份心思很久了吧,一直断断续续地,以为放开了却又藕断丝乱。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只能在原地辗转彷徨。

 

王源看着正在练习的王俊凯,湿透的刘海贴着白皙的额头,跟着音乐的鼓点跳着舞的王俊凯,每一拍都打准节奏点,充满力量。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王俊凯了,他变得更加更加的优秀。脸的轮廓也愈加清晰,五官好看到极致,成为了女孩口中那个王了。

 

从很久很久之前,王俊凯高出王源半个头,加入Tfboys已经快十年了,这些年来一直追逐,却还是没能够高过王俊凯,王源莫名就有些感伤。

 

组合一点点地红起来,三个人的能力也不是像当初的少年那样了,唱功愈来愈成熟,舞步愈来愈统一而娴熟,他们,已经变得很优秀很优秀了。

 

刷微博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地看到某些字眼,譬如,凯源。

 

王源一开始蛮惊讶的,有种心意被别人发现的感觉。

 

但王俊凯就表现得淡定许多,他说大概是粉丝大开脑洞YY的吧,然后意味深长的看着王源,虎牙一笑,“我和你就那么容易被人误会啊。”

 

王源不争气心跳漏了一拍,脸颊泛红。

 

大概王俊凯只是当作这些是粉丝的玩笑话吧,这种感觉好像是你真正的感觉被别人当作玩笑来看待,王源也不是抱怨王俊凯不懂他的心思。王源是明白的,在很早之前他就能感受到,王俊凯是不会喜欢自己的,可以这么说,

 

他是个正常的男生。正常的性取向是喜欢女生。

 

每当王俊凯说起自己的女神的时候,眼睛都是亮的,喋喋不休地向他说着今天看到的活动图。或者有时候会跟他说哪个哪个女生长得好看。

 

王源心里是难受的,明明告诉自己要停止了,却总陷入王俊凯那双狭长深邃的桃花眼中,桃花眼的感觉让人心荡意牵,似醉非醉,可是当事人却是无心。

 

王俊凯对王源很好,好到几乎是宠溺的地步,但是并没有爱情。

 

像是近在咫尺却永远不能靠近,明明就在前面却不能够拥抱。

 

要怎么办呢。

 

 

 

最近的食欲都不是很强,身为一个吃货可能是最大的悲哀了。王源喝了点热汤就不想吃东西了,王俊凯看着王源纹丝未动的饭菜,微蹙了眉头,“诶你把东西吃完再走。”

 

微暖的手指轻轻地抓住了王源的手腕,王俊凯眼神一紧,这么多年来王源还是没有长胖一点点,纤细的手腕好似如当年一样。

 

“听话。”低沉的嗓音从王俊凯喉咙发出,很是好听。

 

王源闭上眼睛,缓缓又睁开,“我不想吃。别逼我。”语言有些冰冷,带着不可拒绝的坚决。话毕,挣脱了王俊凯的手指。朝着练习室走去,“我想练习一下。”

 

“王源儿……”王俊凯有些疑惑,王源会时不时这样子,像是发脾气,但是自己明明没有做什么,对于王俊凯来说,王源是与千玺不一样的存在,千玺是那种朝夕相对共同进步的好兄弟。

 

而王源,是像亲人一样的,跟他认识了十几年,形影不行,像是两个相同的人,走过了很多风风雨雨,吵过架和过好,无论怎样,接下来的一个十年,两个十年,还是想一起走下去。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王俊凯总有一种莫名的心慌,一下一下地让他难受。

 

 

音响中传来欢快的鼓点,气氛轻而易举地就变得轻松,“你哭得太累了你伤得太深了,你爱得太傻了,你哭得就像是 末日要来了。”

 

王源嘴角扯上笑容,好看的眼睛弯的像一轮月亮,里面的星辰似乎要漏了出来。

五月天的 伤心的人别听慢歌。

 

“不要再问 谁是对的谁是错的

谁是谁非谁又亏欠谁了

反正错了反正输了反正自己陪自己快乐。”

 

王源笑了,灿烂得让人心疼,窗外的夜幕浓厚得如海水一般,歌声干净清亮,似乎能让人到快乐的味道。

 

歌曲终于唱完了,世界变回无声的寂静。

 

欢快的歌曲,果然能让人忘了孤独啊。王源低下了头,在浓重的夜色里面,他像是一个纯白而干净的少年,难受哽在了喉咙,像是吃鱼不小心卡了鱼骨。

 

似乎有什么花了他的眼,氤氲模糊了双眼,终究,一颗晶亮的泪珠从眼眶夺出。

 

