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書蒼月

许你再见钟情 02【凯源/前世今生/我在未来等你】

这一段是写前世的。

应该蛮好懂的吧。。吧。





【梦回1928】(上)

世界是无声的寂静,寂静夜色像潮水一样在窗外越积越高,远处还有几户人家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亮着灯,在浓厚得如同海水一样的夜色中发出微波的光晕。

在这夜色中,王俊凯正悄悄进入梦乡。

 


 

1928年

天空是灰黄灰黄的颜色,云朵像是一块被染脏了的布,淡雾仿若轻烟,笼住了这个偌大而空虚的城市,氤氲不散。

丁二在市集上走着走着,就听到后面有人在喊,“快点跑,他们杀过来了!”接着是一阵恐慌而急促的脚步声,就看到很多人朝这边跑过来,眼神里面全是惊恐。

扬起的灰尘有些迷糊了视线,丁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按这个节奏,跑就可以了吧。

丁二跟着人群跑了起来,突然看见路边有个跌倒在地的男生,

“你没事吧。”丁二上前去扶起了那个男生,

男生一抬头,丁二有些惊讶,因为男生的脸甚是俊俏,与平时接触到的同龄朋友有些不同,好看的杏眼里面似乎透着星光。

“没事,我们快点跑吧。”男生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拉着丁二跑了起来,

他似乎对这里的环境很是熟悉,带自己跑上了一座山,一下子就把刚才的喧闹隔绝起来了。

山上似乎没有什么人家,清脆的鸟鸣在山间萦绕,一眼绿色的树木让眼睛很是舒服。

少年拉着自己跑到了一个小房子前面,就停了下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丁二有些混乱,自己初来到这个地方,莫名又被人带到了一个偏远的地方。

少年喘了喘气,“这个地方经常会有战乱,现在的局势又不稳定,这土地革命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刚才有军队来镇压躁动的农民了。”

“你放心,这里很偏僻,不会打上来的。”少年看着自己,晶莹的眸子注视下丁二有些不好意思,

“诶,谢谢你了,啊你叫什么名字?”丁二眼神闪烁,不去看少年的眼睛。

“我?我叫三原。”少年灵气的眸子转了转,嘴唇勾起一抹温熙的笑容。

“额……我叫丁二。”丁二抿了抿嘴,有点不自然的挠了下头发。

“诶你怎么怪怪的?”三原看出了丁二的奇怪。

“诶……”被人戳破的丁二顿时红了脸,大脑有些空白,“那个……”

“我以前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好看的人……”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嘴巴就吐出这句话了。

“诶?”三原笑得更灿烂,把四周映得暗淡失色。

“你笑起来很……甜,很好看。”丁二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空白纷乱的大脑,在犯傻的时候讲了这么多令人脸红的话。

“哈哈,你真是个有趣的人。”三原垂了垂眸子,掩饰不住眼底的笑意。

天空越发的黑沉,乌云被风吹到了上空,不时有阵阵的雷声响起,看样子是要下雨了。

“诶,你看那个快下雨了,不如在我家坐坐等雨停了再走?”三原指了指眼前的小木屋。

丁二看着黑沉的天空,好像还有细若游丝一般的雨丝划过脸颊。

“好,那就麻烦你了。”

细雨飘绕的山林里,雨雾泌醒一支支竹笋。幽幽的雨声似乎能涤去心中的躁动,别有一番灵动的美。

 

 

【梦回1928】(中)

云像是极其松散的棉絮,风一荡就被撕扯得更加稀薄了。

阳光把丁二挺拔的颈项划出一道光滑迷人的曲线,长长的睫毛在阳光的照射下在光洁的脸颊上投上了淡淡的阴影。

原本打算只在三原家停留片刻的丁二,还是在三原家打扰了好一阵子。

说等雨停就走,当雨停了之后又天黑了。

说等天亮再走,三原又说相识一场再住几天。

说过几天就走,结果被三原的挽留之下还是住了三个月。

渐渐变得不像是客人,而是朋友一样的存在。

用三原的话来说,“你就住下嘛,我一个人住好无聊。”

