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書蒼月

许你再见钟情 01【凯源/前世今生/我在未来等你】

嗯先放一部分上来,蛮久之前写的了,努力把这个坑填好吧。






【一眼万年】

 

 如果这个世界存在命中注定或者是前世今生这种东西,你会不会信。

从世界的命运之轮转动开始,一切都是已经决定好了的,你会不会觉得好笑。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高楼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少年看了一眼自己,却有一眼万年的感觉,王俊凯永远也忘不了他的眼神,

如同飘在河里的浮萍一样,无限迷茫,

无边落日中,少年落寞的身影慢慢隐退,找不到方向。

“如今是落花已随风飘零,我徘徊流浪有谁来同情。”飘渺的歌声传来,王俊凯隐约听到这句歌词。

王俊凯想叫住那个少年,声音却好像憋在喉咙里发不出来,“唔……”

“啊……”王俊凯醒了过来,





天才刚亮,天边的鱼肚白告诉自己现在还很早,黎明的一片光染上了天空,在天边渲染出好看的颜色。

——我又做了这个梦。

自从上次去完博物馆之后,回来就一直梦到这个少年。

梦里的少年,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博物馆里面一副画里的人。

好看的杏眼,眼神干净晶莹。

——怎么老是梦到他啊。

王俊凯有些懊恼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脸上有着清晰的红晕。

雨,下了一整夜,窗外是清醒的空气,让人心情大好。





太阳正被薄云缠绕着,放出淡淡的耀眼白光。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穿过教室的玻璃洒在一张张课桌上。

“王俊凯,你回答一下这道问题。”老师的声音从讲台传来,

王俊凯这才从自己的世界出来,“诶……”

——糟糕,没有听到题目。

“老师,您能不能再讲一遍?”王俊凯总是很礼貌地对待每一个人,这样的真诚让人无法拒绝。

老师对好学生总是会有偏心的,尤其是像王俊凯这样的学生,成绩好,长得好,对人又有礼貌。

“嗯,认真听咯。”

 ……

 回答完问题的王俊凯坐了下来,稍稍呼了一口气。

 ——我居然走神了。

王俊凯抿了抿嘴,告诉自己要认真听课。

窗外的阳光正是明媚,云像是极其松散的棉絮,风一荡就被撕扯得更加稀薄了。

这美好的夏天,又来到了呢。




 

终于回到了家,王俊凯放下书包去洗了个手。

家里经常没有人,因为父母经常出差不在家,很小的时候王俊凯就习惯一个人在家了。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五官慢慢变得立体,渐渐没有小时候的稚嫩了。取而代之的是日益成熟的模样。

好像没有认真地看过自己的样子呢,眼睛是好看的桃花眼,朋友总是说就是因为他这双眼睛勾来了一大堆花痴女,

——我觉得还行吧。

王俊凯的视线渐渐下移到嘴唇的位置,耳朵一下子就红了。

昨晚的梦,王俊凯闭上了眼睛。

残阳洒在橘红色的余晖,映红了世界的洁白,残余的阳光透过窗口折射到家里的卫生间,空气中洋溢着暖逸的气息。

梦的前半段是王俊凯跟那个少年走在路上,

后来忘记那个男生说什么了,眼勾勾地看着自己,被这样的眼神看着,王俊凯实在有点脑袋空白。

然后对视很久之后,

嗯,也许是当时大脑发烫完全空白了。

王俊凯竟然亲了那个少年。

少年没有说什么,就留下那个一眼万年的眼神就走了,留下一个在落日下落寞的背影。

原本想讲些什么的,但梦却醒了。

王俊凯回过神来,

——怎么又想这个梦,都想了一天了。

王俊凯在纠结的是,当时为什么会亲那个少年啊,

自己可是个正常的男孩子啊,

去亲一个男生是怎么回事啊。

很明显被这个问题困扰了一天的王俊凯依然找不到答案。

街上的霓虹灯陆陆续续地点亮了,整座城市变得光亮起来。照亮了回家的路人,影子被路灯拉长,留下了匆忙的气息。

 

 

 

 

【晨曦的光,风干最后一行哀伤】

趁着周末,王俊凯再一次去到那个博物馆。

也许是周末的缘故,今天稍显多人。

博物馆里面常年没有阳光,只靠照明灯照亮。有些昏暗的灯光下,一幅幅画笼罩着有些朦胧的神秘气息。

王俊凯站在上次看的那幅画前面,梦过这么多次了,也有些熟悉他的样子了。

画中的少年眼神干净,却又似带着一丝忧伤,王俊凯有些无法离开视线。

这幅画没有现在画家画出的那种色彩丰富,是颜色很淡的色调,但却别有一番特别。

“大家现在看到的这幅画,是二十年代末的作品。”声音从身后传来,王俊凯往后一看,原来是旅游团的导游带队来博物馆参观。

“作家是在1929年画这幅画的,画像里面的人是作家的伴侣。”导游姐姐顿了顿,眼神带着笑意。

“作家也是男生哦。”大家听到导游姐姐说这句话时,都心领神会地“噢~”了一声,

“画家叫丁二,他生活在第二次国内战争时期,生活很艰难。由于当时战乱,画里的少年在战争中死掉了,他们最后还是没能在一起。后来这个作家也没有红起来,再后来因为战乱也去世了,只被极少数的人记住。”

“画的名字叫三原,这个也是画家爱人的名字。”导游姐姐讲完,大家都意味深长地看着画里面的少年。

王俊凯在一边听着有些失神,眼神放空。

——原来这幅画是有故事的。




 

蔚蓝色的天空.在初夏时节,一尘不染,晶莹透明。朵朵白云, 照映在清澈的天空上。

王俊凯坐在书桌前,用铅笔在纸上试图临摹出博物馆的那幅画,画了又擦,擦了又画之后终于明白,

自己停留在幼稚园的画画水平是画不出来的了。

——三原……

不知道为什么对他们的故事有些感兴趣呢,王俊凯揉揉眼角,有些累人啊想这些问题。

一段简短的旋律响起了,是手机的铃声。

王俊凯打开一看,是父亲发来的信息。

“小凯,我现在在外面出差没有时间回家,在我的书房书桌有一份文件,帮我邮寄过来我的公司,蓝色的文件袋。”

——文件?





轻推进父亲的书房,轻香漫溢,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书香味。

夏初的阳光干净但不强烈零星从树叶罅隙漏下,透过书房的百叶窗洒在木质地板上。

父亲的书房很整洁,各类书整整齐齐地摆放着,还有一台老式的留声机。

拿完父亲要的文件,不知怎的,王俊凯突然对这台留声机有些好奇。

轻轻摇动了留声机的发条,悠扬别有韵味的旋律从留声机的喇叭口传来。

曲子是二三十年代旧上海名伶的歌曲,风格跟现在的有很大不同。

歌声清亮透彻中带着醉人的磁性,仿佛一朵深谷幽兰,在浓墨般的黑暗中发出令人折服的迷人。

不知道为什么。王俊凯觉得旋律有点耳熟,似乎在哪听过。

“如今是落花已随风飘零,
我徘徊流浪有谁来同情。
我虽有万般情意,
也只能倾诉在梦里。
月凄清,
大地是一片寂静。
如今是天涯海角,
茫茫梦魂难凭。”

 窗外阳光正明媚,美好的夏天用蝉鸣告诉人们她的来临,微风飞乱人们头发,能不能吹散人们心中正在萌芽的悸动呢。

 



 


评论
热度(6)

白書蒼月

好好长大。

© 白書蒼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