只一颗,安静得毫无痕迹,淹没在纯白的衬衫里。

 

 

 

还没落幕 已经都麻木

快乐要展示到什么地步 >

 

“说一下你们平时都会做些什么?”记着讲麦克风递了上前,闪个不停的闪光灯聚了过来,咔嚓咔嚓,让王源有些睁不开眼。

 

很快适应之后,王源开始他主持担当要做的事情,王源很开心地聊着,千玺和小凯也在一旁配合,王俊凯还是老样子,时不时爆些他们俩的糗事出来,千玺依然高冷着。

 

在节目里面,王源也像个活宝一样,时不时卖个萌犯个二,或者是和王俊凯一起闹,这个时候,王源是快乐的,可以暂时不用去想那些令人难受的事情,

 

可以肆无忌惮地对着王俊凯大笑,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不用去想太多太多。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王源都能够愉快地扮演着好兄弟,好队友,好朋友的角色。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十年之约快要来到,练习比之前要多很多,王源觉得自己,稍微有点受不了了。

 

 

 

尤其这段时间,他的疲惫越发明显,有时候甚至会有控制不了的想倒下。

 

包括那天倒在了家里的地板上。

 

那天家里没有人,王源练习到很夜回到家,最近他的胃痛越来越严重了,胃口也淡了很多。

 

将手上的东西放下后,从脑袋传来的一股强烈晕感传来,视线突然就模糊了,最后的意识是倒在了冰冷的木质地板上,生硬得咯着疼。

 

家里没有人,也没有人发现王源晕倒了。

 

晚风吹动着窗帘,窗外是浓厚的夜幕,周围没有一丝喧嚣,只有远处的一轮月亮在发出微弱的光芒。

 

当感受到从手臂传至全身的冰冷麻木时,王源缓缓睁开了眼睛,头依旧是很疼,但是自己是被冷醒的,王源有些艰难地坐起身,

 

原来是倒在地板上了,四周都是安静的,爸爸妈妈好像是出差了没有回来。

 

看着早上出去忘记关的落地窗,明白大概是晚上的凉风将自己冷醒的,王源呵了一口气试图暖一下自己的手,

 

“好冷啊。”

 

那种晕倒,然后再自己醒了过来,但是身边没有一个人的感觉。

 

“真他妈可笑。”

 

 

 

王源能感受到王俊凯有喜欢的人了,这种感觉他很清楚。

 

平时聊微信的表情,虎牙要着凉很久,笑得也很灿烂。还有偶尔要特地出去接的电话。

 

这种东西他以为自己早就做好了准备,以为自己能够很好的面对,但也欺骗自己,说没什么,应该只是和朋友聊天吧。

王源是这样骗自己的,他发现自己面无表情的时间越来越多了,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受不了了。

 

可是又能够怎么办。

 

夜色从车窗边快速飞过,王源看了一眼手上的手表,六点半。加快了车速。

 

白色的雷克萨斯倏地一声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只扬起一阵漂浮在空气中的黄色粉尘。

 

 

 

 

 

晚上的医院似乎要安静许多,还是说医院原本就是个安静的地方。王源坐在长廊的椅子上,面无表情得让人可怕。

 

漆黑的眼眸没有了灵气,深邃的眼圈让整个人看起来很颓废,嘴唇是苍白无色的。

 

王源掐了一下眉心让自己清醒一点,看着手上拿着的报告单,一大堆看不懂的专业术语,但有几个字他是能看懂的。

 

虽然他是有感觉到最近食欲不振,身体也消瘦了,而且胃经常痛,开始他以为自己只是单纯的消化不良之类的小毛病,等到王俊凯终于看不过眼带他来检查的时候。

 

“恶性胃癌中期。”

 

到底是什么感觉呢,王源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幸好王俊凯没有来。”

 

手机震动了一下,王源低头一看,是王俊凯打过来的,

 

“喂?”王源的声音有些沙哑低沉。

 

“王源儿,你去拿报告了吗?”从电话里头传来的磁性嗓音很是好听。

 

“嗯……没事,就是……普通的消化不良,医生说过几天就好了。”王源提高的音调,声音变得干净透亮,让人听起来像是没有事的感觉。

 

“我说你啊,吃那么少还消化不良,不行不行,我看以后我还是得监督着你吃饭才行。”知道王源没有事之后,王俊凯的语调变得轻松许多。

 

“嘿烦诶你,就不想吃嘛。”语气中带着点撒娇让王俊凯扑哧一笑。

 

