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書蒼月

许你再见钟情 03【凯源/前世今生/我在未来等你】

目前的存货就到这里了。

希望我不要弃坑了。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



阳光透过树叶的罅隙,斑驳地洒在王俊凯的身上,云朵蔓延了大块蓝白相间的格段般的天空。

王俊凯在纸上反复写着三原两个字,那个梦是什么意思呢?

为什么梦到的内容跟导游姐姐讲的那么相似呢,

——诶又得想了。

一个大胆的想法从脑子里冒了出来,王俊凯先是甩甩头否定了这个想法,沉思片刻之后,闭上了眼睛。

——就这么定了。

——他要去,把那幅画偷出来。



 

今晚的天不像之前那么如同墨水一般黑,月亮正是十五圆,把夜路照射得有些光亮。

王俊凯看了看时间,晚上十点半。

经过他这么多天的观察,这间博物馆在十点半的时候保安就会去保安室休息十五分钟,然后再继续巡逻。

幸好这间博物馆不算有名,里面的东西都挺简陋,连摄像头都没有。

这就更加方便自己下手了。

王俊凯玩味的勾唇一笑,好看的桃花眼此时格外勾人。

——SHOW TIME.

王俊凯从博物馆的楼梯跑了上顶楼,因为博物馆都关了门,没有钥匙进不去,只能从顶楼翻下去从窗口爬进去。

一切行动起来都很顺利,王俊凯顺利地进入到了博物馆的内部。

赶紧走到那幅画的前面,把画框拆了下来,将画卷好放进了书包里。

看了下时间,还有五分钟,得赶紧翻回上顶楼走楼梯下去。

也许是因为一切进行一来都太容易了,王俊凯有点松懈,走路的声音不小心变得有些大声。

这脚步声在空洞的楼梯中回响,在寂静的夜里特别明显。

“谁?”保安粗犷的声音从一楼传来,接着手电筒的灯从下面照了上来,

常时间在黑暗的瞳孔一下不适宜这光亮,王俊凯有些看不清东西,然后心就漏了一拍。

   看到有人影在楼上,保安就连忙地跑了上来,“你站住!”响亮的声音在楼梯间回荡。

   看见保安追上来,王俊凯做了一个深呼吸,舔了舔嘴唇,跑了上顶楼。

   王俊凯一直相信,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

   不一会儿王俊凯就跑上了顶楼,顶楼的风有些大,吹得他的刘海有些凌乱。

   王俊凯站在了门的后面,透过门的罅隙可以看到保安是不是上了来。

   保安跑进了顶楼,“快出来!”响亮的声音打破了夜的寂静。

   趁着保安背对着自己,王俊凯赶紧跑下了楼。

   动作还是大了点,保安猛地转过身看见跑下了楼的王俊凯。

  “臭小子站着!”保安拿着棍子向这边跑来。

   终于明白到腿长的好处了,王俊凯一下子就甩开了保安一大段距离。

   一会儿就跑出了这间博物馆,这时候街上很少人,空旷的街道给自己带来了方便。

跑上街道的王俊凯再一次甩掉了保安,然后跑进了一条小巷子。

没有看清楚路,也刹不住车的王俊凯接着滚了下一个小坡,手掌先落地在地上摩擦出一阵温热,低头一看,手掌被水泥地磨掉了一层皮,鲜红的血慢慢地冒了出来,一股辛辣的滋味从掌心传来。

顾不及那么多,王俊凯连忙打开了书包,他担心画被压坏了。

沾着血的手掌碰到了画之后,有种像触电一般奇怪的感觉弥漫开来。

就是好像有东西释放了的感觉。

“臭小子,你给我站着!”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在这摔倒了空隙时间里,保安终于追了上来。

来不及将画放进书包,王俊凯拿着画就赶紧跑,鼓足劲了王俊凯以腿长,和体力的优势甩了那个保安几条街,接着跑向了一条小巷。

安全了。

顿时觉得自己很是帅气。

没注意到脚下有水管的王俊凯摔了个狗啃泥,头先着地,一股强烈的痛感从头部传来,视线片刻模糊。

然后,

没出息的晕了。

心里的最后一句话是,

完了,要被发现了。

 




【王源】

“嘿嘿。”王俊凯仿佛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但是又想不起是谁的声音。

感觉肩膀被一个温柔的力量推着,“你怎么了?”

