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書蒼月

小小【架空/竹马/山神】












 一   我等相遇的缘分

     

    下了一整夜的雨,终于在黎明的一束光染上天空之后停了。空气中是好闻的清新味道,有着淡淡的泥土气息。一道道微熹的晨光穿过密密麻麻的树叶投在干净的石头路上,星星点点的光斑很是好看。

     天亮得很快,在太阳开始不吝啬地奉献它的热量,天空被雨水冲洗得清亮碧蓝,一声声清脆的蝉鸣声在树林间回响,远离城市的喧嚣,这里只有让人心旷神怡的宁静。

     天刚亮,小孩就提着竹篮子上山,山就在家的后面,不算远,而且比起这个,雨后的石头路上总会有许多有趣的小动物 ,小小的少年对于蚯蚓蜗牛这个什么的总是没有抵抗力。

     “哇,这个蜗牛好大。”小孩奶声奶气地说,对于一个八岁的少年,声音干干净净没有一丝杂质,很是好听,

     小孩不一会儿就填满了竹篮子的底,好看的杏眼弯弯地,仿佛里面有着无限的星光。“嘿嘿,今天有得玩了。”

     透过不算高的灌木,小孩看到一条河,“哇!”眼底里的星光几乎溢了出来。连忙蹦蹦跳跳地跑到了小河的旁边。

     雨后的小河格外干净,反射着岸边树的影子,在微风中摇摇晃晃,泛起了一波波涟漪。河几乎能看见河底的鹅卵石和细沙,也许是远离城市的缘故,河里面还有小鱼小虾。

“哇,还有虾诶!”小孩几乎是兴奋地叫了出来,放下竹篮子就小心翼翼地踩着岸边的石头去摸水里的鱼虾。

微凉的河水划过小孩白皙的指尖,一股舒服的感觉从指尖传来,风紧一阵疏一阵地吹着,小孩好看的侧颜似乎要与周围恬静的环境融为一体。

小孩将身子向前倾打算去捞水里的虾子,大概是没有料想到石头竟然如此的滑,一个踉跄,便摔入了浅蓝的河水中。

“啊……”水不算深,可对于一个小孩来说,不浅。况且他还不会游泳。

水进入了呼吸道里面,有些难受,小孩努力伸手抓向河边的水草,奈何水草太滑,一个踉跄,摔进了更深的地方。

小孩挣扎着,无助却又无能为力,不懂水性的他被河水淹没了呼吸,“救……”

小小少年觉得自己完蛋了,这种偏僻的地方根本就不会有人经过,想到自己可能会死掉,少年突然很惊恐。

意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模糊的,当时的情景也不太记得了。

小孩只是记得在最后自己仿佛被人抱了起来。

“喂,你没事吧。”小孩眼睛都还没有睁开就听到了一声好听的声音,就像夏天里面被风吹动的风铃声,声音不大,却很有清新的感觉。

小孩睁开了眼睛,第二反应就是,眼前的这个大哥哥长得好好看啊。

清秀的眉宇,好看的桃花眼,干净的五官。

小孩咳出了几口刚刚呛下去的河水,呼吸开始变得平缓。“大哥哥,是你救了我吗?”

眼前的大哥哥微微颔首,“没事吧?”

小孩咧开了一排大白牙,眸子顿时晶亮摄人,“没事了,谢谢大哥哥!”从小就有很好教养的少年知道,这种时候一定要好好谢谢救自己的人。

大哥哥听到奶声奶气的小少年的感谢,不知怎么就扬起了嘴角,“快回去吧。”

“我先走了。”话毕,伸出纤细的手指揉了揉小少年的头发,头发上残留的水珠沾上了他的手指。

小孩觉得有些困惑,怎么突然就要走了?“大哥哥谢谢你,我叫王源哟!”少年朝着刚刚走开的大哥哥喊道。清脆干净的童声像风一样进入了他的耳朵。

王源看着刚才落水的河,心里还有一点点后怕,看着已有些收获的竹篮子,王源抿了抿嘴,“回去好了。”

王源又看了一眼刚才那个大哥哥离开的方向,发现那里是一片树林,密密麻麻的树笼罩下,环境显得有些幽暗。

“大哥哥去哪里了?”