三原一直就一个人住在这个偏远的房子,父母在很早之前就去世了。

如果他有东西要买就下山去市集,每天做的事就是上更高的山去砍柴。

丁二越接触越发现,三原真的跟他以前看过的男生不一样。

那些男生都是粗粗犷犷,说话扯着嗓子来说。

而三原有一种不同与女生的柔情,不是娇情,而是一种温暖人心的感觉。

三原的声音很好听,有一次听到他唱歌,细柔的声音还有些少年的稚嫩,那是一种很清亮透彻的声音,像一壶清酒,味道不浓郁却让人久久回味。

三原的眼睛很好看,像是里面有星星一样,笑起来很甜。

关于三原的都很美好。

丁二回过神来,仅仅这么短的时间就对他这么了解了吗?

想着想着丁二又红了脸颊,丁二稍稍调整了一下心绪,拿起来了画卷走了下山。

丁二是个画家,嗯……其实也不能笼统的说是画家,毕竟出不了名,赚不了钱,没人欣赏。

当天气很好的时候,丁二就会把自己的画拿去比集市更加远的地方去买。

城镇。

那里会有比较多的有钱人和洋人,有的会喜欢自己的画风就会豪气地买下。

就是城镇路途比较遥远,从山里到这边都要三四个小时,一来一回天早就黑了。




 

夜幕降临,夜色像墨汁一样泼满整个天空,等丁二挑着灯回到三原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看见丁二还坐在门口等着,丁二的心里便是倏地一颤,有微不可察的光芒划过眼眸,一股强烈的温暖从心头涌了上来。

“三原你怎么还不睡?”丁二连忙走了上前。

“我在等你呢。”三原明澈的眼睛闪了闪,微风吹过他温熙的笑容。

那个时候的丁二就感觉,累了这么久听到这句话就什么都忘了。

不知从什么开始,对丁二的感觉好像在悄悄地发生变化,不同于朋友之间的友情,也不能说是……爱情什么的,反正,就是有特别的感觉。

说不出来的感觉。

很奇妙。

虽然两个男生之间有这样的感觉让丁二有些难为情,但是他还是觉得不去克制,随其自然吧。




白色的栀子花镶嵌在浓密的叶丛中,被微风吹来的香气飘到了丁二的鼻子前。好闻的味道让丁二心情颇好。

“嗯,画好了。”丁二对做在对面当模特的三原说了句,

画中的少年笑容澄澈,特别的画风给这幅画带来一种特别的感觉,

“画得真好。”三原不禁感叹,其实丁二是个特别有才华的人,可惜生不逢时,生在这个战争的年代,好才华没有机会展示。

“啊,我不是说我好看,我是说画的好。”三原突然发现自己的话可能会让丁二误会,连忙解释。

那种怕自己误会赶紧解释的样子太可爱了,微红的脸颊让人有些口干舌燥。

丁二知道自己不能盯三原看太久,脑子会空白乱说话的,结果这次还是……

“三原,你有喜欢的人吗?”

“诶?”被丁二突如其来的奇怪问题吓到了三原杵在那半天不动,眼神飘过丁二好看的桃花眼,眼底好似有着无尽的温柔。

“没……没有,你呢?”三原反问,脸颊开始有明显的红晕。

“嗯……那我也没有。”丁二的眼底似乎有一个湖,湖水泛起了浓浓的宠溺。

暗香浮动,渲染着彼此的情愫。

太阳这时正被薄云缠绕着,放出淡淡的耀眼白光。

 

【谁丢失了时间 让爱冬眠】(下)

小雨初停的清晨显得格外寂静,青空澄澈明亮如最纯净的瓷彩。一声激烈的爆鸣声打破了这片寂静。

“砰”地一声惊醒了还在梦中的丁二,他感觉似乎房子也动了一下,

——打过来了。

第一个就想到了这个,应该是土地革命战争打过来了。

丁二连忙跑到三原的房间去看他有没有事,却发现他不在家。脑子轰然间就炸开了,手脚变得不停使唤。

——他不会是下山了吧?