“在哪里,出来吃夜宵,不能拒绝!我是队长嘿嘿。”王源能感受到电话那头的王俊凯笑得像个叉烧包的样子。

 

不知道怎么了,王源笑了出来,“好啊。”眼角分明就有泪光。

 

还没有落幕,就让他当多一秒钟主角,

 

王源在心里想着,“没事的,会好起来的。”

 

 

 

 

 

多想有个林夕 躲在心中描述

感情的起伏 和不想掩饰的痛苦 >

 

 

 

“王俊凯,到底在跟谁聊天啊,笑得这么灿烂。”王源终于忍不住,以一种不太容易被误会的方式问了出来,

 

王俊凯“啊啊” 了两句,有点害羞的摸了摸头发,“额……是一个喜欢的女孩……”眼睛里有着那种带着灵气的星光。

 

王源心里就突然漏了一拍,脑子轰然间就空白了,杵在那里半天不动,是早就清楚了这个事实 ,王俊凯有喜欢的人,王俊凯喜欢的是女生。

 

但是亲耳听到的感觉是做多少次心理准备都没有办法相比的,就好像是在你做好防备的时候突然捅你一刀,你还是会痛。

 

毕竟他是个正常的男生,在适合的某个时候,也会对某个女生突然心动。

 

“你……表白了吗?”王源眼神变得有些苍凉,看着王俊凯的眼睛说着,

 

“额……没有呢,想等到二十五岁再说,反正也快了,答应过粉丝和妈妈的事情要做到。”

 

“哦……”王源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沉默了很久。、

 

王俊凯看着王源的反应有些奇怪,心里莫名地磕腾了一下,一个奇怪的感觉冒了出来。

 

“诶,王源儿,怎么没有听你说过有喜欢的人之类的话啊,千玺很久之前就跟我说过啦。”王俊凯轻推了一下王源的肩膀,“你小子在我面前不用装的。”

 

轻松的语气似乎让气氛变得没有那么沉默。

 

“我啊……有又能怎么样呢。”王源轻声地说,像是自言自语,声音小得只能够自己听得清楚。

 

王源揉了揉太阳穴,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心情却不怎么好,一阵困意强烈地汹涌而来,“好困啊,不说了。”王源打了一个哈欠,向休息室走去。

 

“你先去练习吧,我睡半个小时就过来。”一边走一边对身后的王俊凯说,

 

习惯王源经常去休息室偷懒的王俊凯没有多在意今天王源的变化,看着王源走远的背影。有一股不知道怎么就涌了上心头的心疼,过了这么多年,王源依旧没有长胖一点,身高却是逼近自己不少,阿姨们萌的身高差在很多年前已经没有了。

 

王源呐,说起他可以说很久很久呢。

 

王俊凯在心里想着,王源儿就是一个不同于千玺一样的存在,两个人一路走过了很多风风雨雨,希望今后也能一起走过两个十年,三个十年。一直一直地在一起。

 

就像歌词里面说的,我离不开darling更离不开你。

 

在王源看来,歌词里写得多么美好,总有个darling存在,

 

就像是,王子和王子不能够在一起啊。

 

 

 

 

 

在不久之后,王源再一次去了医院,医生对他说,用药物可以治疗,但是最好还是做一次手术,不能拖太久了。

王源想了想,离十年之约的演唱会还有两个月,现在可没有这些时间来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对医生笑了笑,“我会尽快安排时间的了。”

 

“你现在的神经很衰弱,真的要好好休息一下,不然病情就加一步恶化,到时候就要强制住院了。”

 

“好的好的医生,我会好好休息的了。”对医生说了几句礼貌性的道谢之后,王源走出了医院,

 

云朵复杂地缠绕在一起,明媚干净的阳光透过厚厚的白云漏了下来,洒在了王源的脸上,微暖的阳光让他觉得很舒服。

 

带着暖意的夏日微风吹乱了他的漆黑发丝,干净修长的手指试图让头发恢复整贴,一双漆黑的眼眸染上了淡淡的无可奈何。

 

不能在这个时候放轻松,毕竟还有很多人期待着,同时也有很多人看着笑话,王源能感受到,黑粉越来越多,而且更加地肆无忌惮。

 

不可以疲倦,也不能够认输。

 

王源是这么想的。

 

如果有个林夕就好了,能够听听他内心的想法,在他痛苦的时候能够拥抱着他。

 

多想有个林夕啊,

 

可是没有。

 

 

 

 

 

还没开始 已经想谢幕

乐观要表演到什么分数 >

 

 

 

 

 

十点半的练习室。

 