 

早晨的阳光明媚但不强烈,恰到好处的温柔让人很舒适,阳光透过树叶的罅隙,漏在了少年的脸上,

少年是十五岁左右的模样,还有些稚嫩的脸庞,线条虽不硬朗却又很好看,好看的桃花眼细长而又深邃,

少年看着刚才手指上残留的水珠,“王源……”轻轻地吐出这两个字,看着慢慢变得强烈的阳光,在夏天的风吹过来的那一刻,

少年弯着好看的眼睛笑了。

 

 

二   你用泥巴捏一座城

太阳正被薄云缠绕,发出淡淡白光。透过树叶折射成粗粗细细的光柱,空气中闪耀着星星点点的尘埃。

这天天气恰到好处,没有夏日里面的闷热,微凉的风带给皮肤清爽的感觉。

小孩子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痛,明明有过一次落水经历总是不长记性。

王源提着竹篮子走在山上的石头路上,他这么想,只要不靠近河边就应该不会有危险了。

走到半山坡的时候,王源看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一个不大不小的神碑,旁边还有一个很小的像房子一样的东西,只有两个拳头大。

王源走了上前,这个地方有些奇怪,附近都长满了灌木,只有这个地方是干净的,

淡绿的小草围绕着这个石碑,石碑虽有被岁月风沙过的痕迹,可却还是很干净,像是有人一直打扫过一样。

“山……神……”墓碑上用的是繁体字,对于一个八岁的小孩,认字不多,明显看起来有难度。

王源还看到了一串数字:1929年9月21日

小孩微蹙了眉头,明亮的眼眸转了转,思考这个究竟是什么东西。

“土地爷爷吗?”王源轻声地说,在电视上好像看过这一种,好像都是土地公公的家。

“可以召唤吗?”王源蹲了在石碑旁边,有些婴儿肥的小手轻轻地敲了下石碑。

“土地爷爷在吗?”专属于小孩子的声音轻轻地萦绕在树林里面。

王源听到背后有一声忍俊不禁的笑声,“扑哧”一声让王源不禁回头一看,

原来是昨天的那个大哥哥。

“大哥哥?”

“你在干嘛?”少年笑着,好看的虎牙露了出来,

“你看这里,这个石碑下面是不是有土地爷爷呀?”小孩肉肉的手戳着石碑,嘴角带着好看的笑容,眼睛的星光很是耀眼。

也许是风太大乱了耳朵,少年只记得看到了王源好看的笑容和那双有着星星的眼睛。

见大哥哥没有回答自己,王源眼睛咕噜一转,“大哥哥你有空吗?”

“嗯?”声音似乎是从少年鼻子出来的,闷闷的却很好听。

“山上似乎很好玩的样子,但是妈妈说没人陪不能跑那么远,你能陪我去吗?”小孩的天性爱玩,有个大哥哥陪自己就没有那么危险了,似乎也能去河边了嘿嘿。

少年觉得眼前的王源笑容太过美好,声音软软地很好听,便回了一句,“嗯。”

两个人走在山间的石子路上,听着微风吹过树梢的声音,少年的刘海被风微微吹起,露出了光洁的额头,王源抬头看着大哥哥好看的脸,“大哥哥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吗?”

少年看着只到自己腰间的小孩仰起脸对自己说话,一时想逗他玩,“唔……不记得了。”

“诶……”王源拖长了声音以表示自己的失望,“我叫王源哟,王就是……呃,老大的那个王,源就是……唔……原来如此?不对,源泉的源,对,就是源泉的源!”王源自个用力地点了点头,

“那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呢?”