王俊凯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少年,脑子一下子就炸开了。

晶亮的眸子正看着自己,眼睛里面仿佛有着星星,整张脸都很好看,这是王俊凯的第一感觉。

但是重点不是这个!

为什么!

他!

长得!

跟画里面的人!

一模一样!

“诶!!!”王俊凯忍不住叫了出来,平时就算再怎么惊讶他也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毕竟他是最冷静的王俊凯。

“你没事吧。”少年的声音很好听,就跟自己梦里的一样。

王俊凯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打开手中还握着的画,瞳孔再一次瞬间放大,来不及表情管理,脑袋轰隆隆地响着痛。

画是空白的。

——明明刚才看过,不是这样的。

——我的天我需要缓一缓。

 




 

王俊凯坐在路边,用刚买的消毒水消毒刚才摔的伤口,坐在一旁的少年戳了一下自己的肩膀。

“这里是哪里?”少年皱了皱眉头,对四周陌生的环境感到奇怪。

王俊凯轻吹了一口气,额前的刘海被吹起。“你等我再想一下。”

——怎么办?突然冒个人出来了。

——不管他?

——不行,他想不起以前的事,把他乱丢他可怎么办?万一他有一天想起来了,跟别人说我是1928年的人,肯定被人当成神经病啊。

——那你要把他带回家,爸妈问起来怎么办?

——但是现在关键是画不见了,然后又冒出一个跟画里面的人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来,这世界要乱了。

——那你干嘛去偷画作死啊?

——那现在不偷都偷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能怎么办?

——不作死就不会死。

——啊啊啊啊啊!

坐在一旁的少年看着王俊凯的表情一下子变来来去的,很是丰富。

王俊凯内心的魔鬼与天使正在做最后的斗争。

最后长呼了一口气,王俊凯决定先把他带回自己家,毕竟父母不是经常回来,没那么容易会被发现。

“诶。”王俊凯叫了声在身旁的少年,“你记得你的名字吗?”

少年的眼睛眨啊眨,想了半天,“不记得了。”

“你记着,我叫王俊凯,你的名字是……”

“额……”王俊凯在纠结要不要让他继续叫三原这个名字,

——但是这个名字很奇怪啊,要是别人问起又得解释了,干脆起个正常一点的。

——三原三原三原干脆就合并成一个源字好了。

“你叫源。”王俊凯在内心为自己默默点了个赞,真是太机智了。

“但……你有三个字,我只有一个字诶。”少年对这个名字有些怀疑。

——对,还有姓氏呢。

——姓什么好呢?马源?梁源?李源?

有着强迫症的王俊凯对这些名字感到不满,写起来不好看,对,念起来也不好听。

——干脆跟自己姓好了。

“王源。”王俊凯莫名觉得这个名字顺耳,

“但是,你的名字是三个字诶,我的只有两个。”少年依旧为这个问题在纠结,晶亮的眸子特别摄人。

“两个字也可以的。”王俊凯被少年认真的表情逗笑了,突然觉得这个男生有点可爱。

王俊凯觉得自己必须带他去买套衣服,因为他现在的衣服风格是二十年代的那种黑白灰,在这个繁华喧闹又五颜六色的城市里面显得格格不入。




两个人的影子被路灯拉长,在这个还有些凉意的夏夜,两个人的背影走过渐渐变得无人的街巷,街道上那些缠绵交织着的闪闪发光的灯光,散发着温暖的光芒。

在路过一个很陈旧的CD店的时候,王源停了下来。

里面在播放着二十年代旧上海名伶的曲子,跟王俊凯家听到的那首歌一样。

“如今是落花已随风飘零
我徘徊流浪有谁来同情
我虽有万般情意
也只能倾诉在梦里
月凄清
大地是一片寂静
如今是天涯海角
茫茫梦魂难凭”

歌声依旧是那样的醉人而有韵味,在这寂静的夜里又另有一番滋味。

王俊凯看着王源停在CD店前,乐音的旋律在干燥的空气中回荡,悠远而空灵。

“怎么了,王源。”

“不知道呢,就是突然觉得好难过。”

夜来袭,华灯绽放,孤独的人唱起忧伤的情歌。


评论
热度(2)

白書蒼月

好好长大。

© 白書蒼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