王源还在练着舞,绒软的发丝早已经被汗水浸湿透,湿答答地贴着额头,漆黑的瞳孔充斥着嶙峋。面无表情。

 

他已经练了四个小时了,挑了个很少有人在的时间。

 

现在的他,舞蹈水平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王源了,他已经很优秀了。

 

但是王源想变得更加的优秀,优秀到那些嘲笑他们的人通通都闭嘴。

 

窗外的夜色已经浓得像泼墨一般,万家的灯火早就亮起,在漆黑的夜幕中别有一丝暖意。王源停了下来,看着练习室冰冷的灯光,一股不知如何形容的悲凉思绪从心头溢了出来。

 

“王源儿,你还要练到什么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的一个声音,王源不用回头,那个熟悉的声音他清楚是谁。

 

声音里带着斥责,又有一丝不可掩饰的心痛。

 

“现在都多少点了。”王俊凯走到了王源的面前,“最近你怎么了,就算是演唱会将要来到,你也不用那么拼命的练习啊。”

 

王源垂着眸子,没有去看王俊凯,他现在很累,不想说话。

 

看着王源的反应,王俊凯那股奇怪的感觉又出来了,“王源儿。”王俊凯抓住了王源的手臂,细细的好似轻松就可以折断,好令人心疼。

 

“怎么了。你怎么了,如果有不开心的事就说出来啊,以前你不是都会说的吗?要是有人欺负你,告诉凯哥,我帮你教训去。”声音里面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宠溺,眼神也变得温柔,似乎能掐出水来。

 

安静了很久,王源抬起头,干净没有一丝杂质的眼睛看着王俊凯,上扬眼帘,不曾颤抖一分。

 

好听的薄荷音如溪水般清浅,“王俊凯。”

 

“我喜欢你,你能怎么办。”

 

细密的汗珠从王源的额头渗出,从眉梢花落,直至下巴。

 

“你能相信吗?我喜欢你快整整十年了,你一直都不知道,我就这样看着你,快整整十年了。你能怎么办?你也有喜欢的人,你终究是要和别人在一起的,我就算说出来了,你又能怎么办?”

 

王源面无表情地说着这些,窗外放起了烟火,轻而易举地就遮盖住了空气中的凉薄。

 

王俊凯有点愣住了,微蹙着眉头。

 

他的表情让王源很不舒服,就是像那种吃到奇怪味道东西的感觉的表情。好像在说着“你怎么会喜欢我?”

 

王源微微调整了呼吸,挺直了有些僵硬掉的脊背,抿了抿唇。

 

“对不起,你就当我没有说过,拜托了。”说完,轻轻挣脱了王俊凯的手指,向着练习室的门口走去。

 

手腕被再一次握住,王源回头,

 

“王源儿,对不起……我突然听到这个,有些惊讶。”王俊凯眼神里带着心痛,似乎有着微不可察的氤氲水汽在他眼前笼罩。

 

声音也有些变得奇怪,“抱歉我这个反应,我害怕……我害怕你说完之后会因为我的回答,疏远我,逃避我。我害怕……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奇怪,但是我……我又不知道怎么回答你。”王俊凯说得很踉跄,磕磕绊绊地才说完一段话,

 

王源明白王俊凯的心情,那种没有办法拒绝又不得不拒绝的心情,

 

王源叹了一口气,“我又没有说要你回答,对不起,是我一时犯傻。”王源顿了顿,

“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喜欢你啦。”语气一下子变得轻松,“放心好了,我会控制好自己,我会慢慢地,放下你的。”

 

王源眼睛里有些星星,眼睛微微一弯,很是好看。“所以你不用担心。”

 

王俊凯看着笑开的王源,努力平复着有些心率不齐的心跳,将眼前的少年拥了进怀,“对不起。”

 

王俊凯身上好闻的薄荷香窜进了王源的鼻子,温暖的怀抱让他顿时有些压抑不住,眼前生出重叠的恍惚,“就当……我从来没有说过。”

 

有些东西,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以一个令人心疼的方式。

 

 

 

 

第二天,两个人心照不宣地不提这件事,王源也表现得跟之前一样活泼,跟千玺闹得像是两只猴子,一切都像以前一样,什么都没有变过。

 

十年之约的彩排已经开始进行着,王源听到经纪人姐姐叫他上台过一遍自己独唱那首歌。

 

经纪人姐姐有些嘟哝,“不应该选这么悲的歌的,一点都不适合你。”

 

王源微微一笑,晶亮的眸子顿时变得摄人,“哈哈,没办法,很喜欢这首歌啊。”王源看着荧光屏上放出的歌名。

 