少年没有回答,只剩下小孩稚嫩的声音萦绕在树林里。

王源疑惑地抬头看着大哥哥。

过了许久,少年缓缓开口。

“我叫凯。”

“诶?就一个字吗?”王源对于名字的理解就是两个字或者三个字,四个字的也有看过,可是一个字的真的第一次听。

“嗯……就一个字。”少年陷入了莫名的思考中,突然被王源一句突然放大音量的声音吓了一下,

“哇,凯哥哥你看那里,有小溪诶!”激动的小手拉上了凯的手臂,凯看着附在自己手臂上的这只肉肉的小手,听到王源的一声凯哥哥,莫名地就被戳中了萌点。

眼前是一条很窄的小溪,一个成年人就可以横跨过了,干净的溪水流着,上面还有飘落下来的落叶。

王源用手指触碰了一下水面,水很浅,大概只到膝盖的地方。

“好赞诶。”王源不禁感叹,瓦蓝的天空有着大片的云朵相互缠绕,时而被微风吹散作棉絮状,微风从耳畔吹过,甚是惬意。

“凯哥哥快点来。”王源笑着对凯说,

王源看着小溪一直流经的地方,看到了不远处的下游似乎有着好玩的东西,还没有等凯走上前,他就蹦着小步跑向了下游。

凯看着王源的背影,专属于小孩子的活泼稚嫩。夏日的阳光洒在了小孩的身上,仿佛给他镀上了一圈金色的边。

“哇,这里有湿的泥巴!”王源发现了好玩的东西,对于电脑和手机还不是很普及的时代,小孩子爱玩的天性就会自己去寻找好多简单好玩的东西。

王源用手指戳了一下泥土,手指感觉到了软软的感觉,“嘿嘿,可以盖一个城堡。”

天空澄澈明亮,厚厚的白云在天空漫无目的地游荡着,夏风一阵又一阵地吹着,吹得附近的树簌簌作响。

婴儿肥的小手捏了一把泥土,做出了一个圆锥状的东西。“你在干嘛?”

凯走了上前,看到王源不嫌泥土脏了手,在自得其乐地玩着。“我要捏一个城堡出来。”

小孩专心地弄着,眼睛如溪水般清浅干净,星光闪烁。眼睫毛在阳光的照耀下投下了浅浅的阴影,此时的王源格外的安静。

凯坐了在王源的身边,看着小孩在弄着他的城堡。

风还在吹着,吹得王源额前的头发微微扬起,阳光似乎变得有些强烈,尽管有风,还是有细腻的汗珠从王源的额头轻轻渗出。

小孩随手一擦,一道泥巴的痕迹就留在了光洁的额头。

“诶,你手脏就不要碰脸。”

“嗯?”王源疑惑了一下,再看看自己的手,“嘿嘿,忘记了。”咧开了嘴蠢蠢地笑了。

“凯哥哥你看,快弄好了。”王源指了指自己的城堡,

小孩弄的东西,不能用太认真的态度去看,歪歪扭扭的柱体,还有几个不明形状的泥土块。

“好丑……”虽然知道只是小孩子弄的,凯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说完就看到了小孩略带幽怨的眼神,一个没有看过的表情。凯忍不住“扑哧”一身笑了出来。

王源看着凯笑了,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也觉得想笑了,好看的眼睛弯了起来,带着动人的星光。“凯哥哥,以后可以来找你玩吗?”

在蝉鸣的叫声中,仿佛能听到夏天的声音,在温暖的夏风中,树叶在风中自然地摇曳着,小溪缓缓流着,清脆干净的声音萦绕着这个初夏。

云来了。

 

三   当初学人爱念剧本 缺牙的你发音却不准

     “凯哥哥?”