突然想到这个问题,因为如果天气好的话,三原就下山去市集买东西。

等丁二赶到门外看下山的时候,看到市集一片混乱,一股股爆炸后的烟雾萦绕着那个小镇,风紧一阵疏一阵地吹着,却吹不走丁二心中的慌张。

——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丁二连忙向山下跑去,小镇开始飞出黑色的尘埃,染黑了澄澈的青空,好是浑浊。

丁二感觉手心也有了潮湿,有股难受的劲哽在喉咙里,像吃鱼不小心卡了鱼骨。

一声又接着一声的爆鸣声在远处响起,一声又一声震慑着丁二的心脏,很是难受。

快跑到山脚的时候,丁二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三原。

心在那一刻便是猛地一震,连忙上前扶起三原。

手在触碰到三原的后背那一刻,感觉沾上了温热的液体,丁二一看,白皙干净的手掌上沾满了嫣红的血液,

再看三原,嘴唇开始变得苍白,却又忽地一笑,

“刚才来不及跑,被炸伤了。”三原温熙的笑在这个时候变得特别令人心疼,丁二皱紧了眉,不知道该怎么办。

山下又不安全,山上又没有大夫。

“没事,我们回家吧。”听到这句话的丁二心里泛起了一股强烈的痛楚,“三原……”

“回去吧。”三原拉起丁二的手缓慢地走上了山。

其实两个人都懂的,在这个战乱医学又不发达的年代,一旦受伤了,就只能等死了。在战争里死去的那么多人,谁又何尝不是无可奈何呢。

丁二的手在颤抖,心底里众多的波澜起伏终于忍不住,从眼角滑下了一行泪珠。

感觉有一双冰冷的手握紧了自己,丁二看着三原,他眼睛仍如微波荡漾的湖水一样清浅,“没事的。”

说完这句三原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倒下了。

“三原!”丁二连忙扶住了三原,丁二努力平复紊乱的呼吸,“你再忍忍行不行,求求你。”语气里尽是哀求和痛惜。

“丁二啊,我好困啊。”三原又是一笑,抱着三原的丁二感觉到,三原的血液染上了自己的衣服。带着温热,灼得他心好难受。

“丁二,你不是也清楚吗?在这个时期,死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有什么好难过的。”三原眉头微蹙,微眯眼睛,“别难过。”

三原感觉眼前越来越模糊,瞳孔也无法聚焦,“好累啊。”

丁二抱着怀里的三原,眼泪如同潮水一般滂沱。“三原……”

“丁二,你有喜欢的人吗?”

“嗯。”丁二眼里带着伤痛,“我喜欢你。”

最遗憾的是在这个时候才讲出来,最遗憾的是不能和你永远在一起了。

“太好了,我也是呢。”三原笑了,就如初见的那个时候的笑容,澄澈的眼睛里没有杂质,

“月凄清
大地是一片寂静
远处的歌声
掀起了我无限愁情
还记得
我们俩时刻在一起
如今是落花已随风飘零
我徘徊流浪有谁来同情
我虽有万般情意
也只能倾诉在梦里
月凄清
大地是一片寂静
如今是天涯海角
茫茫梦魂难凭”
三原的歌声清亮又醉人,野花招展,飞鸟不惊,皎洁柔和的淡青色光雾萦绕飘渺。

“啊我虽有万般情意
也只能倾诉在梦里
月凄清
大地是一片寂静
如今是天涯海角
茫茫梦魂难凭”

  三原的声音渐渐虚弱起来,眸子慢慢闭了起来。唇角的笑意消散了。

  丁二的眼泪终是隐没在了这大地。




王俊凯是缓缓醒过来的,他感觉眼角有潮湿,这个梦做了好久,好像梦到了一个人的余生,一帧帧在眼前像走马观灯一样划过。

梦中的丁二,有着一张跟他一模一样的脸。

他可不可以这样认为,

——我梦到了上辈子的我的吗?

      


评论(4)
热度(3)

白書蒼月

好好长大。

© 白書蒼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