林宥嘉的,心有林夕。

 

在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唱过这首歌了,现在唱起来又是一种不一样的感受。

 

灯光打在了王源的身上,暖光色的灯光似乎能够驱赶着这首歌的悲伤,看着一支又一支投射到自己身上的灯光,王源看不清舞台底下的观众席,

 

清亮醉人的声音萦绕在整个演唱会馆,现在的他已经能够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气息以及情绪,演唱技巧已经足够成熟了。

 

“多想有个林夕,

 躲在心中描述,

 感情的起伏,

 和不想掩饰的痛苦。”

 

王源觉得歌词里面说的就是他,十年来的点点滴滴像是走马观灯一样在自己面前播放着,快乐的,悲伤的,那么多那么多,都要过去了。

 

“感谢有个林夕,

 在心中陪我哭,

 闪光灯亮时我的笑容,

 才能让旁观者满足。”

 

闪光灯那么的亮,让王源有些睁不开眼来了。

 

 

 

 

 

 

<  多想有个林夕 可惜心无林夕 >

 

 

 

 

 

王源整理好这么多年来的自己的日记,王源想好了,决定不再喜欢王俊凯,将以前写的日记通通都烧掉,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看着泛黄的日记飞出黑色的尘埃,在苍凉的暮色里面,显得特别的凄凉。

 

看着燃烧的缕缕淡烟,王源感觉有什么在心里慢慢消失,随着那缕缕烟飘到空中,风一吹,就被吹散开,找不到痕迹了。

 

王源闭上眼睛,似乎能够放下了,风吹乱了他绒软的头发,也许是被烟熏到眼睛了,

 

泪水在轻盈的调子里滑落无声,同这灯火通明的城市格格不入,像是从水泥地上开出一朵滴血的玫瑰,凄艳而妖艳,带着令人疼惜的孤单。

 

王源打算在这次演唱会之后就好好的对自己,也不会再那么夜练舞,他会好好的生活,好好地继续走好下一个十年。

 

基本很多东西都处理好了,只剩下当初十四岁生日王俊凯给自己写的信,始终不舍得丢掉。

 

王源叹了口气,将信放在胸口的衣袋里面。

 

打开了车的引擎,白色的雷克萨斯开向了演唱会馆,今天是最后一次的彩排。

 

王源的心情轻松了很多,他应该可以放下的,会放下的。

 

王源偷偷地想。

 

 

 

 

 

 

 

 

 

 

 

王俊凯接到电话的时候,脑子轰然间就炸开了,双眼直直的,带着恐惧和无比的惊讶。

 

这是王源出事的半个小时后。

 

王源在来的路上因为病情复发,一度胃痛难忍的他在吐出了一口嫣红的鲜血之后,因为视线模糊的缘故撞上了一辆开在前面的大货车,大货车的货物被撞得掉出去,将白色的雷克萨斯淹没了。

 

在那瞬间王源没有得反抗,无可奈何,带着这么多年反复折磨着他的小心思,

 

永远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在最后王源似乎能够听到,那首自己很喜欢的心有林夕。

 

多想有个林夕。

 

可是没有。

 

 

 

 

 

 

 

在一个月后的葬礼上面,经纪人递给王俊凯一封带着血迹泛黄的信。

 

王俊凯的手有些颤抖,这是很久之前写给十四岁的王源的,字迹还是小孩子那样的稚嫩。

 

突然间很多以前的回忆就涌上了脑海,合唱过那么多歌,一起去过那么多地方,上过那么多舞台,吵吵闹闹就这么走过了十年。

 

风吹起如花般破碎的流年,而你的笑容摇摇晃晃在我的视线里。到最后,还是弄丢了你。

 

王俊凯看着信上的最后一句话,被血染得有些看不清,字迹还很新,应该是新加上去的。

 

阳光很明媚,让他想起了初次遇见王源在逆光里空灵无邪的笑颜,王俊凯终是哭得溃不成军。

 

对不起,我还是不能,停止喜欢你。”

 

 

 

 

 

 

 

 

————————END ————————

 

 

 

 

 

 

 

 







想写很久了,有蛮多顾虑,可能大家不是很喜欢这个单向暗恋的情节。

 

这个故事是彻头彻尾的虐,写得我整个人也不太好。

 

但是自己是很喜欢这个故事的,又将一个脑洞写出来的感觉真好。

 

乱写的,勿上升真人。




评论(7)
热度(36)

白書蒼月

好好长大。

© 白書蒼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