     小孩干净清脆的声音被风轻轻拂过凯的耳朵。

蔚蓝色的天空.在初夏时节,一尘不染,晶莹透明。朵朵白云, 照映在清澈的天空上。

王源觉得有些奇怪,每次只要站在这个神碑面前叫一声凯哥哥,凯就会站在自己的身后等着自己。

阳光还是那样的美好,王源看到了停在凯肩上的一只蝴蝶,停留不过片刻,就扇扇翅膀飞走了。

王源有些愣住,虽然还不太懂,但是就是莫名觉得这个大哥哥很好看,干净的五官,笑起来会有可爱的小虎牙。

“还不走?”凯看着王源有些走神,以为他又在乱想什么。

“嗯。”王源眼睛亮了一下,“今天带书来,嘿嘿。”眼神晶莹,调皮地扬起了嘴角。

咧开了一排大白牙。

     凯才发现王源在换牙,虎牙的地方缺了一颗,显得有些可爱。

     “走吧。”凯向王源挥了挥手,两人并肩走上那条长长的石头路。

     蝉也鸣了起来,夏天,是真的真的要来了。微风里夹杂着闷热,还有好闻的植物的味道。

石头路的尽头是一条有些宽的小河,踩着河上的石头可以走到河的对面。

凯打量了一下河的宽度,抿了抿嘴唇,“王源儿。”说完牵起了小孩的手,有些婴儿肥的小手握起来手感很好。

“不拉着你怕你摔下去。”凯看着前方缓缓说道。

王源看着凯这样拉着自己的手,莫名地就笑开了,大哥哥的手带着适合的温度,不冷也不热,轻轻地握着自己的手。

凯牵着王源的手走过了小河,河的这边是很大的草坪,上面还有着星星点点的小花,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摇摆。

小孩在这样的环境下格外兴奋,“好赞诶!”拉着凯的手就走在了草坪上面,

在这种毫无遮盖的地方,阳光肆无忌惮的洒在两人的身上,小孩笑开了的眉眼,星光几乎要溢了出来。

“凯哥哥,你是不是也觉得好赞?”王源用小棍戳着草地上的泥土。

看着小小的人儿,凯没有回答,任微风吹起了额前的头发,露出了好看的眉毛,露出眉毛的凯此刻显得有些稚嫩清秀。

“噢对了,我还带了书来。”王源从背着的双肩包里面拿出一本蓝色封面的书,

“老师说要朗诵给家长听,但是我爸爸妈妈不在家,所以念给你听可以吗?”小孩的眼色灵动摄人,看着凯不眨眼睛。

凯微微颔首,细长的眼睫毛垂了下来。

“到树底下念吧,这里阳光有点猛。”凯微微动了动嘴唇,指了指王源身后的树荫。

“好~”小孩咧开了嘴唇。

 

阳光透过树叶的罅隙在草地上形成了星星点点的斑驳,一圈一圈的小光圈映在了被风吹过的草地上,树荫底下要凉快许多,带着淡淡青草香的微风拂过了王源的耳畔。

“夏天的脚步悄悄,悄悄地,她笑着走来,金蝉唱起了歌儿,知了,知了,给世界带来欢笑。”小孩稚嫩的声音轻轻地伴着风吹进了凯的耳朵,

王源的刻意念得字正腔圆显得有些好笑,还不是很准的发音显得很是可爱,专属于小孩子的说话味道,

凯看着低头认真看着书在念的王源,这小孩认真的样子真可爱,没有了平时的闹,静静地,特别乖巧。

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陪这个小孩玩,更不知道为什么玩得来,说到年龄鸿沟这种东西,那鸿沟可是不得了。

风疏一阵紧一阵地吹,吹得头顶上的树叶簌簌作响。

困意莫名地就来了,凯的眼睛开始微微闭合,眼前的景色逐渐模糊,耳畔只剩下王源干净好听的童声。

厚厚的云朵遮住了大部分的热量,空气逐渐变得舒适,皮肤也没有了刚才的油腻。

等到王源念完之后,才发现凯躺在旁边睡着了。

王源爬了下来看着睡着了凯,长长的睫毛安静地贴着干净的皮肤,十五岁男孩的脸部轮廓不算硬朗,刘海因为躺下来的缘故有些微微散开,露出了细细的眉毛。

王源看了凯很久很久,

“凯哥哥,真的很好看很好看呢。”

 

 

你在树下小小地打盹,小小的我傻傻等。

 

 

四   你是我故事里不可缺少的部分   

     

     时光的痕迹仓促地从树叶罅隙,从流淌的小溪,从带着青苔的石头路里溜走。

     每当蝉儿叫起的时候,当闷热的风拂过树梢簌簌作响的时候,当阳光明媚得让人睁不开的时候,当夏天真正来临的时候,王源知道,就可以看到那个好看的大哥哥。

     只有暑假的时候能够回家乡,其他时间都在城市念书。

     一年又一年,两人彼此之间越来越熟悉。

     “凯哥哥,你看你看,我是不是又长高了。”王源开心地比划着,12岁的少年,已经长到了凯的下巴,从一开始到腰间的高度,凯一年一年看着王源逼近自己的身高。

     “嗯,长高了。”凯仰起了嘴角,伸手摸了摸王源的头发,指尖感受到的柔软让凯觉得有些离不开手。

     “我们去看下上年种的树好不好?”王源弯起了眼睛,眼里的星光让凯有些离不开眼,小孩慢慢地长成少年,小时候的婴儿肥渐渐消失,稚嫩的奶音变成了好听的薄荷音,但是眼睛里的星光似乎是从来没有变过,依旧那么清亮摄人。

     上年种下的树已经长到了灌木的高度,尽情享受阳光给的滋养,小树的叶子澄绿澄绿的,看起来很健康。

     “长得很好嘛,嘿嘿。”王源蹲在小树旁边认真看着,

     八月的天荡漾着透明干净的蓝色,云朵孩子般漫无目的游漾,暖风轻吻着肌肤,空气中散发着好闻的青草香。

     “对了,凯哥哥,你记得第一次遇到你,就是我落水的那个地方的那条河是在哪吗?”王源突然想起这个,回头问凯,

     “嗯。”

     “我觉得我现在一定不会再落水了,我们再去一次好不好?”凯看见王源粲然的笑容,觉得景色都变得模糊起来。

     “好。”风吹呀吹,吹凉了某人的小虎牙。

 

     

     风动叶尖,地上的影子在悠悠地晃动。

     凯坐在树下,看着蹲在河边的王源用棍子撩着河里的小虾,略带着点蠢萌的小动作让凯一直咧着嘴。

跟这个小孩在一起就算做什么事也觉得很开心,哪怕是在树下看着天空也觉得有趣极了。

王源慢慢地长大,大概总有一天,会超过自己的高度吧。

“凯哥哥。”或许是想东西有些入神,连王源什么时候走过来的都没有发现。

王源坐在了凯的旁边,“凯哥哥,你在想事情吗?”

凯没有回答,很久很久都没有回答,气氛变得静谧,连风吹过树梢的声音也听得很清楚。

许久,凯缓缓开口。

“王源儿,你相信这座山有山神这种东西吗?”

凯看着天空,突然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王源歪着脑袋想了想,灵气的眸子转啊转,舔了舔嘴唇。

“相信啊。”这一句话的声音略带着些奶音,王源的声音还没有完全成熟,一下子让凯觉得回到了五年前的初次遇见。

“你……会觉得山神可怕吗?”凯抿了抿嘴,没有去看王源的表情。

“唔……不会啊……山神应该也是像人的样子吧。”王源顿了顿,

“山神一定是很好的神,保护着这座山里面的一切,不让它被别人受到伤害,嗯,一定是很好的神。”

凯转过头来看王源,听到他这样的回答,莫名就觉得很开心,就扬起了好看的小虎牙。

“长着白白的胡子,有着慈祥的笑容,山神一定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爷爷……”

王源觉得这句话每说一个字,凯的表情就在慢慢地变,眼神慢慢地变得幽怨,大概不是错觉。

王源突然觉得这样表情的凯很好笑很好玩,用手指戳了一下凯的脸,

“又不是说你。”

从脸部传来的指尖微凉的感受,凯愣了一下,头偏向了别的地方,“随便你怎么说。”

说完,躺在了草地上面,从背部传来的微痒感受让凯觉得很舒适。

看到凯躺在草地上,王源也学着躺了在旁边,看着依旧干净瓦蓝的天空,任夏风吹乱刘海,王源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

“凯哥哥,你是住在山里面的吗?”王源轻轻地开口。

过了一会,“嗯。”凯才回答。

“凯哥哥,你是一个人住的吗?”

又过了很久,“嗯。”

“凯哥哥,你的家人呢?”王源一句一句地问,耐心地等着凯的回答。

很久很久,凯都没有回答,王源偏头一看,发现凯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发现凯总是很容易就睡着了,王源伸出手掌在天空比着。

似乎一晃神,自己就长大了许多,从前的小肉手变成了骨络分明的手指,身高也在一年里变化不少。

倒是躺在身边的凯好像没有多大变化,总感觉他的身高,样子,一切的一切好像跟初次见面没有变过。

“凯哥哥,冬天的时候,山里会下雪吗?”王源看着天空轻轻地说,知道凯睡着了,他只是在一个人自言自语着。

“山里铺满雪的样子是不是很好看呢?”王源眨了眨眼睛,“春天的时候是不是有绿色的嫩芽从泥土里面蹦出来,秋天的时候这座山会不会变成黄色呢?”

过了许久许久,王源微合上了眼睛。

“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在期待夏天。”

“每年夏天都能看到凯哥哥,真好啊。”

在这个夏天,绿叶缀满枝头,从树叶的罅隙中能看到太阳光的踪迹。

“在城市的时候,好想你啊,凯哥哥。”

 

 

 

五   稚嫩的唇 在说离分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伴随着年龄的增长,王源心里对凯的感觉就越发的强烈,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就是有时候,看着阳光漏过树叶的光圈,听蝉儿的鸣叫。

王源会很想很想,看到凯。

终于等到了夏天的来到,才回到家乡就听到爷爷和奶奶的交谈。

“后山要挖平来起水库了,施工队什么时候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王源的眼皮就一直在跳,一股强烈的不安从心里涌了出来,让王源很是难受。

王源想都没有想,就跑上了后山的石头路。

那个记忆力无比熟悉的神碑,每次来这里就可以等到凯哥哥,王源从能看懂繁体字以来就没有认真看过那块神碑,一股注意力将自己引到神碑上面。

神碑用隶书写着:

“1929年9月21日建于此以镇此山,

愿风调雨顺,生机蓬勃。

山神,凯

敬上。”

似乎突然明白了点什么,王源微蹙着眉头。

“王源儿,你来了。”身后传来了自己熟悉的声音,那个想念了很久的声音。

王源突然觉得鼻子有点儿酸,却扬起了笑,“凯哥哥。”

“你看我,跟你一样高了。”

十五岁的王源,终于长得跟凯一样高,脸部的线条清晰起来,五官变得明朗,可是眼睛里面的星光却是没有变过。

“嗯。”凯走了上前,揉了揉少年的头发,发质还是一如既往地柔软。

“凯哥哥,你有听到这座山要被移平的事情吗?”

凯停下了手指的动作,微微垂了眼,“嗯。”

“那你……”王源看向了别的地方,努力眨了眨眼睛。

“我……可能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凯看着王源,视线有些模糊,“远到……可能以后都不回来了……”

“大概……不能再看到你了……”

天空没有了往日的瓦蓝,倒是有些灰蒙蒙的,看起来似乎要下雨了,风也开始变大,吹得树叶碰撞发响。

“凯哥哥……”王源眼前伸出重叠的氤氲,神碑上的字与回忆在脑海里面迅速回转,凯之前问过的问题,一切一切的疑惑,似乎都解开了。

“怎么办……”

“好怕……见不到你了……”

那么多回忆一起涌过来堵在了喉咙里,难受的像吃鱼不小心卡了鱼骨,终究化成了一行眼泪从眼眶涌出。

“王源儿……”凯将眼前的少年拥了进怀,骨骼还没有张开的少年有些瘦小。

“不要难过。”

“即使看不到我,你也要相信,我一直在你身边。”凯的声音从王源耳边传来,略带着点沙哑,却依旧如旧时一样好听。

这种无可奈何却又不得不接受的心情,让王源很不好受,无论凯是什么,一个陪伴了自己那么久那么久的人,那么多美好的回忆,还有没来得及在心底发芽的悸动,在心里蠢蠢欲动的感觉,那么多那么多。

以为能够一直走下去的,即使每年只能在夏天看到凯,王源也一直在忍耐,一直在等待。

让我等可以,等多久都可以。

但是能不能,不要告诉我。

你永远都不回来了。

王源终究是忍不住,重重回忆汹涌而来,哭出了声音。

山神和人类,原来不能永远在一起啊。

 

 

六   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

   

   最后的几天,王源几乎都跟凯呆在一起。

   似乎这样,就能够用力地将以后的时光填补满,可是始终不能够,无论当前多么美好的感觉也无法填补以后心里的无限落差和黯然神伤。

   那天终究是来临了,美好的日子总是比平时过得都快,一眨眼就到了谁都不愿意面对的那天。

   机器一下子一下子地挖着泥土,一大波机器一点一点开进来,一点一点地挖着这座山。

   被挖下来的泥土用车运到了别的地方,王源看着山一点点地被挖掉,一种时光流逝而去的悲伤在心头墨似的洇开,

   这一刻恍惚站在了岁月的边缘上,看着曾经的回忆一点一点地远去,茫茫不可见了。

   无论多么难过却又无奈无能为力,辉煌哀伤,青春兵荒马乱。

   我们潦草地离散。

   王源看着被挖下山的泥土,还有那块破碎的神碑。

   偷偷上前捡了一块,擦去了上面的泥土,发现刚好是刻着凯字的那部分。

   眼泪不知道为什么就掉了下来,明明答应过凯不能哭的。

   “王源儿,不要哭。”王源听到山在说话,却看不到凯的人影。

风一点一点温柔地吹着,王源永远忘不了那一天的阳光,明媚得那么让人心疼。

时间的手,翻云覆雨了什么。十五岁的夏天,还是那么的美好。

但是陪伴了很久的东西一下子就不见了。从8岁到15岁,7年。

凯陪伴了自己走过7年的夏天。

随着山一点点地被挖空,王源觉得心里也变得空荡荡的,一点点地挖,就像是有人拿着刀,推进了自己最弱最防不设防的地方刺进去,然后拉出来,血肉模糊地。然后又再刺进去,一直到最后痛苦变成麻木。

整个世界像是被抽空了声音,只剩下回忆的镜头像是无声的电影在眼前播放,夏天里笑容灿烂的小虎牙,眼神勾人的桃花眼。

“凯哥哥。”

“再见了。”

 

 

时间是最伟大的治愈师。

即使明天春暖花开的时候我已不复存在,我亲爱的小小少年,希望你也能带着那份纯真的心一直走下去,无畏所有的困难险阻。

亲爱的王源,即使不能看到,

我也会在你触及不到的地方一直陪伴着你。

山神 凯。

 

———————————END—————————————

评论
热度(5)

白書蒼月

好好长大。

© 白書蒼月 | Powered by LOFTER